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六章:妖魄

2015-06-23

无看着尘萱离开之后,手马上捂住胸口,冷汗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清妩的脸上细眉紧蹙,她深知自己无相掌的威力,自昨晚在人前的时候一直强忍着,无抬手按住身上的几个穴道,内伤只能调养治愈,现在能做的也只是暂缓疼痛。

无听到走廊里传来的声音,知道是尘萱已经提着热水回来了,马上用衣袖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坐在塌边。

“谷主大人,热水提来了~“尘萱推门而入,看了看坐在塌边的无,随即满脸堆笑的走到屏风后面开始兑浴水。

无眼角一笑,于是缓缓起身,走到尘萱身后睨着她忙碌的背影。

尘萱边忙边说道“谷主大人,昨晚太可怕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吃人的妖物,当时看见那群什么什么镜像鬼火冲了过来,然后…”尘萱转过身子,正正对上无那双墨黑色的双眸,尘萱一声惊呼,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脸上一热,急忙低下头不在看那人诱惑绝美的面容。

看着尘萱脸上那突增的一丝红晕,无嘴角浅笑,缓缓倾身双手扶在了浴桶的边缘,温湿的气息吐露在尘萱的脸上“然后你就好死不死的吓晕了过去。”

尘萱被无禁锢在了两条玉臂之间,淡淡的体香味,还有那温热的气息,更是让尘萱心里一阵躁动“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眼前一黑..所以..”说到这里尘萱抬眼瞬了一下无的表情。

无依旧保持那个姿势,睨着眼前的可人儿“所以又是我从那么远的地方把你抱了回来。”

尘萱的脸更红了些,缩在浴桶边,不知该说些什么。

“死沉死沉的,我胳膊到现在还有微酸的感觉。”无又把身子往尘萱的方向靠了靠,完全抵在了尘萱身上。

尘萱只觉无的身体软绵绵的,这么近..难道谷主大人..想到这里尘萱浑身紧绷了起来,更是娇羞,喃喃的说道“对,对不起谷主大人,我下次会听你的话,再也不给你惹麻烦了。”

无刚想再捉弄一下这小白兔,可心口忽的一疼,额角划过一丝冷汗,随后脸色一变,忽的站直了身子,“很好,你出去吧。”

尘萱呆呆的看着无,无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到浴桶的另一边,撩了撩桶里的水“莫非你想站在这里看我沐浴不成?”

尘萱马上回过神来,红着脸连连摇头,逃也似的冲出了房间。

看着房门关上后,无马上捂住胸口,一口鲜血顺着嘴角淌了出来。

尘萱背靠在门外,长吁了一口气,唉~又被耍了,转身看了看紧闭的房门,想起方才那一幕,手不自觉的摸了摸微烫的脸颊,竟然痴痴的笑了。

玉玲珑这时也走出房门,远远的就看见尘萱在走廊里傻笑的样子,心里纳闷,随口说道“喂,小丫头,你发春啦?”

尘萱听到玉玲珑的声音,马上放下手“你..你别胡说!我哪有!”

玉玲珑扭着纤细的腰肢,走到尘萱面前“那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刚才还在这里,这样“说罢玉玲珑就学了尘萱的样子。

尘萱满脸窘迫,看着玉玲珑竟然学了起来,更是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急忙把玉玲珑放在脸颊的手拿了下来“我哪有那样笑!”说罢就红着脸转身跑开了。

玉玲珑疑惑的看着尘萱逃跑的背影,喃喃的说道“莫非是我学的不像?”

现已日上三竿,宜春楼这种地方,只有晚上才会开门营业白天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歇息了,还好玉玲珑所住的后院离的有些远,是单独的,要不然凭她这一嗓门,睡的再熟都会被吵醒。

“姑娘们~开饭啦~”

翠荷和白兰在早些时候已经醒了过来,尘萱一直陪着她们,把昨晚的情况大概告知了白兰一下,白兰虽然有些担心,但听尘萱说谷主现在正在沐浴,便只得随着翠荷先行下楼。

翠荷第一个冲到了饭桌边,“哇,好丰盛!”

