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九章:御

2015-06-27

不知过了多久,尘萱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慢慢抬起头,看向无那淡然清妩的面容,忽的想到什么,马上向刚才所伏的地方看去,只见无的那块衣服已经湿露一片,紧紧的贴在那白皙如脂的皮肤上,尘萱的脸瞬时红到耳根。

无看出了尘萱的窘迫羞涩,淡淡一笑“不碍的,反正这衣服又不是我的。倒是这布料甚是粗糙了些,把你眼睛都硌红了。”

看着无那淡然的面容,尘萱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从哪里偷来的?“

无见尘萱破涕而笑,心里稍稍安适了些,轻挑细眉,撑起双臂,故作打量的看了看自身的衣服“不是偷,是借,只是借的匆忙没有跟衣服的主人说一声罢了。”

“从哪儿借的?”尘萱早就领教过这人厚脸皮不讲理的作风,但看她甚是严肃的说出这些,更是好笑之极。

“明日你自会知道,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多问一句,你可还有事瞒我?”

尘萱看着无虽然轻翘但不带一丝笑意的墨色双眸,感觉自己好像被看穿一般,不由紧张的摆了摆双手“没有了。”

“哦?”

尘萱急忙胡乱的解释道“真的没有了,尤其是那吃人的妖物我真的是第一次看到。还有,虽然我知道自己身体里有怪物,但是我真的只有在受到伤害时那东西才会出现!“

“那东西不是怪物,是神器。”无突然开口,打断了尘萱接下来的话语。

尘萱不解“神器?”

无面容淡然,走至桌边,“我慢慢解释给你听?”说罢指了指身边的座位,尘萱答应了一声,便快步走了过去,坐在无的旁边。

无翻开两个茶杯,边斟茶边说道“还记得刚我提到‘御’吗?你身体里的怪物,就是附着在‘御’上面的,它叫青龙魂。”

尘萱接过无递过来的茶杯,想起方才从无掌心传来的气息,不解的问道“可是为什么谷主大人你的身体里没有青龙魂?”

“因为它本就不是我的东西,只是暂放在我身体里罢了,而且也只是一小部分。”无说完又瞬了一眼尘萱,继而说道“你身体里才是‘御’的本体。这样说你的话,你明白吗?”

“好像明白了些,但是这个‘御’很厉害吗?”

无抿了一口茶水,许是被那茶水烫到了,不由蹙了蹙眉角“当然,世间万物都是相生相克,唯有它是万物之巅的存在。”

尘萱拿过无跟前的茶杯,放在唇边,轻轻吹了几下又放回到无的面前,面露苦恼道“可是我没感觉我有多厉害啊..”

无默默看着尘萱这一举动,嘴角不由上翘,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没人教你如何运用罢了。”

尘萱有些惊讶的睨着无,“谷主大人,不烫的吗?”

“你刚才不是帮我吹过了么?”无轻轻说道,眼角尽是笑意。继而说道“以后不许再说自己是怪物这样的话,你可知这‘御’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尘萱悻悻的缩了缩脖颈,但随即想到什么,“对了,我年少的时候,曾遇到过一个瞎眼的道士,那龙形玉佩是她给我的!”

无漂亮的细眉紧蹙在一起,“你不是说那东西可能是你父母留给你的么?”

尘萱知道自己说漏了嘴,马上尴尬一笑“许是年幼记不太清了~因为那玉佩确实跟我身体里的怪..额..青龙魂有着相同气息,所以我才会那么说的啊,没准儿真能凭着这些查出点什么来。”

无无奈的瞟了尘萱一眼,沉思道“的确,那瞎眼道士你可还记得她的模样?她在给你这玉佩的时候跟你说了什么吗?”

“记得,她的眼睛是银灰色的,头发也是银灰色的。身后跟着一头一人多高的白色大狗!”尘萱顿了顿,回忆了一下又说道“她跟我说,那玉佩是别人托她转交给我的,其余的就没再多说。”

无蹙着细眉,这龙形玉佩在她的记忆里本是青魂的贴身之物,后来青魂被害,玉佩也消失不见,再见就是从尘萱这里,她本以为这玉佩许是一直在青魂身上,从未消失过,但是如此想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些。那瞎眼道士到底是何人?

尘萱见无不再说话,而是蹙着眉一个人在那里想事情,不由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谷主大人?”

无回过神,眉头舒展,淡淡的说道“怎么?”见尘萱低着头紧抿双唇,无心有不解,但仍等着她的回话。

而尘萱像是突然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一般,忽的抬头一字一句的问道“谷主大人,这世间真的有前世今生之说吗?”

