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十一章:百福村

2015-08-17

没走多久无便让尘萱停了下来,“我去去就来。”说罢就提起灭魂向路边的树林里奔去。

看着那抹白色的背影消失在树林中,尘萱焦急的爬进马车内,轻轻推了推正在酣睡的玉玲珑,玉玲珑睁开朦胧的双眼,呢喃道“怎么了小丫头?”

“凡无突然让我停下马车去树林里了,我们要不要也跟去?”尘萱担心之意溢于言表。

看尘萱的样子,玉玲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迅速爬出马车,向四周嗅了嗅,尘萱也跟了出来,看着玉玲珑的样子,不解的问道“玉姑娘你在干嘛?”

玉玲珑回神,睨了尘萱一眼,嬉笑道“在嗅妖气啊,”说完随即跳下马车,向四周看了看,又道“没事,只是个小妖罢了,小麻雀一个人能搞定。”

话音刚落,便见无一手提着灭魂,一手血淋淋的攥着一个泛着紫光的东西,向马车这边走了过来。

“喏,回来了~”玉玲珑眼神示意尘萱,尘萱转身,看到无马上迎了上去,捧起无那满是血的手,担心的说道“你受伤了?“

无浅笑,“没有,是妖物的血。”随即摊开手掌,尘萱这才看到,无手里攥着的东西,原来是一颗晶莹剔透的紫色妖魄,上面还粘着丝丝血迹。

玉玲珑这时也扭着柳腰走了过来,拿起那紫色妖魄,眼露狡黠“来,萱萱乖~吃了它~”说罢也不顾尘萱一脸嫌弃的表情,纤细的玉臂搭在尘萱的脖颈。

“不要,好脏!怎么的也给我洗洗吧!”尘萱把脸扭到一边,不让那东西靠近自己。

玉玲珑搭在尘萱脖颈的玉手,一反扣在了尘萱的下颚,“洗什么洗,越新鲜的越好~”没给尘萱任何反驳的机会,说罢就硬塞在了她的嘴里,随后眼角笑意甚浓的把手捂在了尘萱的嘴上。

尘萱只觉嘴里一阵血腥味,恶心的她胃里阵阵翻江倒海,想吐又吐不出来,想咽又咽不下去“唔...”一双灵动的双眸只得向无投去求救的目光。

无无奈的瞥了一眼玉玲珑,淡淡的说道“吃了吧,反正都已经进到嘴里了,一会儿再漱口。”

“嘻嘻,你看小麻雀都这么说了,乖乖的,快吞下去,咱们还要赶路呢。”玉玲珑依旧保持姿势,故作严肃的说道。

尘萱翻了个白眼,你们俩这是合伙欺负我吗?无奈之际,只得强忍恶心把那妖魄咽了下去。

确定尘萱吞下去后,玉玲珑方才松开尘萱,尘萱得以解放,第一时间冲到马车里拿出水壶漱起口来。

三人继续赶路,时至傍晚无又捉了几只小妖,玉玲珑这一天也没闲着,每次等无拿回妖魄,都是她欢脱的去‘喂’尘萱,偶尔无也会看不下去,跟玉玲珑拌两句嘴。

十几天的路程,三人愣是走了半个多月还没走到,因为除了要一路捉妖取妖魄,无得闲时还会教尘萱一些简单的御敌招式,而尘萱因着‘御’的原因,一般看无教一遍,她便能学的有模有样,虽比之在鞣城时更亲密了些,但无却始终没有正面回应过尘萱那份炽热的感情。

“玲珑!我自己吃!”相处下来,尘萱跟玉玲珑混熟后,便也直呼了她的姓名。

此时玉玲珑手里拿着一颗红魄,坏笑着一步一步向尘萱靠近,“不行!这可是我亲手打给你的,我必须要亲手‘喂’给你吃~”

尘萱惊恐的看着玉玲珑,连连后退摆手道“那我不吃了!”

