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八章:碧月苍穹

2015-06-24

一行人坐在餐桌前,白兰端着最后一道菜放在桌上,招呼大家吃饭后,静静的坐到了无旁边,依旧是那副温柔如昔的表情,只是眼角有些微红。

无定定的看着白兰,抬手夹起眼前的一块红烧鲤鱼,放到了白兰的碗里“你哭过?”无的声音很轻,并没有让其它人听见。

白兰回以一笑“不曾,厨房烟大,熏到了而已。”说罢端起碗筷,把无夹给她的那块鱼肉放进了嘴里,细细咀嚼起来。

“哎呀小麻雀~人家也要吃鱼~给我也夹一块过来~“玉玲珑坐在餐桌的另一边,举起手里的碗筷,抬到无的面前。

无收回看在白兰脸上的双眸,冷冷的撇了一眼玉玲珑,放下手里的筷子“你又不是没手,不会自己夹吗?”

玉玲珑面露不解,继而说道“太远,够不到啊!”

无眼神又冷了些许,刚要说什么,这时尘萱突然夹起一块鱼肉,“玉姑娘,我能够到,我夹给你。”

为了防止二人因为这种小事在餐桌上大打出手,尘萱利索的夹起一块鱼肉,刚要送到玉玲珑端着的碗里,谁知玉玲珑突然满眼欢笑的一口咬在了尘萱的筷子上,随即吧唧着小嘴儿“还是小丫头好,我还要,再喂我一个~”说罢就满脸得意的看向无那已经冷若冰霜的俏脸上“你不夹有人给我夹,气死你,哼!”

“好。”尘萱浑然不知一边的无此时已经正处在爆发的边缘,又笑着夹起一块鱼肉,玉玲珑此时已作享受状,长着小嘴儿正要继续品尝。

无突然拉住尘萱夹菜的那只手,夺过她手里的筷子,尘萱疑惑的看向无,可无却死死的盯着玉玲珑,忽而一笑“来,玲珑,我喂你。”说罢就一手端起眼前的红烧鲤鱼,一手拿着从尘萱手里夺来的筷子,走到玉玲珑身边。

玉玲珑顿感不妙,这玩笑开大了,刚要躲开,谁知无忽的抬脚踩在了玉玲珑的细腿上,让她不得动弹,无依旧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似温柔的把菜放到了玉玲珑面前,轻轻夹起一块鱼肉“来,张嘴。”

玉玲珑此时冷汗直冒,看了看嘴边的鱼肉,又抬眼看了看无那张清妩中又透着危险的面容,急忙把脸扭到一边,大喊到“我不就是想吃块鱼吗,你至于这样吗!?救命啊!杀人啦!”

白兰和翠荷在无起身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憋笑了,谷主的脾气两人多少还是了解一些,怎是那种随便开玩笑之人?忽的听玉玲珑的求救信号,再也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尘萱随即也明白过来,也跟着笑了起来。

无看着玉玲珑那已经由于‘惊吓’而稍稍‘扭曲’的花容,满意的恢复成平时漠然的表情,把手中的筷子扔到了地上,无冷哼了一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以后自己能做到的就不要劳烦她人。”说罢无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玉玲珑见无放过了她,愤愤的冲无做了个鬼脸,不就是吃了小丫头夹过来的鱼么,你个小心眼又坏心眼的女人!

玉玲珑桃花眼一转继而看向笑的合不拢嘴的尘萱,疑惑中带着些许玩味的说道“小丫头你笑那么开心作甚?我家的筷子可就这几双了,刚才那没良心的摔坏了一双,已经没有可填补的了。”

听完玉玲珑的话后,尘萱的脸瞬间凝固,这次换玉玲珑笑的花枝招展了“哈哈哈,没事没事,这次换玲珑姐姐喂你~”说罢就不知死活的夹起饭菜送到尘萱嘴边。

无淡漠的表情没有任何起伏,只是后面的话却够玉玲珑的脸一直黑到第二天早上了,只见无抬起筷子,把玉玲珑夹到尘萱面前的饭菜弹到一边,淡淡的说道“人和畜生不可同用餐具,容易得疫病。”说罢瞬都不瞬玉玲珑一眼,夹起饭菜送到尘萱嘴里。

