卿心录凡尘篇 - 第五章:青龙魂

2015-06-23

无和玉玲珑走在一处荒废的街道上,这里的妖气果然更重一些。

“小麻雀,你说你真是闲的紧,不在你的无尽谷过你的逍遥日子,又做起这老本行,再长生不老也不能这么折腾呀。”玉玲珑嫌弃的白了一眼无。

无脸上划过一丝落寞,但转瞬即逝“事非人愿。”

玉玲珑疑惑“怎么就事非人愿了,刚才那个不是你早先掳走的云锦小丫头吗?想想现在也应该是这般岁数了。你还真是恶趣味,小孩子都不放过,啧啧,当年云锦才几岁啊。“

无瞪了玉玲珑一眼“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怎么觉得怪怪的。”玉玲珑刚要反驳,忽的一阵阴风刮过,无警惕的拉着玉玲珑向一边的小巷隐匿了起来,收敛气息。

就在这时,从街道的尽头突兀的出现了几个幽绿的鬼火,除了那些发着阴森之气的鬼火,还有一个黑色的影子在鬼火之间,慢悠悠的向一处废旧的庭院走去。无敛了敛身形,刚要跟上去,却被玉玲珑一把抓住,玉玲珑小声的说道“站住!别忘了答应我的,先不动手,只是查看。”

无冷着一张脸,微微点头,算是默许。随即就向那处废旧庭院走去,两人趴在墙头探着脑袋查看院子里面的情况,只见那几个鬼火围着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那女子双眼呆滞,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一动不动的立在院子里。

很明显这个女子已经被妖物迷了心智,无冷眼看着,大约过了几时,那几个鬼火突然钻进了女子的口鼻之中,女子本来呆滞的双眼,突然有了意识,惊恐的看着四周,嘴里咿呀的说不出话来,只见她从袖口抽出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一刀一刀向自己的身上割去,无皱了皱眉头,鲜血一滴一滴的顺着女子身体往下流淌,女子因着意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割着自己的肉,却毫无反抗的能力。

女子的脸已经有些扭曲,这时从破败庭院的阴暗处走出一个身形飘逸的男子,因着男子是背冲着无,无看不清那东西的样貌,只见男子走到那女子身边,随手捡起地上女子割下的血肉,放进自己的嘴里。

“哈哈,还是新鲜的比较好吃一些。”男子的声音有些阴柔,话语里带着玩味。 女子彻底被这恐怖的一面吓到了,双瞳瞬间萎缩,咽了气,身体也跟着倒下,男子马上拖住女子倒下的身体,轻轻在女子的脖颈处嗅了嗅,随后一口咬了下去。

无死死盯着那男子,玉玲珑拉了拉无的衣摆,示意她准备离开,无冷了玉玲珑一眼,两人刚打算悄悄遁走,却忽的听见尘萱的声音“谷主大人,你在哪儿?”无和玉玲两人同时一惊,停住身形。

显然那个男子也听到了,抬头向门口看去,尘萱刚好走到这破败庭院的台阶上,眼前的一幕,不由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男子阴笑了一声,放下怀中已然没多少血肉的尸体,冲着尘萱就奔了过去,尘萱已经被吓的不轻,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就在男子快要抓到尘萱的时候,一抹红色的身影,生生挡在了男子面前,玉玲珑也赶紧跟了过来,扶起已经吓傻的尘萱“傻愣着作甚,还不快跑!”尘萱被玉玲珑这么一喊,马上回过神来。

男子见无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即擦了擦嘴边的血迹“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大名鼎鼎的凤谷主,真是小妖的荣幸。”

无瞬都没瞬那男子一眼,冷哼道“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这恶心人的妖物,真是我污了我的眼睛。”

男子并没有理会无的话,只是淡然的笑了笑,那几个鬼火从女尸身体里飘了出来,出现在了男子身后,“既然凤谷主和玉姑娘大驾光临,那我得尽尽地主之谊不是。”说罢那几团鬼火就冲无攻了过来。

无凤凰真气聚身,额头处的金色印记缓缓显现,几团鬼火沾染了凤凰气息,马上变幻了模样。

玉玲珑扶起跌坐在地上的尘萱,两人看到那鬼火变幻的模样,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一个小麻雀就够让人头疼了,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个!”