“那怎么行~乖啦,这红魄我已经洗过了~香香的哦~”玉玲珑言罢一步跨到尘萱面前,刚要捉住尘萱,这时一边的无却忽的顺过玉玲珑手里的红魄,淡淡的说道“你这样,她心里会有阴影。”

尘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赶紧躲到了无的身后,冲玉玲珑喊到“已经有阴影了!”

玉玲珑见状,悻悻的耸了耸肩“谁让她每次都不好好吃,我也是没办法的嘛~”

尘萱马上不忿的说道“从第一次那个紫魄开始,我就已经有阴影了,怎么可能还会好好吃!”

玉玲珑眉角一笑“心里承受能力有待提高呀~没事,这个姐姐也会帮你的~“

无没理会两人的斗嘴,而是转身把红魄交到尘萱手里,无奈的睨着尘萱,许是每天妖魄的补养,尘萱的脸越发清秀脱俗,“乖乖吃了。”随即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又道“这天阴沉的厉害,有雨将至,我们必须马上赶路,争取在天黑前找个人家避雨。”

听无说完,玉玲珑脸色一窒,“那还不赶紧的!”说罢也不等二人反应,便推着无和尘萱上了马车,破天荒的亲自驾起马车。

小路本就颠簸,玉玲珑又驾的飞快,尘萱的肠子都快纠在一起了,一手拿着还没来得及吃的红魄,一边冲无说道“玲珑这是怎么了?看她的样子好像很害怕下雨。”

无蹙着眉,手自然揽过尘萱,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她不是怕下雨,她是怕打雷。”

尘萱靠在无的身上,闻着那清冷的体香,心下稍安,抬起头睨着无清妩的面容,不解的问道“为何?”

无瞬了一眼尘萱,淡淡的说道“有些妖物修炼到一定年月,便会遭遇天劫,虽然她并没有渡劫,但听到雷声心里多少也会有些抵触。”

尘萱刚要说什么,忽的一记惊雷响起,“妈呀!”随后便是玉玲珑捂着耳朵钻进马车,尘萱见状急忙扶起玉玲珑,“玲珑!”

“你在这里照看她,我去驾车。”

尘萱还没来得及阻止,无已经钻出马车抓起缰绳,此时天空黑压压的一片,电闪雷鸣一道接着一道,狂风忽卷,无没做迟疑,扬起皮鞭狠狠的抽在了马背上。

玉玲珑捂着耳朵,瑟瑟的缩在尘萱的怀里,完全没有了欺负她时那股嚣张妖媚的样子,尘萱还是第一次看见玉玲珑这般,不由揽着她,嘴里安慰道“不怕不怕,普通的打雷而已,不会劈你的。”

豆大的雨滴,似断了线的珠帘,无的白丝长衫被雨水打湿,紧贴在她身上,顾不得那阴冷的山风,听到尘萱安慰的话语,无顿时满脸黑线,臭狐狸就是怕被雷劈才那样的,这呆货怎的还提那个字。

天色黝黑,雷声轰轰,雨势又大,山路本就泥泞,更何况三人走的又是山坳里的小路,一个剧烈的颠簸,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尘萱见状忙向无喊道“凡无,怎么了?”

无此时已全身湿透,几缕发丝粘在她的脸颊,没有马上回尘萱的话,且利索的跳下马车,查看情况,而后钻进车厢,看到玉玲珑还是那个样子,方才语气平静的对尘萱说道“车轮陷进泥里,怕是不能再走了。我看到前面的山坳里隐约有烛光,许是个村落,我们弃车徒步走过去。”

尘萱看着无此时浑身湿透的样子,不由心疼,“可玲珑她…”

无表情凝重,思了一阵,随即欺身贴在玉玲珑耳边耳语了一句。尘萱没听见无说的什么,可玉玲珑却在无说完之后,忽的从她怀里坐了起来,虽然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但最起码比先前好上很多。

玉玲珑的声音有些哭腔,冲无说道“你舍得?”

