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十章:离开鞣城

2015-08-17

时至傍晚玉玲珑才回到阁楼,见厅堂里空无一人,便上楼去寻,可是房间里也没有一个人影,玉玲珑纳闷的抚了抚额角的发丝,喃喃的说道“这吃饭的时间人都跑哪里去了”话音刚落,却忽听到厨房方向突兀一声巨响。

玉玲珑心下一紧,脚下生风,便听着声响寻了过去。

来到后院的角落处,玉玲珑远远便看到两个欣长的身形,呆立在厨房门前,而厨房里正往外冒着浓浓黑烟,玉玲珑担心之余忙奔到二人面前。

玉玲珑:“……”

无清妩的面容此时满是污渍,看到玉玲珑捉急跑来又愣在原地,幽冷的瞟了一眼厨房,淡淡的说道“着了。”

尘萱也是满脸污渍,灵动的双眼被烟熏的红红的,无奈瞬了一眼无,窘迫的低下头“不小心..就这样了..“

玉玲珑见二人都安然无恙便放下心来,随即来回瞬着两人此时的面容,尤其是看到无的时候,便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小麻雀,你你你…哎哟,我不行了,我要笑死了~“

无蹙着眉胶了此时大有笑到滚在地上的玉玲珑,不耐的侧身拉起尘萱向井边方向走去“等你笑够了,记得赶紧喊人来灭火。”

玉玲珑捂着笑痛的肚子,看无转身离开,马上跟了上去“哎哎哎,把我家厨房搞成这个样子,怎么你还生气了,别气别气,我这就去喊人..你…”玉玲珑追到井边,又看到无一脸的污渍站在井边,不由又大笑起来“笑死我了..我想我一辈子都忘不掉你这模样了,哈哈哈..”

看着无瞬间阴沉的面容,尘萱急忙把笑翻的玉玲珑拖到一边“玉姑娘,你去喊人,我跟谷主大人先把脸洗干净,后再帮你。”说罢就推着玉玲珑向院里走去。

玉玲珑被尘萱推着,还不忘调笑的冲无喊到“小麻雀等下一定要告诉我,你是怎么把好好的厨房搞成那个样子的哦~“

尘萱不用看也猜到无现在的表情,只得加快脚步带着玉玲珑离开了后院,等再回到井边的时候,远远就看见那抹清冷身影无精打采的坐在井边,尘萱无奈一笑从袖口抽出丝巾,便走了过去。

无听着来人的脚步声,微微抬头,墨色的双眸透着些许歉意,扯了扯嘴角淡淡说道“只能下次再给你做烤鱼了。”

尘萱愣了一愣,随即笑着把丝巾沾了水,走到无的身边“现在还说那些做什么,是我不好,不知道谷主大人你不会…”说到这里,尘萱回想起方才的一幕,马上把脸扭到一边忍住笑意,随即轻咳正了正脸色,俯下身说道“我先帮你把脸擦净?”

睨着尘萱还有淡淡笑意的眼角,无无奈的轻嗯了一声,随即闭上双眸,微仰面容。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尘萱认真的擦拭着无脸上的污渍,不远处微弱的火光映在无微合双眸渐渐清晰的面容,而那跳跃着的火光忽明忽暗,让她的美更甚了些,宛若一泓映着落霞的潭水,尘萱竟看的有些痴了,不觉间拿着丝巾的手已抚在了无那晶莹微凉的薄唇上…

是夜,微凉,柔和的月光幽照着世间一切,不论良辰与否,但这一美景,都积在这浅浅一吻..

无感觉到唇瓣传来的异样,缓缓睁开双眸,而映入眼帘的却是那人闭着双眸近在咫尺满是污渍但又清秀柔美的面容。无呼吸一窒,急忙微微侧头,“有人来了。”清冷的语气里透着些许不自然。

尘萱猛然回过心神,睁开双眸,看着无微微侧开的面容,不由脸颊爆红,忽的站直了身子,我我我…我竟吻了她!?