尘萱突然吃到无喂给她的饭菜,脸颊不由泛起一丝红晕,随后无又夹了些饭菜送到尘萱的嘴里,一来一往中哪还注意的到玉玲珑。

可翠荷却看戏般的等着玉玲珑的反应,小声的跟一边的白兰说道“白兰姐,我看这玉姑娘怕是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了。”

白兰没有应答,看着眼前的无和尘萱,嘴角扯起一丝苦笑,低头继续吃饭。

一直到饭吃完,玉玲珑仍然石化一般的坐在桌边,保持着夹菜的姿势,白兰和翠荷收拾着碗筷,翠荷刚要去叫醒玉玲珑,却被白兰拉住,白兰看了看端坐在一边的无,示意翠荷有谷主在,我们还是不要生事的好。翠荷了然,满眼同情的瞬了瞬玉玲珑,随后端着用过的碗筷向厨房方向走去。

尘萱也早就注意到玉玲珑的反常,看着白兰和翠荷竟然不闻不问的离开,实在忍不住了刚要说什么,无却突然拉住尘萱,“等我走远些了,再喊醒她。”说罢就悠悠然的离开了。

尘萱看着无离开的背影,怎么突然感觉谷主大人好像逃命一样…

尘萱收回目光,看向玉玲珑,更是疑惑,轻轻拿走玉玲珑手里的筷子,抬手轻轻拍了拍玉玲珑消瘦的肩膀“玉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被人点穴了?“

被尘萱一拍,玉玲珑猛然回过神来,愣了几秒,“点穴?”但忽的想到什么,随即一双桃花眼仿佛要喷出火来,抽出腰间的软剑“小麻雀你个挨千刀的!你胆敢抚我逆鳞说我是畜生!看我不拔光你的毛!“说罢完全不理会吓愣的尘萱,一阵风似的冲出了门外。

“逆鳞….”尘萱嘴角抽搐了几下,赶紧把剩下的盘子端了起来,快步向厨房走去,心里却道,还好谷主大人有先见之明,早就溜之大吉了,要不然她们俩在这儿打起来,还不得把这阁楼给拆了?

白兰收拾着清洗过的碗筷,对一边的翠荷说道“翠荷,谷主跟你交代过了吧?”

翠荷笑着擦了擦额角的汗珠,一边洗着桶里的碗筷,一边说道“嗯。放心吧白兰姐,我会保护好你的。”

听到翠荷的话,白兰顿了一顿,走到翠荷身边,俯下身温柔的碰了碰翠荷小巧的鼻头“我何时需要你个小孩保护了?”

翠荷纯洁透彻的双眸看向白兰,不满的说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更何况,谷主就是这样安排的啊,白兰姐你只需把地图弄出来即可,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白兰宠溺的抚了抚翠荷的小脑袋,“是是是,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许太靠近龙家,地图的事我想办法就好。”

翠荷扔掉手里的抹布,“白兰姐!龙家那个地方虽然我没有去过,也没有接触过龙家的人,但是能逼谷主答应嫁过去的人,绝非凡人善类,你一个人怎么能对付的了?我一定会协助你的!”

白兰看着翠荷因为不满撅起的小嘴儿,不由一阵好笑,你还是个孩子,我怎能让你涉险?想到这里白兰笑着立直身子,赞许的说道“哎呀,翠荷真是长大了,竟然懂得分析了。”随即拿起翠荷洗好的盘子,又说道“好了,不要谈论这些了,等下我们就收拾一些衣物直接离开。”

“不用跟小色女和谷主道别吗?”

“不用,萱萱那里让谷主去说就好,而谷主….任务是她安排的,无需多此一举,省的…”

翠荷坏笑着接过白兰的话“省的看见谷主以后,白兰姐舍不得离开,然后哭的稀里哗啦~”

白兰一愣,马上恼羞的抬起手来,“哈,你!刚说你长大了,现在又这般不着调!看我不教训你!”说罢就和翠荷在厨房里追逐起来。

翠荷边跑边求饶道“好姐姐,我错了,我开玩笑的嘛。”就在白兰快要追到的翠荷的时候,尘萱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白兰姐,翠荷妹妹,我把剩下的盘子端过来了~”