无心中一紧,想起方才尘萱痛苦的样子,再不敢贸然告诉她太多过去的事情“怎的突然问起这些?”

尘萱瞬都不瞬的盯着无清妩的面容,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因为我方才好像看到了不属于我的记忆!”

看着尘萱那认真的样子,不知怎的,无心里又突然觉得好笑,这是想在我脸上看出破绽吗?无语气依旧淡然 “那你看到了什么?”说罢不着痕迹的又给自己斟满一杯茶,放在唇边悠闲的吹了吹,随即饮了起来。

“我看到一个七八岁左右牵着一只狐狸的红衣女孩,觉得她跟谷主大人你长的有几分相像。”尘萱还是一脸认真,虽然想从这面瘫女的表情上看出破绽几乎不可能,但她仍不死心,可话音方落,只见无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在听了这句后愣是呛了出来。

尘萱急忙拿出袖里的丝巾向无的嘴边擦去“谷主大人!?”

无边摆手边瞬了一眼尘萱,无奈之余只得淡淡说道“太烫,呛到了而已。你继续。”说罢就拿过尘萱手里的丝巾,自己擦了起来。

尘萱睨着无的举动,心里更是疑虑重重,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谷主大人这般失态,但随即马上说道“还有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女子,虽然我并没有看清她的面貌,但是那身影…”

无突然抬手,“停。”继而微微侧头,看向满脸疑惑的尘萱,语气有些清冷的说道“忘了吧。”

尘萱心有不解,但看无好像不想再听下去的样子,更是一阵恼急“可是我真的看到了!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情境!怎么能说忘就忘!”

无慢慢起身,深邃的双眸俯视着尘萱,语气依旧“只要想忘,便能忘。”

尘萱仰视着无清冷的面容,眼神里透着些许哀伤,没有说话,只是那么看着。

看着尘萱的眼眸,无心里一阵不忍,将头撇到了一边,话语缓和的说道“别再想那些了,从明天开始我会教你怎样控制青龙魂,时辰不早了,今晚我睡在这里,你也早些回吧。”

尘萱想再等无说些什么,可无却并没有打算再说下去的意思,尘萱失望的扯了扯嘴角,说道“谷主大人那奴婢就不打扰了。”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看着关上的房门,无面露悲切,一声轻叹自喉间溢出,该怎么做才能既不让你受到伤害,又不失望记恨于我…

尘萱跑到后院的凉亭中,恨恨的拍打着凉亭的石柱,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滚落到地上“你怎就不懂我所担心!我不过是不想你那份温柔,只是因着我跟那人相像罢了!倘若我不是那人你又会如何待我!?”

“哟,小丫头谁欺负你?怎么在这儿哭上了?”玉玲珑老远就看到尘萱在这里自残式的发泄情绪,虽没听清这小丫头说的什么,但是看这情形,八成是因为那没良心的。

尘萱看到玉玲珑手提软剑,焦急的向这边奔来,急忙背过身去擦掉脸上的泪痕,嗫嚅的说道“没..没人欺负我..”

玉玲珑此时已走到跟前,睨着尘萱那闪躲的眼眸,“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是不是小麻雀欺负你了?告诉我她在哪儿呢,连你的份一起算上,看我不剥了她的皮!”

尘萱急忙摆手加摇头的说道“不不不,不是谷主大人,是这里风大我迷了眼睛罢了。”

“哪有风?而且迷眼了砸柱子干嘛?别骗我了。”玉玲珑说罢收起软剑,拉起尘萱的手带她坐到了凉亭中的石桌边,继而说道“告诉我,到底因为什么,或许我能帮上你也说不准。”

尘萱看着玉玲珑一副知心善人的样子,嘴角扯起一抹苦笑,随即摇了摇头。

心灵如她,玉玲珑看着小丫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竟也猜出几分,可既然小丫头不肯说,她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只是突然言它的说道“对了,我刚才看到你白兰姐还有翠荷妹妹骑着快马离开了鞣城,白兰让我代她向你道别。”

“嗯?她们去做什么?“尘萱回过神来。

“许是你家谷主大人安排了什么任务吧,要不然怎的两人走那么急,连个招呼都不打。”说罢玉玲珑伸了个懒腰,随后调笑着睨了睨尘萱“许是让她们解除婚约去了,也说不准呢~“

尘萱惊诧,刚要说什么,只见玉玲珑从石凳边站了起来,拉起尘萱的胳膊,边走边说道“行了行了,你要相信缘分这种东西,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不是你的就算你怎样强留,她也不会属于你。”

