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七章:龙形玉佩

2015-06-23

玉玲珑此时已经整个身子倚在了无的身上,撒娇般的说道“小麻雀,我好累啊,抱抱我~”

无看了看玉玲珑一身的血渍,很是嫌弃的把她往一边推了推“好脏,不要靠着我。”

“你竟还嫌我脏,我弄成这样,到底是谁害的呀!你个没良心的~”玉玲珑说罢就抬起兰花指假意在眼角拭了拭。

无看着玉玲珑此时的狼狈样子,叹道“行了,别装了。”说罢就矮身蹲在了玉玲珑面前,“上来。”

玉玲珑见状马上喜笑颜开,顺势一扑就扒在了无的身上,无无奈起身,背起玉玲珑“我只是想让你闭嘴,才背你,你老实点。”忽的停顿了一下,又冷冷的说道“好沉!”

“胡说!老娘身材好的很,一点赘肉都没有,怎么会沉!”说罢,玉玲珑就拍了无的肩膀一下,威风凛凛的来了一句“嘟儿驾~“

无满脸黑线,早知她蹬鼻上脸的本事见长,就不该一时心软答应背她“信不信我把你再丢下去!?”

“嘻嘻,信信信,别废话,赶紧的!”玉玲珑乐滋滋的趴在了无的后背上。

两人一路拌嘴,虽然街上人不多,但还是惹来很多人瞩目,这两美女是何人,怎么一身血淋淋却还谈笑风生。

无刚一进宜春楼的后院,就把玉玲珑丢了下去,略显紧张的四处看了看,撇见尘萱正百无聊赖的趴在一楼的餐桌边,放心的舒了口气,小声的对玉玲珑说道“我去换身衣服。”说罢也不等玉玲珑回话就转身跃上了二楼房间的窗边,一个闪身溜了进去。

看着无跟做贼一样,连楼梯都不敢走,玉玲珑心里不由一阵好笑,心想你不敢走,我敢。

尘萱正在思着谷主去了哪里,门边突然出现一抹身影,以为是无回来了,马上迎了上去“谷….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看着玉玲珑满身是血,尘萱不由心里一紧。

玉玲珑故作苦恼的说道“唉,别提了,本想着去山里给你们打点野味,不承想遇到了野猪群,还好我法术高强武功盖世,要不然铁定被那群死东西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虽然玉玲珑这样说,尘萱还是担心的围着她左看右看,玉玲珑看出了尘萱的担心,马上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放心吧,我没事,这血都是那野猪身上的。”

尘萱看着玉玲珑调笑的样子,确定她确实没有受伤,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好端端的打什么野味,我只要有饭吃,就行。以后可别去踩这个险了。”

玉玲珑听尘萱这般说,故作感动的说道“小丫头你是在担心我么~”随即就腆着脸做起拥抱状,向尘萱扑了过来。

尘萱灵动的双眼顿时惊恐了几分,一下闪了过去,捂住鼻子,睨了睨玉玲珑的身子,小心的说道“玉姑娘,我看你还是先去洗洗换身衣服吧..太臭了…”

玉玲珑顿住身子,也看了看自己此时的模样,马上略带抱歉的笑了笑“的确,那你等我,我马上就来~今天必须要给你来一个爱的抱抱~“说罢就提起裙摆向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啊,对了,玉姑娘你有没有看见我家谷主大人?”尘萱突然问道。

玉玲珑摆了摆手,头也没回“没看见,没看见~”

尘萱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继续走回到餐桌边,背冲着门口坐了下来,手杵在颚下,脑海里心里想的全是那人,想着那人的一颦一笑,一怒一邪,一言一行…

不知过了多久,尘萱突然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我真是无可救药了!我们俩同为女人,更何况她还有婚约在身!我真是太差劲了!”但又正襟危坐的喃喃说道“不对,她是我的主子,我是她的奴婢,奴婢担心主子,这不差劲!对对对,我只是因着这层关系在担心她而已!一定是这样。”

“你在担心谁?”无的声音突然出现,尘萱只觉耳边一阵清冷的吐息,马上浑身一颤,猛的偏过头,正对上无那似笑非笑的眼眸,尘萱紧张的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待看清眼前人的时候,竟然惊叹的嘴都合不上了,灵动的双眸透着痴迷,在无的身上来回扫,无看着尘萱的样子,唇边勾起一丝笑意,站直了身子“不好看?”