看着推门而入的尘萱,白兰揪着翠荷耳朵的手,马上收了回去,笑着走到尘萱面前,接过她手里的盘子“萱萱这些交给我就行。”说罢就连忙走到水桶边,把那些盘子放了进去。

尘萱第一次见白兰姐这么不自然的神态,不由瞬了一眼捂住耳朵的翠荷,恍然明了,定是这翠荷妹妹又淘气,被白兰姐教训了,尘萱轻笑“那就幸苦你了白兰姐,我现在得马上去找谷主大人了,刚才见玉姑娘气冲冲的跑了出去,我担心她们二人真的打起来。”

“什么幸苦不辛苦,你快去寻谷主,这里有我和翠荷就可以了。”白兰边忙活着边回道,自始至终没再抬头。

尘萱瞬了一眼委屈至极的翠荷,翠荷冲她吐了吐舌头,尘萱无奈一笑用口型说道‘小心点,我走了’翠荷急忙摆手,让她赶紧离开,尘萱笑了笑没再理会,“白兰姐,那我出去了哦~“听到白兰应声,尘萱才退出了厨房。

听着渐远的脚步声,白兰这才抬头责备的瞬了一眼翠荷“看你以后还敢胡说。”翠荷随即满脸堆笑的接过白兰手中的抹布“再也不敢了!我发誓!”

尘萱不知无跑到哪里去了,寻索中已经走到了宜春楼的前院。这前院便是开门做生意的地方,尘萱的出现不由引的一些嫖客侧目,有几个甚至面露贪婪之色,正跃跃欲试的想来搭讪,尘萱并没察觉,而是在稀稀散散的人流中寻找那一抹白色身影。

“姑娘长的好生标志,不知可否跟本公子去厢房一叙?”

尘萱只觉耳根微痒,一个激灵,急忙转身去看,只见此人一袭银丝镶边的白衣,丝带斜斜系在腰胯上,因着此人带着一张面具,虽看不见面貌,但是那双幽冷的双眸…尘萱马上反应过来,哑然失色“谷..谷主..?”

那人一把揽过尘萱,纤细的手指覆在尘萱的薄唇之上“嘘,跟我来。”说罢就揽着尘萱向一处厢房走去。

尘萱偎在无的怀里,脸颊微红,时不时抬头瞬那人两眼,想那玉姑娘也不可能料到谷主大人竟然女扮男装,扮成嫖客躲在宜春楼里吧,想到这里尘萱不由又多看了无两眼,随即掩嘴偷偷笑出了声。

“笑什么?”无一手揽着尘萱瘦弱的肩膀,一手晃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折扇,飘飘然的走在厢房的廊道里,俨然一副潇洒公子哥的样子。

两人身边时不时的走过一两个红尘女子,在看到无的时候没有不驻步欣望的,尘萱撇了两眼那些看痴了的女子,叹道“皎若玉树临风前,眸似冷咧晓寒襟。谷主大人你真是太罪过了。”

无依旧清冷的语气,淡淡的说道“缓兵之计罢了,等那狐妖气消了,我会再换回女装。”

尘萱无奈的叹了叹,没再说什么。两人来到一间空置的厢房,关好房门后,无放开了尘萱,随后摘掉脸上的面具,四处环视了一眼厢房,最后停站在窗前的那台古琴边。

“这厢房还算雅致。”无纤细如玉的手轻轻拨弄了几下琴弦,看向尘萱。

尘萱看着无的动作,满脸笑意的点了点头,走至无的身边“谷主大人,可会?”说罢瞬了瞬跟前的古琴。

“年少时,曾有弹过。”无微微俯身,婉婉落座。抬臂轻扬,露出纤细白皙的玉指,抚上琴面,凝气深思,琴声徒然的在屋中响起,琴声委婉却又刚毅,券券而来,又似高尚流水,汨汨韵味。

尘萱痴痴的看着无完美的侧脸,听着那宛若流水般的琴音,不由淡淡一笑,缓缓回身伏在窗沿,双眸微合,初见之时,她从没想过世间还有如此美丽的女子,不由自主的便跟着这人去了客栈,再见面,这人竟是对她的玩弄,脾气虽然清冷古怪,可她觉得这人的心却如清风一般温柔善良。

尘萱转头看向无那纤瘦的背影,听着那幽幽的琴声,许是感觉到身后投来的炙热目光,琴声戛然而止,无缓缓转过身子,嘴角轻轻上扬“可还能听得?”说罢就起身走到尘萱身边,斜倚在了窗边。

尘萱胶着无绝美清妩的面容,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抬眼看向夜色中那一弯碧月,不知在想些什么。

无满目柔和的看着尘萱,语气略带玩味的说道“怎么突然变的这般恬静?”