“可是…”尘萱被玉玲珑拉回房间,刚要说什么,又被玉玲珑打断道“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玉玲珑一脸认真的捧起尘萱的脸,说道“信任,懂么?你若信她,便不要再做伤害自己的事,她若想告诉你,你不问,她也会说,她若不想告诉你,任你怎样,她也不会多说一个字,这就是小麻雀。”

尘萱呆愣在原地,看着说完就转身离开的玉玲珑,脑海里满是无那寂寥消瘦的背影,心里蓦地一阵纠疼,懊悔的抬手拍了自己的脑门一下,我怎的这般自私,怎能只是一味的去逼问她,而从没考虑到她是否有苦衷。

尘萱坐在塌边,低头向自己的双手看去,又回想起那时脑中出现的画面,那到底是我内心深处的记忆,还是她的…她为何对我身上的怪物如此熟知…纵然千丝万缕却一点头绪也没。

不知过了多久尘萱忽的握紧双拳眼神坚定的看向窗外,不管那些了,我的初心便是能常伴她侧,这个信念,至死不渝。

天微亮,一夜未眠的尘萱,脸色稍稍有些疲倦之意,对着镜台随意把及腰的秀发盘卷在脑后,看着镜中清秀柔美的面容,尘萱满意的笑了笑,随后便下楼向着厨房的方向走去,从今日起,那人的衣食住行就只有我来伺候了,虽比不上白兰姐,但简单的菜式还是手到擒来。

天已大亮,无一脸倦容的回到房间,刚推开房门,便看到房间里热气腾腾,无心有疑惑,走至屏风后面,看着浴桶里满满的热水,不由一愣,时间尚早,白兰昨夜已经带着翠荷离开鞣城,而玉玲珑那臭狐狸根本不可能这么好心,想到这里,无忽的快步离开了房间,向着厨房的方向奔去。

快到厨房门前时,无稍稍放慢了脚步,轻轻推了一条缝隙,斜倚门边向厨房里望去,待看到那忙碌的背影时,无不由嘴角轻扬,但并没有打扰那人。

又过了些许时间,尘萱将一切收拾妥当,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珠,向窗外瞬了一眼,自言自语到“这个时间,她应该已经起床了吧,不知那沐浴用的热水凉了没。”说罢就解开身上的围裙,可刚一转身就看到无那清妩绝美的面容上挂着浅浅的笑意,慵懒的斜倚在门边,瞬都不瞬的睨着自己。

尘萱被吓了一跳,手中的围裙滑落到地上,“谷主大人..你什么时候来的?”

无用脚尖踢开房门,没有回答尘萱,只是走到尘萱面前,墨色的双眸一直未从她的身上离开“昨夜没有睡好?”

尘萱急忙用手摸了摸脸颊,不自然的笑道“没有啊,可能是…“

“对不起。”

“……”尘萱错愕的看向无,为何要跟我道歉?

“昨夜的事…”

尘萱看出无的欲言又止,马上说道“昨夜谷主大人说要陪我查明身世,还说了要教我如何控制青龙魂,怎的?过了一夜不作数了嘛?”

无微愣,看着尘萱清秀温愠的笑容,心下了然,无奈之余嘴角轻扬淡淡的说道“当然作数。”

“那就好,我就知道谷主大人不会诓我的~”尘萱说罢就转身找了托盘,把那几个小菜放在了上面,刚要端起,无却先她一步“我帮你。”

尘萱刚要抢过来,无却浅笑摇头制止道“既然我要教你法术,那你就不再是我的奴婢,我怎能让徒弟一人辛劳?”说罢就端着小菜走了出去。

尘萱呆立在原地,徒弟?这算是离她又近了一步吗?想到这里尘萱欣喜的端了三碗白粥,急忙跟了上去。

两人把端来的饭菜一一摆放在桌上,偶尔眼神交汇也只是相视一笑,两人心照不宣,再也没提昨夜之事。

这时玉玲珑也伸着懒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边走边说道“好香呀~这大清早就有现成的饭菜吃,当真是幸福的很~“

尘萱听到玉玲珑的声音,刚要招呼她,可谁知玉玲珑在瞬到她家谷主大人的时候,脸上的怒气暴增。

尘萱不由紧张起来,担心的向无看去,而无却面无表情的摆放着碗筷。

玉玲珑冲到无的面前,开口便骂“你个没良心的!昨晚躲哪儿去了?!害我翻遍整个鞣城..唔..”