无面色依旧,淡淡回了一句“我何时诓过你?”说罢就提了灭魂背在肩上,下了马车。

“好吧,虽然你天天都在诓我,但是这样下去,我们都会冻死在这山里,那我就再相信你一次…”玉玲珑一边碎碎念着,一边也颤颤的跳下马车。

看着玉玲珑和无都下了马车,尘萱一脸疑讶,疑惑的是凡无到底跟玲珑说了什么,能让濒临崩溃的玲珑‘起死回生’,而惊讶的却是,玲珑竟然信了…

冰凉的雨水拍打在身上,阵阵冷风吹过,尘萱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不过,庆幸的是现在雷声已经渐消。无在前探路,尘萱扶着玉玲珑跟在其后,烛光渐近,果然是一个小村落,无站在村口的木质牌坊下,微微蹙眉“百福村..”以前从没听说过这小路上还有这样一个村落,难到是刚才赶路太急,走了岔路?这个突然出现的村落让无心里很是疑惑。

回眸瞬了一眼已经跟上来的尘萱和玉玲珑,不管那么多了,现下只能进村,先找个人家避雨才可以,无走到也已经湿透的二人身前“是个村落,随我来。”说罢,三人就向着最近的那户亮灯的人家走去。

尘萱把玉玲珑交到无的手上,随后大力的敲了敲房门“请问能开一下门吗?我们三个在山里迷了路,想借您的地方躲躲雨。”话音刚落,原本有的灯光却忽的暗了下去。

尘萱不解,转身看无“怎么黑了灯?”无蹙眉,淡淡的开口道“去下一家。”

三人又辗转了几处亮着的灯光的人家,可结果却与上家一样,也是在听了敲门声后,便黑了灯光。

雷声已停,唯有山雨还在悉下,这时玉玲珑已经渐渐恢复了精神,一次次被拒之门外,不由让她心生怨气“什么嘛,一点好奇心都没有,怎么没有一个开门看一下的,我们三个绝世美女就这样被他们一次次拒之门外!太过分了!“

“两个。”无清冷的声音悠然响起。

尘萱也马上搭了一句“我和凡无,你不算,你是妖来的。”

“哎!?你们两个没良心的,都这样儿了还排挤我是不是!?”玉玲珑瞥了二人两眼,随即又说道“切,排挤我也不怕,既然你们人类不收姐姐,那姐姐另起称谓--绝世美妖~我们妖界的颜值可比你们人类高…”

尘萱忽的打断玉玲珑,无奈的说道“是啦是啦,绝世美妖,最后一家了,这次给你个机会,你去敲门。”

玉玲珑话止,睨了睨眼前的门阁,不由一笑“这户人家可比前几家‘气派’,我喜欢~”说罢就扭着腰肢走到门前,清了清嗓子,随即酥腻的声音油然响起…

尘萱一个趔趄差点没跌在地上,而无则嫌弃的将头转向一边,玉玲珑傲娇的给了两人一记眼刀,“看吧,虽然没开门,但是不至于灭灯~”

尘萱一脸无奈,走上台阶,说道“就你那酥麻的声音,一听就不像‘凡’类,人家可能连灯都来不及吹,就跑了呢!看我的!”说罢推开玉玲珑,大力的敲着房门“开门啊,山里下雨不方便赶路,可否让我们借住一宿!”

玉玲珑站到一边白了一眼尘萱,小声嘀咕道“你行,你行。你这莽汉似的喊门声,或许人家连跑都没跑就吓死了呢~”尘萱也白了一眼玉玲珑,没做理会,而是把耳朵贴到门上,安静的听着门内的声音。

半晌过后,雨声依旧,但门内却仍没有动静,玉玲珑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萱萱啊手疼不疼啊?我给你揉一揉?“

尘萱愕然,喃喃道“明明屋里有灯光,怎么就没人应答呢?“

玉玲珑也纳闷的紧,但随即看到无一直斜靠门柱,没有任何反应,马上嬉笑着走至无的身边“小麻雀,你去试试?”