尘萱不满的瞟了无一眼“怎么?难道我平时就好像疯子一般吗?”

“难道不是?”

尘萱略微嗔怒的看向无,只见此时的无嘴角微翘,墨色的眼眸透着玩味,尘萱的脸颊不由泛起窘色“谷主大人,你又调笑我!”

无没有回话,只是也学着尘萱的样子,伏在了窗沿,此时的无与之平时的清冷更添了一份淡雅,尘萱心跳如鼓,马上移开目光。

无笑了笑,从袖口拿出一件东西,攥在手里“你可信我能把那天上的星星摘下来?”

尘萱一怔,傻傻的问道“摘星星作甚么?“

无原本淡雅的面容,划过一丝黑线,胃疼的说道,“小东西你怎的这般不解风情?”

尘萱看着无那无奈的表情,甚是不解,摘星星便是风情了嘛?

无轻叹了一声,抓起尘萱的手,把那泛着幽幽蓝光的蓝魄交到了尘萱手里“这个就当是我拿你玉佩之后的回礼,好生收着。”说罢就离开了窗沿。

尘萱看着手里的蓝魄,眼里尽是欣喜“哇,好漂亮,送我的?”

无转身看向尘萱,刚要调笑一番,忽的想到什么,又走回那人身边,拿起那颗蓝魄“张嘴“

尘萱惊讶的看着无的举动,心里闪过一丝警惕“谷主大人你让我吃石头?”

无眼角划过一丝不耐,尘萱刚要逃跑,不料无更快一步,一手托起她脸颊,另一只手利索的把蓝魄塞到了她的嘴里。

尘萱双眸圆睁,本能的想把那‘石头’吐出去,但是无奈眼前的人,用那冰凉的玉手死死堵在那里。

“嗯..”尘萱挣扎着想摆脱,无却淡淡的开口说道“咽下去,无碍的。”

尘萱看着无那双淡静如水的墨色眼眸,停止了挣扎,闭上眼,只得将信将疑的把那蓝魄艰难的咽了下去,蓝魄顺着喉咙滑进肚里,约莫过了两口茶的时间,尘萱忽觉一股冰凉袭遍全身,每一滴血液,每一条脉络瞬间焕然一新般,尘萱从没感觉过如此畅快惬意。

无缓缓松开尘萱,不知过了多久,无淡淡的问道“如何?”

尘萱缓慢的睁开双眸,不可思议的抬手看了看自己的双掌,又摸了摸自己清秀的脸颊,一时欣喜的说不出话来。

无看着尘萱此时的样子,嘴角轻扬“是不是感觉自己脱胎换骨一般?“

尘萱看向无,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才恢复了自己的语言能力,“我…我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比之前清晰了很多,身上的疲乏感全无,谷主大人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好东西。”无笑了笑抓起尘萱的手,将自己的手覆盖在那之上。顿了一顿又说道“我还有更好的要给你。”说罢闭起双眸。

尘萱看着两手间微微泛起青光,正欲说什么,一股熟悉的气息自手心传了过来,仿佛那气息本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尘萱心中一怔,脑中闪现起一幅画面,一个约莫七八岁光景的红衣女孩,手里牵着一只白色的九尾小狐狸走在漫天飞雪中,女孩形只影单,脸上挂着不满,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而那小狐狸好像很不情愿跟女孩在一起,一直向后拉扯着绳索,女孩并不理会,步履甚稳的向前走着,这时远处出现一抹青色的修长身影,那道身影很是模糊,尘萱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只是感觉女孩在看到那抹身影之后,脸上的不满一扫而空,拽着小狐狸就扑进了那人的怀里。

无睁开双眸,眼眸里闪过一丝担心,随即恢归清淡,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手,喃喃开口,“这是‘御’,是不是感觉很熟悉?”

画面消失,尘萱一时愣在原地,没有回应无的话,只是脑海中那抹青色的身影,久久挥之不去…她是谁?怎的..怎的..尘萱忽觉头疼欲裂,痛苦的捂住自己脑袋,无见状,不由心中一紧。

不知过了多久,尘萱只觉被无突然拥在怀里,闻着那人清冷的体香,双眸失神,虽然浑身还有些颤抖,但是痛感渐消,声似游离般的说道“她...是谁..”