随后尘萱和白兰也走了过来,尘萱看着一桌子丰盛的菜肴也眼前一亮,倒是白兰颇带歉意的向玉玲珑欠了欠身“玉姑娘昨晚多有冒犯,今日又如此盛情款待,实在让白兰惭愧。”

玉玲珑摆了摆手,扭着小蛮腰走到白兰面前,笑道“昨晚的事,你们也是受了某个没良心的指使,怪不得你们,要说冒犯,是我用药把你们迷晕了,今日的早餐就当是我玉玲珑赔罪了~这可都是我亲自下厨做的哦~“

白兰刚要说什么,一边的翠荷,马上警惕的放下手中的碗筷“不会又下药了吧!”

“翠荷!”白兰责备的睨了一眼翠荷,刚要准备向玉玲珑道歉,这时楼梯处却传来了无的声音“臭狐狸自恋的很,不会在自己亲手料理的饭菜里下毒。”

“哈哈哈哈,知我者,小麻雀也~”玉玲珑冲无抛了一个大大的媚眼。

无走到桌前扫了一眼众人,白兰和翠荷马上单膝跪地“谷主,属下办事不利,让您担心了。”

“这狐狸,精的很。不怪你们,起来吧”无搀起白兰,拿眼角剜了一眼玉玲珑,玉玲珑回以一个大大的微笑“谢谢凤谷主夸赞~小女子不胜荣幸~“说罢就坐到了无的旁边。

尘萱看着沐浴过后的无,脸色比之先前已然好了许多,也心情大好的走到翠荷和白兰中间带着她们两个入了座。

自昨天午后就没再进过食,尘萱和翠荷早就饿的肚子咕咕叫了,反正谷主也说了这菜没问题,两人便放开了吃起来。

玉玲珑看着两人的吃相,不由惊叹的小声在无的耳边说道“啧啧,小麻雀,你都不给她们饭吃的吗?怎么一个个都跟那饿死鬼投胎一样?!”

无也瞬了两人一眼,扯了扯嘴角假笑道“许是你饭菜做的太好吃了,也说不准。”

玉玲珑气哼的剜了无一眼“你还能再假点吗?”

一顿饭吃的,太让玉玲珑有成就感了,边收拾还边说下次有机会还要做饭给她们二人吃。

收拾妥当之后,无唤了尘萱,让她随自己去牵城外的马车,白兰本想跟过去,却被无婉言留在了宜春楼。

昨夜进鞣城的时候,本着是晚上街上人少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可这白天,城里的户户都紧闭着房门,街上的行人也是来去匆匆,不由让无皱了皱眉头,想不到好端端的一个城镇被那妖物折腾成这个样子。

“谷主大人,有妖物作祟,为什么宜春楼可以那么明目张胆的做生意?莫非那玉姑娘当真是九尾妖狐么?”尘萱看着满街的荒遗疑惑的问道。

无瞬了一眼尘萱,淡淡的说道“是。”

这些妖魔鬼怪之说,尘萱以前只是从说书的人那里听到过,要不是昨夜亲眼所见,她想都不敢想,听到无的回答,尘萱只觉后脊发凉“那她会不会也像昨晚那个男人一样..吃人..”

“不会,她的修为已经不需要人的精血和三魂七魄了。”

尘萱稍稍吁了一口气,随后想到什么又问道“昨晚…玉姑娘说谷主大人你几千岁了…”

无停住脚步,深邃无底的墨色眼眸看向尘萱清秀的脸。

尘萱灵动的双眸充满着好奇,瞬也不瞬的盯着无,等着无的回答。

“你听错了。”说罢,无面不改色继续向城外走去。

尘萱愣了一愣,唉?不能吧,我这么年轻就患耳疾了吗?待尘萱回过神的时候无已经走出老远了,尘萱马上跟了过去。

“不会啊,我记得她确实有那么说过,她说谷主大人你几千岁的人了,还动不动就打架,还说你调皮了呢!”尘萱追上无之后,继续说道。

无这次瞬都没瞬尘萱一眼,边走边冷着一张面瘫脸说道“我说你听错了,你就是听错了,不许再给我纠缠这个问题。”

“可是…”看着无突然投过来杀人一般的眼神,尘萱的话刚出口又生生憋了回去。果然,还是那么不讲理,莫非真是我听错了?