无抬眸瞬了一眼惊呆的尘萱,没做理会,只是拿过她手上的丝巾,在水桶里清洗了一下,随即递还到尘萱手里“快擦一擦。”说罢头也不回的向着阁楼走去。

看着无离开的背影,想起方才那一吻,尘萱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这时玉玲珑领着几个壮丁走了过来,远远看见尘萱又在发呆,边走边不解的说道“萱萱,你又在那里发什么呆呢?”

“啊?没有没有。”尘萱急忙拿起手里的丝巾在脸上胡乱的擦了擦,向玉玲珑迎了几步,眼神飘忽的说道“快救火吧。”

那些壮丁早在之前就接收了命令,来到后院,不用招呼就提了水桶前去救火。

而玉玲珑则留在原地睨着满脸红晕的尘萱,尘萱被玉玲珑看的浑身不自在,随即嗫嚅的说道“盯着我干嘛?”

玉玲珑没即可回答,而是缓缓双手抱在胸前,长叹道“哎!看来以后我得时时跟着你了,要不然每次发生什么我都不晓得~”

“什么都没有发生啊!能发生什么,这才怎么一会儿的时间啊…呵呵!”

看着尘萱掩饰的面容,玉玲珑不由调笑道“你也说了一会儿的时间而已,那怎么脸红成这个样子?!“

尘萱急忙双手扶在脸上,“有吗?就算有,那也是被火烤的,玉姑娘你想多了!“

“啧,行了,不逗你了。”说罢玉玲珑就左右看了看,又道“小麻雀呢?”

尘萱听玉玲珑突然提起那人,又是一阵脸红,支支吾吾的说道“谷谷主大人她回房间换衣服了吧。”说罢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继而尴尬的说道“玉姑娘你有多余的衣衫吗?我就这一件,刚才还弄脏了,所以…”

玉玲珑不可思议的瞪向尘萱,这小麻雀也太抠门了吧,不管怎么说也得给人家姑娘准备一套换洗衣服啊,啧,太抠了!但随即想到什么,一双桃花眼提溜一转,拉起尘萱就走,边走边笑道“你别说,我还真顺了一件适合你的衣服~来来来,去我房里换~”

“那真是谢谢你了玉姑娘,放心,等我这身衣服洗净晾干后,我会把衣服还你的。”尘萱跟在玉玲珑身后,这时两人已走上楼梯。

上了楼后,玉玲珑一直拉着尘萱,好像怕她跑了一般,听尘萱这样说,马上摆手道“我堂堂一妓院老板娘会在乎一身衣服?你就拿去穿,送给你了。”说罢手稍稍用力就把尘萱推进了自己房间,而她自己则是左右看了看廊道,确定没人才把房门关上。

一个时辰过去,火势已经熄灭,那些壮丁也离开了后院。

无换洗完毕,一身幽冷的白色长衫,斜倚在窗边,深邃的眼眸望向墨布一般的夜空,想起方才,咫尺却隔天涯的心情蓦然而生,声似游离又透着些许悲凄,喃喃道“若有天你忆起所有,我该如何自处…”言罢却听门外脚步声响起,不久便传来玉玲珑欢笑的声音“小麻雀,你快出来啊,你看我把咱家萱萱打扮的漂不漂亮~”

无眉头一蹙,这臭狐狸每天真是聒噪的很,随即收拾了心情,淡淡的说道“门没锁,自己进来。”

玉玲珑得令,一把推开房门,无依旧斜倚在窗边,微微侧头向门口看去,当第一眼看的是玉玲珑时,不由不耐的又将头侧了回去。

玉玲珑对无的冷淡早就习以为常,仍旧满脸嬉笑的强拽着尘萱走了进来“萱萱进来呀~”

方才一时的情不自禁,尘萱现在想起都羞窘的厉害,也不知那人现在是何心情,会不会怪罪自己,刚刚缓和的关系会不会一时又跌至冰点,想到这里尘萱便怯怯的往后退着“玉姑娘不要了吧。”

可她一凡人哪有玉玲珑力气大,玉玲珑见拉拽不过尘萱,只得换个位置走到尘萱身后,“走你~”言完一把把她推进了屋内!