无微微一愣,慢慢松开尘萱,眼眸尽是尘萱看不懂的情绪,尘萱又喃喃的说道“她是谁?”

“你可是看到了什么?”无语气里带着期颐,瞬都不瞬的胶着尘萱透彻的双眸。

尘萱看着无的反应,没有回答无的问话,只是脸色有些茫然,“我又是谁?”

无不由愣了一愣,随即转过身去,尘萱摇晃着身体,拉住无有些微凉的玉手,又走到她的面前“你什么都知道对不对?你知道我的身世对不对?”

尘萱见无低着头,没做回答,苦笑了一声松开无的手,仿佛做了重大决定一般,继而转身又说道“二十六年我一直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明白自己为何在身陷险境的时候会晕厥,等再醒来的时候,自己都会安然无恙。我只知道我身体里好像住着一个怪物…”

无在听到后面那句话的时候,忽的抬起头,“你知道自己身体的秘密?”

尘萱转过头,眸里尽是痛苦之色“我当然知道,它那么真实,我怎会不知。还有那龙形玉佩,有着跟那怪物一样的气息。”

“那你为何不说?”听完尘萱所说,无显然有些惊诧。

“为何?”尘萱冷笑了一声,继而说道“我从有识起,便混在市井之中,流浪在山野丛林,有一次我遭遇到一群野狼,在我晕厥前的最后意识里,我看到了那怪物,当我醒来时,看着一地的狼尸我很害怕,我害怕自己被当成怪物被人打死!所以我宁愿装作自己就是个普通人,毕竟能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我本打算带着这个秘密一直到死,可是当我遇到你…”尘萱看向无,嘴角轻扯,露出凄美的笑靥“谷主大人,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看着尘萱那清秀中尽是凄美的笑靥,无蓦地感到一阵心疼,但依旧面无表情,一见钟情吗?无没作回答,只是定定的看着尘萱。

尘萱抬手抚了抚无那如羊脂般的脸颊,“我信,因为我第一次切身体会,一个人会为了另一个人置生死而不顾!”说罢收回抚在无脸颊的手,指了指那遥挂苍穹的碧月“你就像那弯碧月一般,沉静内敛,虽然冰凉,却不时散着柔和的光线。而我就像这漆黑的夜空,你的出现使我的世界多了一抹光亮。”

尘萱痴痴的望着那弯碧月,又是一丝苦笑,自嘲般的对无说道“听一个女人对自己说这些,会不会很恶心?“

无的眼神有些复杂,眉头微蹙着,淡淡的说道“不会..”

尘萱错愕,完美如她,喜欢她的人又何时只限过男子?但刚才情急之下说的那些话,不由又让尘萱难过“那如果被一个怪物一般的女子所示爱呢?而且我瞒了你,从今以后一定会被你讨厌的吧”尘萱低下头,想到被那人讨厌,鼻头就一阵微酸。

无看着尘萱因强忍泪水而微颤的双肩,“我怎会厌你?你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罢了。”

听完无的话,那温热的泪水夺眶而出,再也克制不住,但仍不敢抬头看那人一眼。

无温柔的捧起尘萱的脸颊,用衣袖拭了拭那挂在长长睫毛上的泪珠,叹道“别怕,就算全天下的人都厌你怕你,我定不会如此对你。虽然我不知你看到了什么,但如若你还信我,我会带你去解开那身世之谜。”

无的话仿佛一缕清风,尘萱看着无墨色的眼眸里映着自己,她从没见过无这般温柔睨着自己,尘萱心下释然,双臂缠上无纤细如柳的腰肢,深深的把头埋在了无的肩窝,刚刚被无擦拭的泪水又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无的手轻轻抚着尘萱的后背,眼眸瞬向那弯碧月,许是我操之过急了,对不起,让你如此难过.. 没错,你就是这漆黑的夜幕,如若没有你,苍月又怎能显现出它的光泽?

作者有话说:

经历了生离死别,然则相守却不能相恋,

当再次相遇,

但那人终是忘了她呀..

也因着再次相遇,才会更加珍视,不希望她再受分毫伤害。

不过当腹黑女遇到天然呆,也真真儿是醉了~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