两人来到城外,马车还在原地,无利索的跳上马车,从里面拿出一根用绸布包裹的东西系在了后背,“上车”尘萱应声上了马车,无缰绳一甩,尘萱一路惊呼,马车便向城里奔去。

无把马车赶到了宜春楼的后院,尘萱摇摇晃晃的从马车上跌了下来,谷主大人的驾驶技术有待提高啊..“呕~”尘萱急忙捂着嘴跑开了。

无看了一眼尘萱跑开的背影,眼角转瞬一丝笑意,随后冷着脸向阁楼走去。

玉玲珑马上笑嘻嘻的迎了出来,拿眼角撇了一眼吐的昏天黑地的尘萱“小麻雀,改天也让我刺激一回啊?”

无瞪了玉玲珑一眼,随即把系在背后的东西拿了下来,横在了玉玲珑面前“带我去寻那鼠妖”

玉玲珑看着无手里的东西,收起了刚才的调笑模样,嘴角抽搐道“小麻雀,你来真的啊?“

无还是那一副冰霜脸,挑了挑眼角淡淡的说道“记仇了”

玉玲珑顿时满脸黑线,刚要说什么,就被无拉着向外走“不能让她看到,省的她又追过来,快走。”

一个闪身就从宜春楼的矮墙翻了出去,玉玲珑任由无这样强行拖着她,但嘴里却急呼道“喂,喂,小麻雀,你昨天连那五个什么劳什子的鬼火都打不过,而且今日还有伤在身,你现在去找那货,无异于送死。”

无脚下生风,寻着妖气往城里的一角奔去“没事,我今天不运内息,更何况那鬼火已经被青龙魂全部震散,无碍的。”

玉玲珑听后,赶紧甩开无的手,警惕的睨着无“不运内息?你别告诉我,你带我去,是让我打头阵!”

无也站住身形,淡淡的笑了笑,随即把那包裹着的东西打开,一柄泛着幽幽冷光的剑露了出来,只见此剑剑身长三尺左右,剑宽两指,剑身与剑柄混为一体,只是剑未端的地方镶着一块如血一般的红玉,“灭魂现,必见血,现在你如果不跟我去杀那妖物,那我只能捅你了。”

玉玲珑气愤的跺了跺脚,“你个混蛋!你捅我一下试试!”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绕过无,向城角方向走去。

无眼角带着得意追了上去,两人站在一处住户门前,“这里的妖气最甚,那东西肯定是躲在这里了。”玉玲珑抬手抚了抚鼻前,嫌弃的皱着那双漂亮的细眉。

无手持灭魂,脸顿时一阴,冲玉玲珑使了个眼色,玉玲珑翻了翻白眼“我知道了,烦人”

玉玲珑不情愿的走到木门前,大力的敲了敲“死耗子我知道你躲在这里,给老娘出来!”

无顿时满脸黑线,一步跃上了台阶,很是生气的把玉玲珑拽到一边“你什么时候变的如此懂礼了?”

玉玲珑刚要反驳,谁知一股劲力把那原本不是很结实的木门突然打了个粉碎,无和玉玲珑赶紧跳开,门庭里突兀的刮起一阵阵阴风,无和玉玲珑对视了一眼,随后警惕的进到院内,一阵阵尸体腐烂的恶臭味飘了出来,无不由皱着眉头,更是警觉了些。

“嗯,臭死了,喂,死耗子别东躲西藏的,赶紧给老娘出来~”玉玲珑用手捂住鼻子,四处望了望。

无手持灭魂“在后庭。”说罢,快步的冲过正堂。

玉玲珑紧跟其后,可是一到后庭就差点没熏晕过去,只见这后庭种着很多槐树,因着这个季节,槐树都长了浓密的枝叶,遮天蔽日的。而这些槐树上面每棵树上都挂着几具尸体,密密麻麻的,腐烂程度不一。

都说槐树是木中之鬼,因其阴气重而易招鬼附身,更在风水学里禁止种在房屋附近。如今这庭院里不但种了如此之多的槐树,而树上还挂了这么多腐尸,无小心叮嘱到“这里应该就是他的大本营了,未免发生异变,千万不要触及这些腐尸。”

玉玲珑已经换了双手捂住嘴鼻,很是不满的嘟囔道“我看着都反胃,怎么可能去碰它们!”