尘萱一个踉跄跌进房内,内心紧张之极,随即瞬到那人身上,见无并没有立即看她,而是侧身斜倚在窗边,便想脚下抹油赶紧离开,可不料玉玲珑已经关上房门堵在那里,“小麻雀快看呀,要不然一会儿她跑了,你可别后悔~“

无无奈又侧过面容,向这边看了一眼,但这一眼便再也没法移开目光,只见尘萱贴身穿着一件白色里衫,外面套着一袭青色修身长衫,使她的身形更加凹凸有致,而长衫的领子处是暗灰色的龙形条纹,令原本柔和淡雅的衣服更添了一份英气,乌黑及腰的秀发有几缕绑在脑后,其余都随意披散在身上…

尘萱看着无瞬都不瞬的胶着自己,虽不知那人在想什么,但此刻自己的心里却顿感紧张了起来。

玉玲珑见无已经看呆,马上快步走至身边,一拍无的肩膀,意味深长的小声说道“还是青色的衣服比较适合她,对吧~”

无忽的回神收起目光,撇了一眼满脸得意的玉玲珑,随即微微侧头,双眸始终胶着尘萱,同样小声的说了一句“等她哪日忆起曾经,知道你偷了她衣服,定会宰了你。”

听无这样说,玉玲珑却不以为意,挑了挑细眉“到那日再说,要不是一直没有机会,我早就在知道小丫头是她的时候,给她穿上了,多少年了,我也想她快想疯了。”

“二十年前我有让你看过云锦。”

“你还有脸说?单不说云锦和萱萱两人是何原由,就说云锦当时的年纪,六岁啊!之后我可是再也没见过!”

一听到玉玲珑所说的原由,无不由蹙了蹙眉头,随即走到一直羞窘低着头的尘萱面前,淡淡一笑“饿了吧?“

尘萱抬头对上无少有的温柔目光,心下的紧张感消失殆尽,马上点了点头,无见状转身面无表情的对玉玲珑说道“晚饭你作何安排?”

玉玲珑心情大好,忙嬉笑着拉起尘萱“走,姐姐带你们去吃好的~”随即把二人带到了宜春院前院的一处清净厢房内。

在这里尘萱看着一桌的美味佳肴,不由惊叹道“玉姑娘你早就准备了?”

玉玲珑把尘萱拉进房内,向桌边走去,边走边得意的说“那当然,你也不看看你玉姐姐我是何许人也,在知道你们把厨房给我烧掉后,我就想到了,所以在喊人的时候,顺便让楼里的厨子做了这些~来来来,饿坏了吧~咱边吃边说~”说罢就把尘萱按在了座位上,拿起桌上的筷子塞在她手里。

三人落座,无一直没有说话,本想安静的吃饭,可有玉玲珑在又怎能安静的了?

饭后,无坐在一边,眼前清茶缭绕,耳边一直都是玉玲珑的聒噪之声,无无奈抚了抚有些微痛的额角,端起茶,轻抿了一口。

时过不久,玉玲珑突然睨着那双泛着坏水的桃花眼,扫过尘萱和无,提议道“这天还早?要不然我喊几个姑娘来,给你们弹个小曲儿什么的?”

尘萱惊诧的看向玉玲珑“啊!?”

玉玲珑胶着尘萱,嘴角轻斜,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本等着看小丫头能做出什么搞笑的反应,不料无在一边却缓缓起身,语气清冷的说道“我累了。”说罢微微侧头睨了尘萱一眼,“去睡觉?”