无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几个‘自己‘,眼角竟闪过一丝疑惑,来不及多想,身形一闪便跟那几个变成自己模样的鬼火打了起来,男子在一边略带欣赏的看着,好意提醒到“这是镜像鬼火,不知凤谷主跟自己过招是什么感觉啊?”

无边打边观察,这鬼火不但有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形相貌,甚至招数也是一模一样,无双掌运起无相真火,一个闪身躲过其中鬼火的攻击,顺势一掌打在了那鬼火的后心处,鬼火变幻回以前的样子,可无却感觉喉头一紧,一股腥甜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哈哈,凤谷主吃自己一掌的滋味,很不错吧。”男子召回那团被无打回原形的鬼火,看戏般的盯着无有些苍白清妩的面庞上。

尘萱和玉玲珑同时呼喊出声,无向两人摆了摆手,又运无相于掌中,跟其余的镜像打了起来,玉玲珑抽出缠在腰间的软剑“你这个死耗子!竟然敢这么坑我家小麻雀,我跟你拼了!”说罢就冲着那男子刺了过去。

男子一把攥住玉玲珑刺过来的软剑,绿幽幽的双眼略带伤心的说道“玉姑娘,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的名字。”

玉玲珑松开软剑,一个回身手刀向男子的颈部扫了过去,男子身形一矮竟然躲开了,随后一把扣住玉玲珑的细腰“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罢手一用力把玉玲珑禁在了自己怀里。

玉玲珑气愤之余,身上戾气暴增,“别拿你那脏手碰我!”

无看着玉玲珑被擒,本来还在周旋于镜像鬼火之中,心里一急,运有无相的手刀冲着其中之一的鬼火就劈了过去。

无身形一晃,险些跌倒。又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尘萱大惊,快速跑过去,搀扶住无摇摇欲坠的身体,“谷主大人!”

剩下的那三个镜像鬼火,在尘萱近前之后,竟然眼里出现了异常的兴奋,以更快的速度冲了过来,无见状,“离开这儿!”尘萱看着无那毫无血色的脸,心里一阵心疼,拼命的摇了摇头“我不走!”

无推搡着尘萱,让她放开自己,眼见那镜像鬼火快要冲过来的时候,尘萱一声长啸,一道青影从尘萱的身体里泛着光冲了出来。

“青龙魂?!”无看着那道龙形青影,讶异之余眼神极其复杂的看向尘萱。

龙形青影尾部一扫,甚是轻松的把那剩下的镜像鬼火打回了原形,男子显然也是怔住了,玉玲珑趁机抽身,拿回软剑就刺向男子,男子躲不及防生生挨了一剑。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尘萱身子一软龙形青影便消失不见,无马上兜住尘萱的腰身。男子恶狠狠的看向无怀里的尘萱“竟然是青龙魂!”说罢不甘的凭空消失在了夜色中。

“跑什么跑!你个渣渣竟然敢吃老娘的豆腐!”玉玲珑冲着刚才男子站立的地方啐了一口。

无一手拖住晕厥过去的尘萱,一手抚在自己的心口处,剜了玉玲珑一眼,“人都跑了,你还骂他作甚?快来帮我“说罢无艰难的横抱起尘萱。

玉玲珑走到无身边,扶住无的手臂“小云锦的青龙魂竟然在这个时候觉醒了,真是帮大忙了。”

无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的街道“她不是云锦,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去了我再告诉你。”说罢就加快脚步向玉玲珑的宜春楼走去。

玉玲珑带着无从宜春楼的后院潜了进去,毕竟前庭还要做生意的嘛,现在三人的样子太过于狼狈了。玉玲珑找了一间客房,无轻轻的把尘萱放在了榻上,神色复杂的看着尘萱,玉玲珑走到塌边,用手戳了戳发呆的无“小麻雀,她…没死吧?”

无的脸顿时一沉“你是盼她死还是怎的?”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无撇了一眼玉玲珑,拖着身子离开塌边,“我当然知道,放心,她没事,过不了几个时辰就会醒的。”说罢无就离开了客房,玉玲珑急忙跟了过去。

两人来到院落中,玉玲珑直接就问“你刚才说她不是云锦?可是她又有青龙魂,又跟云锦长的那么相像,怎么会不是云锦?”