只见无此时身着一袭白色丝质长衫,与之先前的那件红色长衫不同的是,这丝质的长衫下摆处,用金色丝线勾勒的是一只栖息在溪边的凤凰,正在打理着自己漂亮的羽毛。

尘萱急忙摇头,“不不不,好看好看,我觉得谷主大人更适合穿这件!”

“哦?为何?”无挑了挑眼角,

尘萱略带羞涩的笑了笑说道“因为它更能衬托谷主大人清妩冷艳的气质。”

无略带嗔怪意味的瞬了尘萱一眼“不过是件衣服罢了。”

那一眼正巧被尘萱扑捉到,看的她心跳加快,脸竟微微发起烫来,马上低下头娇羞的说道“谷主大人,穿什么都好看。”

无看着尘萱移开的双眸,兀自的坐在了桌边“你方才在这里喃喃自语什么呢?“

尘萱一愣,想起方才自己说的那些,瞬间绷直了身子“没,没什么!”

无的眼底撇过一丝笑意,随即冷着一张脸“莫非是在说我坏话?”

尘萱听无这样说,急忙走到无的身边,解释到“谷主大人我没有说你坏话,我夸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说你的坏话..”

“最好是如你所说“无冷着墨黑的眸子,撇了尘萱一眼,刚准备拿桌上的茶壶倒水喝,就听楼上一阵疾跑的脚步声,紧跟着就是玉玲珑抚媚中带着兴奋的声音“小丫头,我来啦~爱的抱抱~”

无放下茶壶,一把拉过错愕中的尘萱,让她坐到了自己腿上,另一只手搂住尘萱纤细的腰肢,冷着一张脸,看向刚刚跑到楼梯处的玉玲珑“不许!”

一切发生的太快,尘萱闻着那人身上清冷的体香,感受到那人搂在自己腰身的玉手,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根,马上低下头,生怕被谁看到。

玉玲珑见状,马上气愤的指着无,边骂边顺着楼梯下来,走到无的面前“你个禽兽,快放开她!你说不许就不许吗!“

无的脸上又多了几分冰冷“不许!”

玉玲珑看着此时双肩都有些微微颤抖的尘萱,双手环抱,鄙夷的瞪了无一眼,淡淡的说道“小丫头,你刚才不是说等我沐浴之后换了衫就可以让我抱抱的吗。”

尘萱和无同时向对方看去,无看着尘萱那双灵动的大眼,此时竟有些许蒙蒙水汽,清秀柔美的脸更是红的厉害,甚是惹人怜爱。

无只觉喉咙干燥,马上面不改色的转头向玉玲珑说道“她病了,说的话不作数。”说完就抱起尘萱向楼上走去,尘萱也没想到无会突然把她横抱起来,一声惊呼,本能的双手揽住了无的玉颈。

“唉?!”玉玲珑疑惑的看着从自己眼前匆匆走过的无,忽而想到什么,噗哧一下笑出了声,死冰块,太坏了你。随后桃花眼一转,急忙跑到庭院里,脚尖轻轻一点,躲在了阁楼客房的窗台下面。

尘萱被无抱着上了楼梯,偷偷的向无的身后看了看,发现玉玲珑并没有追上来,这才羞着一张脸,吱吱唔唔的小声说道“我..我没生病..”

无面无表情的瞬了怀里的可人儿一眼“没生病,为何脸那么红?”