无无奈的看了一眼玉玲珑,忽的发现什么,身形一闪,便走进了这槐树林中,玉玲珑急忙跟了过去, 因着多年的落叶再加上尸体上偶尔落下的腐肉,混合在落叶的腐败层中,这林里的恶臭更甚了许多。

玉玲珑简直都要翻白眼了,好容易忍着腐臭追上了无,却见她站在一个地洞边缘,不再动弹,只见这地洞方圆足有三米之宽,洞里黝黑沉静,仿佛一张巨口,透露着危险气息。

无听着玉玲珑的脚步声,皱着眉头“他在下面。”

玉玲珑也来到地洞边缘,向里望了望“这耗子许是吃了被槐树引来的阴魂,才变的那般厉害。”说罢又看了看四周随风摇动的腐尸“这里的尸体少则八百多则一千,那镜像鬼火估计是从这些阴魂中提炼出来的。”

无依旧盯着那个地洞,沉默了一阵后说道“你下去,把他引上来。”

玉玲珑讶异的看向无,本能的退后了两步“我拒绝!你怎么不下去!”

无没有回答,而是一把抓住连连后退的玉玲珑,没等玉玲珑挣扎就把她扔了下去,随后站在地洞边淡淡的说道“我怕黑。”

玉玲珑连骂都来不及说出口,就跌进了洞里,这个地洞虽然很深,但玉玲珑毕竟不是凡人,一个翻身站稳身子,回过神后这才冲着洞外骂道“你骗鬼呢啊!亏你还腆着你那老脸说怕黑,你这是谋杀你知道吗?!要不是老娘我身手矫健,这么深的洞跌下来肯定会摔死的…”

“呼…呼…”

就在玉玲珑骂的正欢时,洞侧深处突然传出巨兽般的呼吸声,玉玲珑赶紧闭上了嘴,警觉的向声音的来源看去,依稀看见两个犹如灯笼般大小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她,那沉重的呼吸声就是从这家伙的鼻腔里发出来的。

别看玉玲珑平时嬉皮笑脸没有一点正经,但是真遇到情况,还是挺靠谱的。只见玉玲珑马上警惕的做攻击状态,伏在地上,弓起身子,周身顿时放出盈盈白光,九条尾巴募得出现在身后,两只软绵绵的狐狸耳朵也出现在了头顶。

许是动物的天性,自己的领地被别的东西侵入,就会本能的发起攻击。那东西见到玉玲珑的样子,呲起獠牙就冲玉玲珑扑了过来,玉玲珑一个燕子翻身,跳到了那东西的头上,“死东西,跟老娘比速度!昨晚因着有小丫头在场,老娘一直收着神威呢,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玉玲珑蔑视的睨了那东西一眼,一手攥住那东西头顶的皮毛,另一只手则高高扬起,五指一抖,尖锐的指甲冲着那东西的眼睛就抠了过去。

“呃啊!!”那东西眼睛吃疼,发出一声哀嚎,玉玲珑的这一击更是激怒了他,只见那东西比之刚才更凶狠了些,用力的将头向旁边的洞壁撞去,玉玲珑脚尖轻点,边甩手上的污血边嫌弃的瞪了一眼那庞然大物,随后稳稳的跳到了一边。

“脏死了!”

那东西见玉玲珑灵巧躲过,一声尖啸,又冲着玉玲珑攻了过来,玉玲珑微微偏头,眼里尽是轻蔑,“没有镜像鬼火,你在我眼里,连垃圾都不如~不过你可是我送给小麻雀的见面礼~”说罢收起尾巴顺着垂直的洞壁就往外跑,边跑边冲洞边喊道“小麻雀~我给你带礼物回来喽~”