无没理会玉玲珑,而是将目光移到尘萱的身上,此时尘萱因着长时间淋雨,脸色已有些苍白,无蹙了蹙眉,悠然转身走至门墙下。

尘萱看不清无的表情,只是想着玲珑也真是够了,她们两人都叫不开的门,凡无又怎么可能喊的开!可就在尘萱这样想着的时候,无轻轻一跃便翻过墙头。

“卡啦…”

无打开大门,淡淡的说道“进来吧。”

尘萱“……”

玉玲珑拍手嬉笑道“不愧是小麻雀,真是能动手的时候尽量不动口呀~“

无没说什么,而是转身打量起这宅院,宅院的四周犹如江南小楼,三面环砌楼阁,只留门阁一面矮了许多,院落中央突兀的只有一口水井…无看到水井时不由眉头一皱,单不说这三长一短的纳阴格局,就这水井的位置,明显宅院格局纳来的阴气,全聚进了这里…

玉玲珑看出无的担心,嬉笑着把手搭在了无的肩膀处“别担心,有我在,再来十个大耗子精,我也能轻轻松松给你摆平~”

无眉头依旧紧蹙,随即白了一眼玉玲珑,没有搭理。

这时尘萱也关了房门走了过来,“凡无,这楼阁建的…”话音未落,就听一个妩媚至极的女人声音突然响起。

“你们是何人?”

三人同时向声音来源看去,只见一位比玉玲珑还妖媚的女人斜靠在二楼的廊柱旁边,虽语气疑惑,但嘴角却挂着邪笑,一身黑色罗衫包裹在她凹凸有致的身形上,秀丽的长发随意用一根银钗盘在脑后。

这人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为何没有察觉,无这样想着,但面上仍旧一副千年不化,淡淡回道“过路人。夜遇山雨,想在贵地借住一宿,明日雨停就走。”

黑衣女子邪魅一笑“雨停就走?”

“是。”

听无回道,女子浅笑着缓缓下楼,“那如果雨一直不停呢?”

“你别咒我们,老娘最不怕的就是诅咒!”玉玲珑不知怎的,在见到黑衣女子之后,脸顿时沉了下去,说话的口气也参杂着丝丝恼怒。

黑衣女子嗤笑了一声,这时她已走到三人面前,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瞬过无和尘萱,最后将目光定在玉玲珑的身上,随即走到玉玲珑面前,玉玲珑强压怒气,瞬都不瞬的瞪着黑衣女子“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黑衣女子一愣,随即笑意更浓,没有理会玉玲珑,而是转身对一边一直面无表情的无说道“现下我这里只有一间房屋可以空出来,而且穷乡恶壤,客房里只有一张可供一人睡的床,你们三个人自行安排。”说罢就欲转身离开。

既来之则安之,无听完随即抓起尘萱的手,玉玲珑当然知道无的意思,马上叫住黑衣女子“喂,这么多屋子,就不能再多收拾出一间吗?”

黑衣女子转身,看了看貌似已经‘自行安排’好的两人,又将目光睨向玉玲珑,浅笑道“姑娘你如果实在不想睡板凳的话,可以跟我一个房间,怎样?“

还没等玉玲珑回答,无就先她一步回了话“这样甚好,请问那间空房在哪里?“黑衣女子抬手指了指二楼那间亮着灯光的房间,无了然,拉起尘萱就向二楼走去,丢下玉玲珑一人在风雨中凌乱…

“喂!小麻雀…”看着二人关上的房门,玉玲珑胃里一阵绞痛!随即瞪了一眼,一直睨着自己的黑衣女子“我倒要看看你耍什么花样!”

黑衣女子依旧邪笑“这位‘过路人’我怎么不懂你在说什么”

玉玲珑冷哼道“哼,有你懂的时候!”说罢就向一边的楼阁走去。

“喂,你去哪里?”

“睡觉!”

“我的房间在这边。”

玉玲珑又是一阵凌乱,随即转身愤愤的瞪了黑衣女子一眼,双手环胸“你就不能早点告诉我?非要等我出糗?”