还没等玉玲珑说完,只见无随手拿起一个馒头塞在了她的嘴里,淡淡的说道“先吃饭。”

玉玲珑气哼的咬了口馒头,刚要放过无,可转眼看到无身上的衣服,随即恍然道“哦!我知道了!你一直躲在宜春楼对不对!咦?这衣服怎么这般眼熟!这不是我放在…”

无没做理会,只是面无表情的把一碗白粥送到玉玲珑的手里“喝粥。”

玉玲珑接过无递来的白粥,愤愤的瞪了无一眼“别以为你讨好我,我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你…”

尘萱见状也急忙夹了小菜放到玉玲珑的碗里“玉姑娘,吃菜。”

玉玲珑刚要再说什么,无却淡淡的说道“别气了,我都这般‘讨好’你了,你还想怎样?”

玉玲珑嫌弃的撇了一眼无,“哼~算你识相~”随即又转头瞬了眼尘萱,桃花眼一转,又恢复成平时调笑的模样“你们两个的脸色怎么这么差?莫非昨晚都没睡好?”

“我昨晚没跟谷主大人在一起!”尘萱说完就有些后悔了,啊呸,昨晚明明碰见过玉姑娘,她现在这样说,分明是故意揶揄。

无无奈的睨了一眼尘萱,说道“古人云,食不言,寝不语。”

玉玲珑奸计得逞,一双桃花眼笑的都眯成了一条缝“嗯嗯!不言不言!”

收拾完餐桌,玉玲珑便嬉笑着去了前院,今日那二人状态不好,启程的日子只能改为明天,所以趁着她们休息,玉玲珑也好去交代一下。

无回房中沐浴,尘萱则把无换下的那身衣服拿到井边洗净,衣服上还残留着那人身上特有的清冷体香,想起昨日她伏在那人肩窝处的一幕,尘萱脸颊不由又泛起红晕,这般就好,毕竟能得那人一丝温柔,都是幸福的不是吗…

把衣物晾晒之后,尘萱抚着有些酸痛的脖颈,趴在后院的凉亭中,许是太累了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

浑噩之间,尘萱又梦到了那青衣女子…

寒风凌冽,青衣女子一人站在崖边,背影萧瑟,说不出的单薄凄凉,而给尘萱的感觉是,她仿佛在等着什么。

不久从树林里冲出很多戴着银质面具的黑衣人,看到青衣女子后,都停立在原地,这时从那群黑衣人中响起一个如鬼魅一般的女人声音“青魂,你真是让我好找啊。”尘萱想寻找那声音的来源,可怎么也寻不到。

青衣女子缓缓回身,尘萱仍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是感觉间,青衣女子好像在轻笑。

那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把‘御’交出来,我或许可以考虑放过你。”

青衣女子还是没有回应,约莫等了半刻,许是她的态度激怒了那个女人,只听那女人一收刚才的客气,语气冰冷的说道“留活的。”

那众黑衣人得令后便要去擒青衣女子,尘萱心下捉急,被唤做青魂的青衣女子如此单薄怎能斗的过这么多人,就在尘萱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见从天突降两只巨型异兽,生生挡在了青衣女子面前,而后便是一人狂笑着从那群黑衣人的后方走了过来,所有的目光都向来人看去,尘萱也不例外,只见那人一袭明黄长袍,及膝的银色长发随风而动…

尘萱惊的一个激灵,醒了过来,额角渗出细微的汗珠,瞎眼道士?

“做噩梦了吗?”无的声音突然响起,尘萱急忙向身边看去,只见无一手拿着丝巾,一手撑在额边,满脸担心的睨着她。

尘萱呆愣了一下,随即长舒了一口气,眼神有些闪烁的说道“没有,只是梦到一个熟人。”

无眉头微蹙“是谁?”

尘萱看着无突然微蹙的眉头,温柔一笑“谷主大人不要担心,只是儿时的玩伴罢了。”说完就要用衣袖去擦额头的汗水。

无一把拉住尘萱抬起的手,把丝巾递到了她的手里“用这个。”看着尘萱接过丝巾,无这才舒展眉头,闷闷的说道“不要再叫我谷主大人了。”

“那我唤你什么?”尘萱难得听见谷主大人这样的语气,不由的想调笑一下。

无起身离开石凳,睨着尘萱故作浅笑的面容,淡淡的说道“叫我凡无即可。”说罢逃也似的向阁楼走去。

看着无离开的背影,尘萱不觉心里一阵温暖,但忽又想到刚才的梦境,不由蹙眉疑虑起来…

作者有话说:

这篇写的着实费劲了点,瓶颈了好久,总是写了删 删了写。

也因着这个 把我的耐心几乎快磨没了!

所以- - 只检查了一遍..

有哪里写错的地方,麻烦看官们提一下,方便我改正。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