尘萱随即明白过来,急忙也站了起来,“我也累了,我也去睡觉,玉姑娘不好意思,改天~“言罢,也不管玉玲珑如何挽留,二人便离开了厢房。

还好在来之前,玉玲珑领着二人走的是前院楼里另一个廊道,这廊道是玉玲珑特意为自己设的,按她的话说,姑娘我不可方物一只花,怎能随便让那些臭男人看了去,虽然在她说的时候,惹来无的好几个白眼,不过确实也帮了大忙,要不然就无那绝美到没有一丝瑕疵的清冷面容,不定又要惹多少人瞩目。

一路上,无再没有说话,只是在前走着,尘萱时而低头时而瞬两眼那人欣长的背影,心里又纠结起来,要不要道个谦呢,虽然是情不自禁,但毕竟没有得到那人的允许,便做了那样的事,可忽的想到那一吻的触感,尘萱不由又一阵心跳加速,及柔软又带着丝丝冰凉…就在尘萱回味之际,无突然立住回转身形,尘萱一个不备便撞了过去。

鼻息间突然的清冷体香,还有那人身体的柔软,让尘萱急忙一个激灵向后退了一步,红着脸不解的看向无说道“谷主大人怎么突然停下了..?”

无面上没有任何情绪,淡淡的说道“白天时,不是告诉你,可以喊我的名字么?怎的还一口一个谷主大人?”

尘萱微微一愣,随即涩笑着挠了挠头,支支吾吾的说道“这几天一直在唤你谷主大人,突然让我..我有点唤不出口。”

无蹙了蹙眉,语气幽冷的说道“有何唤不出口?现在唤。”

“……”

无的双眸胶着尘萱,见她没有反应,便又说道“唤。”

尘萱扯了扯嘴角,“现在么?”可看无的表情,好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只得眼神飘忽的小声唤道“凡…凡无…”

“没听到。”

“……”

无奈之际,尘萱的脸颊带着些许羞红,只得又唤了一声“凡无..”

“还是没听到。“

好吧,事不过三,你是聋的吗!?站这么近怎么可能没听到!尘萱心里有些恼的盯着无,“凡无!!这次听到了吧!”

无嘴角一笑,没做回答,转身推开房门“今晚你睡在白兰之前的房间,时候不早了,明天要赶路,睡了。”说罢把尘萱一人留在廊道,便关上了房门。

看着那人潇洒离去,尘萱惊愕之下回过味来,气恼的跺了跺脚“又调笑我!”说罢便大步的向白兰之前的房间走去。

无靠在门内,听着尘萱离开的脚步声,笑容渐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孤凉由心而生,人生若如初见,何以拗着那份执念…

东方欲晓,曙光渐现,玉玲珑因着终于要离开这待了二十年的鞣城,兴奋的她一夜没睡,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其实她不过是怕无那坏东西,趁她睡觉,偷偷溜走罢了。

三人简单收拾了一番,吃过早饭,便驾着马车离开了宜春楼,时辰尚早,鞣城的街道上人往二三,尘萱悠悠的驾着马车,待驶出城门时,玉玲珑突然喊停。

尘萱不解的看向从马车上跃下的玉玲珑,“怎么?玉姑娘你忘东西了?”

玉玲珑眯了眯那双桃花眼,随即说道“是啊”说罢就向城门旁其中之一的石狮走去。

尘萱一脸疑惑,瞬了一眼闭眸不言的无,便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转头看向玉玲珑。

只见玉玲珑走到石狮跟前,微微抬头看了看石狮的眼部位置,随后点起脚尖,从那石狮的眼睛洞里拿出一枚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戒指,随即便戴在了自己左手的小拇指处。

无微闭双眸此时缓缓开口“还记得刚来鞣城时,我说有妖物在这里设阵的事吗?那阵便是这臭狐狸设的,而那冰魄戒指便是阵眼。”说罢睁开双眸,看着尘萱一脸认真的样子,又言“这阵名为退邪阵,任何心存邪意之物都不能进的了阵。”