黑衣女子也学着玉玲珑的样子,耸了耸肩,甚是无辜的说道“你也没问啊。”说罢就向着自己房间走去。

看着黑衣女子的背影,玉玲珑那个气呀,她最看不惯世间一切比她还妖媚的人,而且性格比起小麻雀还过之而无不及,更何况这里如此诡异,这女人绝非善类,玉玲珑这样想着,随即跟着黑衣女子回了房间,在关房门的那一刻,略有担心的看了一眼二楼无和尘萱所在的房间…

尘萱随无回到房内,因着在外面时天黑看不太真切,此时屋内烛光由亮,尘萱才看清楚无此时的模样…嘴唇有些苍白,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着雨水,而白丝材质的衣服现在已湿透,几近透明状态,里面穿的肚兜隐隐可见…

看的尘萱一阵脸红心跳,随即别过头去,喃喃的说道“凡无,我们确定要在这里住下吗?”

无此时正查看着屋里的摆设,抬眸瞬了一眼尘萱,淡淡的说道“怎么?”

尘萱抬手缕了缕额角的发丝,嗫嚅的说道“你不觉得这个村子太安静了吗?虽然在进村前看到很多亮着灯的地方,但是这里一点人气都没有。”

无没有回话,而是继续睨着尘萱,尘萱低着头走到无的身边,拿起桌上干净的绸布,替无擦着脸上的雨水,眼睛始终飘忽,不敢直视无此刻的模样“还有那个黑衣女子,她走过来的时候,我闻到她身上有血腥味。玲珑跟她一起睡,真的安全吗?”

“不用担心,就因为这些,我才让臭狐狸去‘监视’她,如果真发生什么,臭狐狸会第一时间告知我们。”无说罢,缓缓抬手拿过尘萱手里的绸布,又道“怎的只顾着我,你身上也湿透了。”

感觉到无轻擦过来的绸布,尘萱眸里闪过一丝慌张,随即扯了扯嘴角,尴尬的笑道“我没事的,天天都有妖魄润补,身体好的很。”

无睨着尘萱脸颊突兀的红晕,啧,这磨人的小妖精,怎的又是这个模样,短暂的沉默,无长舒了一口气,把绸布交到尘萱手里“那也不能这般生抗,我去看看臭狐狸,你赶紧脱了衣服,去床上躺着。”说罢就从尘萱身边走过。

“凡无…”

无刚走至门边,听见尘萱唤她,随即转身不解的看向尘萱“怎么?”

尘萱搅着手里的绸布,声似蚊嘤“你换身衣服再去…”

无本以为,尘萱是因为害怕一人在陌生的地方才喊住她,现在看来并非如此,无低头睨了睨此时身上湿透的衣衫,不由脸颊也有些微烫,怪不得这人自进屋以来,一直不敢看自己。

“你带来的包袱里,可还有干净的衣物?”无淡淡的问道。

“有的,我拿给你。”说罢尘萱急忙扔掉手里的绸布,打开桌上的包袱又道“方才在外面的时候,我一直把它抱在怀里,外面的几件虽然已被雨水淋湿了,但中间这里还有干净的。”

尘萱拿起包袱里干净的几件衣服,满面笑容的抬眸看向无,只见此时的无身着一件单薄的亵裤和一个肚兜正立在门口,尘萱呼吸一窒,手里的衣物跌落在地上。

无轻笑,走到尘萱身边,捡起跌落在地上的长衫,随即便穿在了身上,揶揄的说道“又不是没看过,等我回来。”说罢随意系了腰绳,离开了房间。

看着无离开的背影,尘萱一阵心跳加快,是啦,这才哪儿到哪儿,今晚要跟这人同宿一间屋,同睡一张床啊!想到这里,尘萱赶紧关了房门,又在包袱里翻找起来,半晌过后,尘萱无力的坐在了凳子上“而且我还要裸睡在她身边吗…”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