“那..那是因为..”尘萱把头又低了低。

无把尘萱轻轻放到了床上,尘萱刚要起身,却被无一把按了下去,尘萱刚要再动。

“不许起来。”无依旧冷着一张脸,说罢起身关上了房门,拿出随身的锦绣丝巾沾了水,又走回到床前。

尘萱红着一张脸,不知道无要做什么,看着那人清妩绝美的面容,心跳的更厉害。

无一手拿着丝巾,睨了一会儿床上的人,脸色稍稍缓和,淡淡的说道“脱衣服。”

“……”尘萱

无蹙了蹙眉,继而又说道“你在冒汗,我要替你擦身,不然会得风寒”

“!!!”尘萱

见尘萱没有动作,只是那么看着自己,无忽然一丝惊觉,眼角有些阴郁,把手里的锦绣丝巾塞到尘萱手里,嘱咐到“你记得自己把汗擦净。”说罢就急匆匆的转身离开了房间,留下尘萱一人云里雾里的还躺在床上。

我都想些什么,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就算记得又能怎样,自己也只不过是单相思罢了,如今亦是。

无走到井边提了一桶水,从上到下浇了个透彻,脑海里闪过那人前世的记忆,一袭青衣,清秀脱俗的面容,温柔灵动的双眸,教她读书,带她除妖,而那时的她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孩,没有长生,凤鸣决也只是刚刚入门,如果没有那人临死前..

想到这里无又提了一桶水,井水冰凉,但她却丝毫感觉不到,身上的衣物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欣长的身形,呆立在井边,给人一种孤寂的感觉,虽然她已寻得她,但是那种孤寂却更甚。

玉玲珑听房间里没了动静,马上溜了下来,追着无来到井边,正好看见无湿透的衣身,摇摇欲坠的身形,玉玲珑急忙扶了上去,虽然心里担心却仍调笑了几句“小麻雀,这欲火怎么能用水浇熄呢~”

无将头靠在玉玲珑的肩窝处,睫毛上沾着几滴水珠,微微抬眸瞬了一眼玉玲珑,没有理会她的调笑,只是有气无力的说道“带我去你的房间。”说罢就晕厥了过去。

“小麻雀!”玉玲珑心里一惊,急忙抓起无的手腕,将内息探了进去,这一探可不要紧,玉玲珑脸色一沉,正欲背起无,谁知尘萱此时也追了过来,看到眼前之景,惊慌之余,刚要询问,却被玉玲珑严肃的语气打断“等下再说,先带她回房。”

尘萱看着无煞白的脸色,心慌难耐,没多说什么,囫囵的点了点头,随着玉玲珑来到房间。

玉玲珑把无放到床上,自己则坐在床边,拿起无的手腕,又将内息探了进去。玉玲珑漂亮的柳眉顿时纠在了一起,混蛋,本晓得她已受伤,那时怎么就没想到,还让她强运凤鸣决,现在内息大乱,随时都有性命之忧,必须赶紧治疗!

“玉姑娘,谷主大人到底怎么了?”尘萱看着玉玲珑的样子,心里隐隐一丝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额角都急出了汗。

玉玲珑深知无的性格,她之所以如此隐忍内伤,多半是因着不想让小丫头知道,想到这里玉玲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转身对尘萱摆了摆手笑道“没事没事,就是有些着凉罢了~”

尘萱蹙着眉,觊了玉玲珑一眼,并不信她所说,抬手把玉玲珑拉到一边,走到无的床前,看着无此时苍白的面庞“我知道伤寒的症状,绝不是这般!谷主大人是不是因着昨晚的伤?”

玉玲珑急忙解释到“不是不是,你也知道你们家谷主大人多么的神通广大,昨晚的伤根本就不叫事儿~小丫头啊,你出去带盆热水过来,有我在,她会没事的。”

尘萱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无,听了玉玲珑所说,虽然知道无之所以这样,很有可能是因为昨晚的伤,但自己却无能为力,尘萱恨恨的咬了咬牙,眼眶微红,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放在了无的手心里。随即转身对玉玲珑说道“玉姑娘,谷主大人会没事的对么?”