无扯出一丝苦笑“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小麻雀,跟你聊天真的很费劲哎!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那么肯定说她不是云锦!”

“因为云锦在六年前就已经死了。”无的眼角划过一丝淡淡的哀伤之情。

玉玲珑不可置信的看着无“等等,有点乱,你让我缕一缕,死了?怎么会…不应该是这样的。”

无不解的睨了玉玲珑一眼“你想说什么?“

玉玲珑看着无不解的样子,顿时来了兴趣“你听我给你分析分析哈,二十年前我们俩从龙家把人家六岁的孩子掳出来给你当童养媳..”

无在听到后三个字的时候,冰冷的目光瞪向玉玲珑,玉玲珑一个寒颤,马上改口道“不是童养媳,是当年的‘梦中情人’!然后你就退隐在无尽谷,把她当成是那人的转世,又当爹又当娘的伺候那位小公主,可谁知道是不是你这人命犯孤煞,好端端的孩子愣是让你给克死了~”

“玉玲珑!!!”也不知是刚才的伤还是玉玲珑说的话,无嘴唇微微发白,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相信玉玲珑早就死了千次万次了。

“我呸,我又说错话了,我掌嘴“说罢玉玲珑就在自己的樱桃小口上轻轻打了一下。

无显然都快被玉玲珑的话气的内伤了,干脆闭上眼不再看她。

玉玲珑继而略有所思道“我觉得这事有蹊跷,我们需要去云锦的墓里看一看。”

无的身形一怔“你的意思是,云锦当年并没有死?”

玉玲珑没有回答无的话,而是蹙了蹙眉头,深思了一下说道“云锦被你葬在哪里?”

无眼角挂着淡淡的哀伤,平静的说道“她死前,央我把她带回她出生的地方,落叶终是要归根,我把她交给龙家人了。”

玉玲珑震惊的扮过无消瘦的双肩“什么?你一个人带着她的尸身去龙家了?你疯啦你!二十年前,我们俩是怎么把那小云锦掳出来的,你忘了!?”

无苦笑,双眼有些失神,看向玉玲珑,“我苦苦寻了她几千年,一别经年,她的要求,我何时没满足过?”

玉玲珑看着此时的无,心里不由一怔,随即缓缓的放开了无,低下头口气稍缓了些“那龙家人有没有为难你?”

无扯了扯嘴角,“没有,只是…”

“只是什么?”玉玲珑马上追问到。

无顿了一顿,一扫脸上的阴霾,看了看阁楼那处亮着烛光的窗台,安心一笑“没什么。”

玉玲珑看着无此时的面容,顺着她的目光也向那处瞬了瞬,长舒了一口气,忽的揶揄道“你别恶心了好不好,还有很多事都没搞清楚呢。”

无听了玉玲珑的话,一收笑魇,冷冷的觊了玉玲珑一眼,没有说话。

玉玲珑回瞪道“哼,我说的是事实,我问你,那这小丫头什么来头?”

“捡的,我看她跟云锦长的很像,捡来玩耍的”无淡淡的说道。

玉玲珑嘴角微微抽搐“我是说你单纯好呢还是说你没人性好呢?不过小丫头跟云锦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你就没想过她可能就是云锦吗?”无瞟了一眼玉玲珑“人死不能复生,除非重入轮回。我心里已经认定云锦辞世,怎会再想其它?”

“好好好,你赢了,咱们继续探讨。”玉玲珑靠在树下,说道“现在我们有两件事要弄清楚,第一是去云锦的墓里查看,如果云锦和小丫头是两个人,小丫头因着青龙魂,肯定是那人不会错,可那云锦是谁?第二就是这件事跟龙家人到底有没有关系,他们是何居心?“

无也靠在了树的另一边,听完玉玲珑所说,深邃的眼眸看向夜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一阵沉默过后,玉玲珑突然悻悻的说道“如果小丫头今晚没有出现在那庭院,亦或者青龙魂没有显现,我还真替她未来的日子捏一把汗,捡来玩耍,亏你想的出来。“

无听完玉玲珑的话,愣了一愣,随即回想起这两天捉弄那人的情形,不由一阵好笑,但突然飘来的体香让她又冷起一张脸。

玉玲珑这时走到无的面前,晃了晃无的手臂谄媚的说道“小麻雀,我也很好奇这些事哎~也带上我吧~”

“你不当你的老板娘了?“无没好气的回了玉玲珑一句

“当老板娘哪有跟着你有趣啊~比起挣钱捞金,我对你更有兴趣~我知道按你的脾气你一定会追查到底的。“玉玲珑期待的等着无的答复。

无抬手弹了玉玲珑的额头一下,“腿长在你身上,你去哪里关我甚事?”