无在洞边等候,听到玉玲珑的声音,扯起一丝邪笑,急忙躲到了洞口一边的土堆后面。

玉玲珑跑出洞口,没做停顿,冲无抛了个媚眼,继续向那林子里跑去。

一阵劲风刮过,那东西从洞里跑了出来,这时无才看清楚,原来那东西是一只足有两米之高的巨型老鼠,可能是因为那东西被玉玲珑彻底激怒了,出了洞口又尖啸了一声,思都没思就追着玉玲珑跑了过去。

那巨型老鼠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在林中横冲直撞的迫着玉玲珑,由于玉玲珑已经恢复人形,加上还要躲避那些树上挂着的腐尸,比之刚才速度多少有些缓慢,眼见那巨鼠长着大口就向她扑了过来。

玉玲珑一个转身,一脚踩住巨鼠的下颚,双手托住它的獠牙,跟那巨鼠僵持了起来“小麻雀,你在绣花吗!?我就要被吃掉了啦!”

无轻轻跃起,挥起手中的灭魂,冲着巨鼠的脖劲就劈了下去,一道寒冽的剑光闪过,玉玲珑只觉扑面而来一阵腥臭温热,屏住呼吸把脸扭到一边,可是那巨鼠虽然脑袋和身体被劈开,但扔有意识一般,死命的向玉玲珑咬去,玉玲珑受不住这更甚的咬合,一个趔趄单膝跪了下去。

玉玲珑死死的抵住,用尽最后力气冲无求救道“救…命…啊!”

无也没想到这大老鼠竟然这么‘顽强’,没做思考,横着剑从那巨鼠断开的头颅这边就削了过去,灭魂带着巨鼠的腥血离玉玲珑的俏脸只差几寸的地方,方才停下。

四周安静的出奇,玉玲珑看着眼前的灭魂,愣了几秒,呼的腰身用力把那巨鼠的上颚甩到一边,站了起来,冲着无就喊“你个坏心眼的女人是想连我一起杀了么!?”

无玩味一笑,抬起灭魂把剑身上的血甩了出去“你要相信我的剑术“

玉玲珑一身狼狈哧哼道“贱人的贱么!?“

无挑了挑眉,没有理会玉玲珑,走到那巨鼠的上半边的头颅,手指轻轻一勾,只见从那巨鼠的眉心处浮出了一个闪着蓝光的东西。

玉玲珑看见那个东西,马上眼放异彩“竟然是蓝色的妖魄~好东西呀~“

无看了一眼满身是血渍的玉玲珑,淡淡的说道“这是给她的。”

“让我舔一口!”玉玲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欲要抢。

无赶紧把妖魄攥在手里,背到身后,俾睨的看着玉玲珑“不给。”

玉玲珑还是一脸兴奋的追着无攥着妖魄的那只手“我又不吃,舔一下而已啦~”

无厌烦的抓住玉玲珑的后衣领,把她丢到了一边,谁知玉玲珑又欺了上来。林中阴风阵阵,无顿觉不秒“别闹,快离开这里!”

玉玲珑不解的抬眼向四周看了看,只觉那些原本挂在树上的尸体竟然都僵硬的动了起来“嘶~”玉玲珑打了个寒颤,也不管那劳什子妖魄了,脚下抹油般冲着前堂的方向就跑了过去,无也急忙跟在她的身后。

待二人都跑离槐树林之后,无突然立定身形,眼色一沉,把灭魂重新背在了身后,运起凤鸣决向着最近的那颗槐树的树干处拍了一掌,只见整个后庭顿时燃了起来,无嘴角渗出一丝扎眼的红色液体,手捂胸口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这槐树林,方才离开了后庭。

玉玲珑看着追上来的无,呼哧带喘的笑道“小麻雀真有你的,凤鸣决都使上了,这样也好,为免后患~“

无不着痕迹的擦掉嘴角的血迹“走吧。”玉玲珑媚眼胶了无一眼,乖顺的跟着无向宜春楼走去。

宅院的后庭因着无的凤鸣决,顿时一片火海,这火可不普通,乃是地狱里的业火,那些突变的尸体被这业火一烧,全部哀嚎起来,渐渐的变成一堆堆灰烬。

而在那个地洞里,一个幽幽的绿光畏缩在洞低的最深处,慢慢变幻出一道欣长的人形。

作者有话说:

故事有点倒叙的意思,不明了的地方,请听下回分解...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