玉玲珑看着尘萱强忍眼泪的样子,安慰似的笑了笑,信誓旦旦的说道“放心,晚饭之前我保证小麻雀还像平时一样活蹦乱跳。”

尘萱眼神复杂的睨了床上的那人一眼,随即跑着离开了房间,带上了房门。

玉玲珑看着跑出去的尘萱,又睨了躺在床上昏迷中的无,轻叹了一声,随即扶起无,让她靠在自己身上,轻轻解开无的衣服“小麻雀你真是太乱来了,现下我只能尽力而为,老天保佑,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玉玲珑长舒了一口气,此时的无衣物已经被退至双肘之间,露出光滑洁白的玉背,玉玲珑眼神收敛,一只手轻轻抵了上去,闭起双眸,聚真于掌,周身泛起微白之光。

过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无紧蹙着眉头,额角丝丝冒起冷汗,看上去很是难过,惨白的嘴角处不知不觉又渗出一些血迹。玉玲珑此时也是脸色难看,但仍聚精会神的给无调整着内息。

“呼!”玉玲珑募得睁开双眸,抵在无玉背上的手撤了回来,无顺势又倒在了她的怀里,玉玲珑抬手替无擦了擦嘴边的血迹,蹙着眉看着怀里任然处于昏迷状态的无“小麻雀我已经尽力了,可你的体质与常人不同,我真的没招了..”

就在玉玲珑一筹莫展的时候,无的左手突然泛起阵阵青光,玉玲珑眼前一惊,这是..刚才小丫头出去之前塞到小麻雀手里的东西?

玉玲珑赶紧摊开无的左手,只见一件周身泛着青光的龙形玉佩滑落下来。玉玲珑拿起那泛着青光的龙形玉佩,怎么这么眼熟..

玉玲珑忽的想到什么,一扫脸上的阴霾,眉开眼笑的把龙形玉佩塞回无的手里,随即又扶起无的身子,双手抵在了无的后背。

这次与之刚才不同,玉玲珑并没有再用自己的内息,只是借着自己之力把那龙形玉佩里的气息过输到无的身上。

无蹙着眉头,只觉一股熟悉的气息袭进自己身体每一个角落…

“青魂,你要去哪里?为何不带我?”无看着眼前那人清秀婉约的面容,心里有些担心。

只见那人回眸,嘴角扯起一丝温柔的笑,抚了抚无精致的脸颊“怎的长大了连师傅也不喊了。”

无握住那人抚在自己脸颊的手,沉了沉眼脸,闷闷的说“师傅,可否带我一起离开?”

那人噗哧笑出了声,宠溺的睨了无一眼“阿无呀,师傅只是去见个故人,不要担心,过几天我就会回来。“

无看着那人,刚要继续追问,那人却突然抬起手抚在了无的薄唇上,无痴痴的看着那人眼眸,她的眸此时温柔如水,却又犹如水一般深不见底。

纤细的手指,在无的唇边轻轻摩擦了两下,那人嘴角轻斜,眸里又恢复了平时淡淡的笑意“好好的练习凤鸣决,等我回来。”说罢那人踮起脚尖在无的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冰冷的吻。

无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青色的长衫包裹着那人消瘦的身体,裙摆随风而动..

无拼命的追上去,可那消瘦的身影却怎的也追不上,直至最后渐渐消失…

“青魂!!”无募得坐了起来,脸上带着惊慌,墨黑的双眸有些失神。

“谷主….大人?”尘萱小心的唤了一句,灵动的双眸透着疑惑和担心。

无缓缓顺着声源看去,当看到尘萱那清秀如溪般的面容时,脸上的惊慌之色慢慢消逝。

尘萱看着无满是汗水的额头,小声问道“做噩梦了么?“ 

无轻轻摇了摇头,忽的感觉到手里有什么东西,低头摊开手掌向那东西看去..

无墨黑色的瞳眸惊愕的睨着手里的东西,脸上划过依恋,眼角募得有些微红,眼眶里泛起淡淡水气…

尘萱看着无摊开的手掌,笑了笑说道“这是我的护身符,它也保佑了谷主大人~嘻嘻~“说罢就要去拿无手里的龙形玉佩。

无马上把那玉佩攥住,尘萱的手停在半空中,疑惑的看向无,无长舒了口气,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来,淡淡的说道“它现在在我手里。”

“额…然后?”尘萱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那它就是我的了。”无边说边把那龙形玉佩揣进了怀里,随后理也不理僵住的尘萱就起身下了床,整理了一下衣服,悠悠然的走出了房间。