“可那天的妖物不是在鞣城里么?”尘萱突然不解的问道。

此时玉玲珑已走到马车边,跃上马车,坐在了尘萱身边,嬉笑道“那妖物来之后,我才设的此阵,之前并没有。”

尘萱了然,便没再多问,行至不久,眼前出现了三条岔路,“凡无,该如何走?”尘萱回头询问。

“走生僻的小路,一路向东便可。”

玉玲珑猛的回头,“小麻雀你傻了?走小路干嘛?!又颠又难走,而且还绕远!我建议走大路~”

尘萱可没管那些,只是听无那样说了,便把马车驶向了小路的那边。

“小路妖物多,只有让‘御’完全觉醒,青龙魂出现方才不会让她昏厥,这样我便可以教她如何控制。”无懒懒的解释道。

尘萱不解,先玉玲珑一步问道“为什么觉醒那东西需要妖物啊?“

玉玲珑马上举手示意“我知道,我解释给你听~”言罢,便故作严肃的说了起来“因为妖物的体内都有妖魄,而妖魄也分成色好坏,最差的妖魄是白色,其次是紫色,红色,蓝色,最后的是金色,而传说中最最最好的便是冰魄~喏,就是我手上戴着的这个~“

玉玲珑得意的扬起左手,尘萱凑过头去,胶着玉玲珑尾指处的那个透明的戒指,“然后呢?“随即问道。

玉玲珑收回玉手,继而说道“然后,当然就是妖魄越好,越能更早的觉醒你身体里的‘御’喽。”说罢,转身向马车里的无问道“小麻雀,那蓝魄给小丫头吃了没?”

“嗯。”无闭眸轻应。

尘萱疑惑,回头质问道“你什么时候给我蓝魄了?我怎么不知?”

无不耐的挑起一只眼,淡淡的说道“就是那天给你吃的石头。”

尘萱恍然,随即冲玉玲珑笑道“原来那是妖魄啊,我当时还以为是石头呢,死活不肯吃,后来是凡无她硬塞给我,我才吃的,不过吃过之后身体比之从前,确实轻便了很多。“

玉玲珑惊诧,像看异物一般胶着尘萱“我头一次看见把蓝魄当石头,还不肯吃的人!当初我想舔一下,小麻雀都不给呢!”

“我不是不知道么,不知者不罪,玉姑娘你继续说。”尘萱目视前方,边驾着马车边笑道。

玉玲珑轻叹,随即说道“正如刚才所说,妖魄成色越好的便可越快让‘御’觉醒…”

无嘴角闪过一丝笑意,突然淡淡的说道“如若你想更快的控制青龙魂,便杀了臭狐狸,她身上的妖魄可是魄中极品。”

“喂,小麻雀,你又想找打了?!”玉玲珑气哼的白了一眼无,随即心颤的转过头看向尘萱,堆笑道“嘿嘿,萱萱啊,虽然认识不久,但姐姐我可是好妖…”

尘萱瞬了一眼玉玲珑,嗤笑了一声“玉姑娘,你不会真以为凡无和我会为了更快的觉醒那东西,而杀了你吧?我就算一辈子觉醒不了,也不会把主意打在你身上的,你放心吧,凡无也不会的…”

玉玲珑刚要感动的抱住尘萱,这时无又悠悠的来了一句“谁说我不会,毕竟物用所值才行啊。”

“你个死麻雀!在那之前我先把你这麻雀精给杀了,我倒要看看你身上是什么颜色的魄!”玉玲珑一个转身,翻进马车里,抽出软剑就向无刺去。

无轻巧躲过,面无表情的说道“你管我?“言罢,矮身走出马车,坐在了尘萱身边。

尘萱抬眸胶了一眼满脸调笑之意的无,而后便是听到玉玲珑自己一人在马车里折腾,随即无奈叹道,真是一物降一物…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