玉玲珑看着无离开的背影,高兴的跟朵花似的“说定了,不许反悔~我这就去收拾收拾。”

“你收拾这么早做什么?天亮了我还要去那个庭院查看,暂时还没有离开的打算”

玉玲珑欢笑着走到无的身边,挽起无的胳膊“我陪你去~”无无奈的看向玉玲珑“我现在要去睡觉!”

玉玲珑眼波流转,故作娇羞“你需要的话,我也可以陪你睡觉的~”无嫌弃的一把推开玉玲珑“不需要!”说罢就走到尘萱所住的客房,关上了房门。

玉玲珑在门外悻悻的白了无一眼,扭着如柳的腰肢回自己房间去了。

无走到塌边,看着床上的尘萱,漂亮的墨黑色眸子闪现着不解与怜爱,不觉间手已抚上了尘萱清秀的脸庞,替她盖了盖被褥,随后倚坐在了床边,合上双眸。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窗台照射在榻上,尘萱微微蹙了蹙眉头,睁开朦胧的双眼,浑噩之间想起昨晚,募得坐了起来,可刚一转身,又安静了下来,看着那人熟睡的面容,稍稍安下心来,可是那嘴角淡淡的血迹又不由让尘萱一阵心疼,是在这里守了我一夜么?

想到这里尘萱小心的从床上下来,随着无的姿势也趴在了塌边,定定的看着无那绝美中透着憔悴的面容,心里更是心疼,抬手正要拂去那人脸颊上的发丝。

“你昨天轻薄我的帐还没有跟你算呢”无口齿轻启,清冷的语气一如往常。

尘萱的手生生停在了半空中,无又说道“还擅自做主在玉玲珑面前说我是你的女人”

尘萱不敢动弹,额角的冷汗已经丝丝冒了出来,无依旧闭着眼睛“还不听我的话,偷偷跟踪我去那危险的地方。”

无睁开双眸,一只手缓缓撑在额角,另一只手握住尘萱依然停在半空中的手腕处,“你说,我该怎么罚你才好?”无面无表情,瞬都不瞬的盯着尘萱的脸。

尘萱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坐直了身子吱吱唔唔起来,不敢与无对视。

无眼角撇过一丝笑意,但还是阴沉着脸,放下尘萱的手,“你不是说我不讲理么,那我这次就讲理一回,你自己说我该怎么罚你。”

尘萱的脸却刷的一下子红了起来,“可不可以不罚?”

无抬起手,轻轻扳过尘萱的脸,让她看着自己“不可以”

这时的无虽然脸色阴沉,但是由于刚刚醒来,说话的语气清冷之余还透着那么一股子慵懒,婀娜的身体斜靠在塌边,这幅诱人的样子也太犯规了吧!尘萱心里一阵悸动。

而在无看来,这呆货那娇滴滴的小脸因为羞涩,粉嫩的都能捏出水来,竟这般诱惑她,无暗暗叹息,可不能被这小妖精给迷了,我现在可是她的谷主大人。

“那罚我替谷主大人您沐浴吧..”尘萱其实是想到昨晚无在这里守了一夜,嘴角淡淡的血迹告诉着她,谷主大人比起自己的安危更担心着她。

无眉角一挑“你又作死?”

尘萱一听,急忙摆手道“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看谷主大人您昨晚在这里守了我一夜,定然没有时间沐浴,我心疼。”

无看着尘萱那窘迫的样子,眼角闪过一丝异样,随后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睨着尘萱,尘萱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直直的看着无。

“那你还不去打水?”

尘萱的眼里顿放光彩,应了一声就冲了出去。

作者有话说:

几章轻松而过,主角的性格都表现明了,现在进入正题。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