尘萱看着无脚步轻盈的消失在视线里,收回停在半空中的手,顿了顿之后无奈一笑,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只要你没事,就好。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玉玲珑和白兰在厨房忙着晚饭,玉玲珑站在案厨边,手法娴熟的切着一个土豆,眼角瞬了一眼在锅灶边发呆的白兰,无奈的说道“白姑娘,菜都要焦了,你要发呆到什么时候啊?“

白兰一个激灵,急忙拿起一边的炒勺,稍稍搅了搅锅边。

玉玲珑把切好的土豆端到白兰身边“小麻雀没事的,你不用这么担心,她如果真有什么,我也不可能在这里啊。”说罢就把土豆扔进了锅里。

白兰看向玉玲珑,强颜微笑,随即勉强的点了点头。

玉玲珑睨了一眼白兰的样子,一只手搭在了白兰肩膀处,倚着白兰调笑道“你也不想你家谷主大人一醒,吃烧焦的菜吧?”

白兰脸色一红,刚要躲开,却忽听门外无的声音幽幽传来“臭狐狸,你在调戏我的奴婢么?”

白兰和玉玲珑同时向门口看去,只见无身着金丝镶边的白衣,双臂环胸,斜斜的靠在门边,清妩绝美的脸上闪着不悦。

“嘿嘿~被发现了~”玉玲珑悻悻的抽回搭在白兰肩膀处的玉手,“我应该专一一点,只调戏你才对~”说罢玉玲珑就做拥抱状冲着无走了过来。

无轻笑,依旧斜靠在门边,玉玲珑见无竟然没有闪躲的意思,在离无还有几步的地方停了下来,警惕的看着无“你怎么不躲?”

无收起笑颜,冲玉玲珑走了过来,玉玲珑赶紧做防御状态,双手交叉捂在胸前“你你你,你要干嘛!”无没有理会玉玲珑,只是轻轻抱住她,在玉玲珑耳边轻声说道“谢谢“

玉玲珑一个寒颤,随后一声惊呼,急忙从无的怀里溜了出来“小麻雀你你你太肉麻了!你赢了可以了吧!”说罢打着寒颤逃也似的离开了厨房。 

白兰看着逗趣的两人,不由舒了一口气,忽的想到什么,赶紧向锅里的菜肴看去,糟了,都糊了。这时无拿着水瓢,把满满一瓢水倒进了锅里“你想把这厨房都点了么?”

白兰尴尬的嗔了无一眼,随后边收拾边说道“为什么不多躺一下?”

无看着白兰忙碌的身影,淡淡的说道“我怕你们担心,而且我想你帮我个忙”

白兰顿了一顿,眼神复杂的看向无,随后温柔一笑“怎么跟我还如此客气,我是你的奴婢,你只管吩咐就好。”

无瞬都不瞬盯着白兰的眼睛,白兰疑惑,依旧笑颜不改,等着无。

“回龙家,帮我查一下他们把云锦葬在了什么地方。”

白兰神色一怔,看着无坚定的眼神,随后释然一笑,抬手抚了抚无额角滑落下来的发丝“好,吃过晚饭,我就起程。”

无看着白兰不自然的神色,心里闪过一丝内疚“让翠荷跟你一起去,查到了即刻回无尽谷,那里有我特设的法阵,龙家人进不去,让翠荷把查到的告诉我就好。”

白兰笑着点了点头“别担心我,我可是无尽谷谷主的贴身奴婢。好了,你快出去,这里油烟大,别熏了你。”说罢白兰就轻轻推了推无。

无抓住白兰推过来的手,墨黑的眼眸里透着淡淡的担心。

“快出去吧,你看天色都暗下来了,大家还在等着吃晚饭呢。”说罢白兰抽回自己被无抓住的手,把无赶出了厨房。

听着无离开的脚步声,白兰长舒了一口气,龙家吗?二十年了...“呵呵,傻瓜,我哪是怕那群人,我只是不舍离开你啊…可是我心里所想,你怎么可能花心思去猜。”白兰哀叹着摇了摇头,随后抬手拭去脸颊划过的泪痕。

作者有话说:

我就不多说了,前面有提过凡无寻那人寻了千年,虽然尘萱还是懵懵懂懂,但是对于凡无来说,尘萱可是老相识了,但是否真的如无所愿..尘萱真的是那人?那就以后再说了。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