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十二章:许我一世情恋

2015-08-17

玉玲珑进门后,一双桃花眼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屋内,并没有异常的地方,甚至相当寒酸,玉玲珑嫌弃的撇了一眼黑衣女子,随即斜靠门边,语气里透着警惕“喂,你是巫医吧?”

此时黑衣女子已然翘着二郎腿,懒懒的斜杵在桌边一双褐色的眼眸,似笑非笑的睨着玉玲珑“我不叫喂,虽然你是客人,但也请你有礼貌一些。”

玉玲珑冷哼道“你告诉过我你的名字?”

黑衣女子笑容一僵,随即缓缓起身,走到玉玲珑面前,脸上依旧是那副邪魅的笑魇“怪我喽?”

玉玲珑冷笑了一声“不然呢?”

听玉玲珑这样说,黑衣女子并没有生气,而是忽的一只手抵在了门上,褐色的双眸笑意更浓,瞬都不瞬的睨着玉玲珑“我叫浅幻,这次记住了吗?玉玲珑。”

玉玲珑环在胸前的双臂,忽的放了下来,站直身子,警戒的看着眼前人邪魅至极的面容“你到底是谁!?”

两人此时的距离是如此之近,近到玉玲珑说话时息间的温热都能感觉到。黑衣女子没有即可回答玉玲珑的问话,而是微闭双眸,很是享受般的深嗅了一下。

看着黑衣女子的样子,玉玲珑蹙起眉,很是嫌弃的一把推开了她“问你话呢,怎的调戏起我来了!?”说罢又双臂环在胸前,不再看黑衣女子。

“不是告诉你了,我叫浅幻,而且也正如你所说,我的确是个巫医。”黑衣女子无奈一笑,又走到玉玲珑面前,纤细的手指扳过玉玲珑的脸颊,又道“而且我也没有调戏你。”

我靠,你当老娘是傻的吗!?调戏没调戏我会看不出来!?玉玲珑那双桃花眼此时都快喷出火来了,但面上却突然冷笑了一声,双臂缓缓环上浅幻的脖颈,“是吗?”随即忽的双臂用力,抬起膝盖。

浅幻嘴角轻扯,急忙用手臂挡了玉玲珑这一记膝踢,随后一个转身跟玉玲珑保持了距离“喂,开个玩笑而已,不必下这么狠的手吧。”

玉玲珑冷笑着摊了摊双手“我动手了吗?更何况我跟你不熟,所以别随便开玩笑。”

浅幻面色一滞,随即大笑道“不熟就不能开玩笑了吗?”

玉玲珑轻挑柳眉,“别跟我嘻嘻哈哈的,快说,你到底是谁,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浅幻撇了撇嘴,没有回答玉玲珑的问话,而是转身向衣柜的方向走去,从里面拿出一身干净的衣物“你先换了衣服,别着凉。”

“哈?!换什么衣服!现在立刻马上告诉我!“看着浅幻那一副嘴脸,玉玲珑的怒气值已经快到爆表的地步了。

“那可不行,我是巫医不是兽医,你如果染了风寒,这穷地方只有等死的份儿了。”浅幻边说边邪笑着走到玉玲珑面前。

没等玉玲珑回嘴,就忽的蹲下身,一把扛起玉玲珑,走到床边,把玉玲珑扔到了床上,随即骑在了玉玲珑身上,就要开始解她的衣衫。

“我靠,这是神马情况!?我是不是该喊救命非礼了?“玉玲珑已经整个人呆住了,惊愕的看着浅幻。

浅幻利索的解开玉玲珑外面的紫色长衫,依旧是那副邪笑“老实点,我会尽量温柔些的。”

“……”

这人不要脸的技能已经到爆表的地步了好吗!?比小麻雀还不要脸啊!玉玲珑抬起左手就向浅幻的脸颊呼去,浅幻轻巧握住玉玲珑的手腕,随即褐色的双眸瞬向玉玲珑的尾指处,当看到那透明的冰魄戒指时,再没有了嬉笑的模样,眸色里透着很多意味不明的情绪。

玉玲珑面色一滞,有破绽~随即抽回左手,抓住浅幻的双肩,便把她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哼哼,这稀罕物你没见过吧~”说罢炫耀一般,在浅幻的面前晃了晃手上的尾戒。

浅幻立在床边,看着玉玲珑一脸得意的炫耀,不由无奈一笑,刚要开口说话,门外一清冷声音突然想起“我进来了。”

没等屋内的人回应,无便推开房门,可眼前的一幕,却让面瘫的她脸上明显一惊,只见玉玲珑此时双手支着自己的身子,半边香肩裸露在外,外衫的系带也被解开了,而黑衣女子的衣服也有些许褶皱…

额,莫非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无低头,不着痕迹的又关上了房门。

两人都没料到无会突然来访,看着她又不做声息的关上房门,两人面面相觊,半晌过后…

“叩叩,我们的包袱都被雨水打湿,请问可否还有干净的衣物。”无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有记得敲门。

“……”玉玲珑

“……”浅幻

又是一阵沉默,无不由蹙了蹙眉,又敲门道“请问有人在吗?“

玉玲珑这次才忽的回过神,狠狠的给了浅幻一记眼刀,随即赶紧把衣服穿好,从床上跳了起来,快步走到门前,打开房门“你个坏女人,装什么装!不怕长针眼啊!”

无这次并没有反驳,而是墨色的眼眸,好奇的扫着玉玲珑。

玉玲珑不耐的一把把无拉进了屋内“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浅幻此时也走到衣柜里,找了另一身衣服放到桌上,“粗衣布履,你不要嫌弃。”

无没有回应,只是双眸不停的在两人身上来回扫,玉玲珑随即抓起桌上的衣服,扔到无的怀里,“好了,拿了衣服赶紧滚蛋,我们俩还有‘正事’要做呢,记得睡觉时把房门‘关好’!”玉玲珑边说边把无推搡了出去。

关门时,又冲无使了个眼色,无了然,捧了衣物,但还是不由揶揄的说道“放心,我还不会开放到跟你一样。”说罢就转身离开了。

“你!”玉玲珑愤愤的关上房门,此刻她心里的怒气恨不得把全天下都给毁了。

浅幻看着玉玲珑的背影,还有那因强抑怒气而微微颤抖的双肩,随即甚是无辜的说道“你的朋友太不礼貌了,进门都不会敲门,这里毕竟是我家啊。”

“这里是你家吗?”玉玲珑转身一记眼刀削到浅幻的身上。

“不然呢?”说罢,浅幻拿起床上的衣物,邪笑道“我继续给你换衣服?”

玉玲珑的怒气再也抑制不住,一步跨到浅幻面前,抓住那人的衣领处,“我不管你是谁,最好别耍什么花样,尤其是伤害我的朋友!”

浅幻面不改色的缓缓抬手,抚了抚玉玲珑还有些湿露的发丝“当你的朋友可真幸福。”说罢浅笑着把衣物搭在了玉玲珑的身上。

一瞬间的熟悉感,玉玲珑松开浅幻,随即怀疑的将鼻子贴在了浅幻的身上,轻嗅起来。

“喂,你是狗吗?”浅幻不自然的向后退了一步。

玉玲珑撇了一眼浅幻,嫌弃的说道“你这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我又熟悉又讨厌的味道。”

浅幻睨了玉玲珑一眼,嗤笑道“我可以理解成,不管熟悉与否都是让你讨厌的味道吗?”

玉玲珑轻挑细眉,“当然,反正那个熟悉的味道也让我很讨厌~“

“那我还真是荣幸呢~”浅幻边说边走到门边,打开房门“我在外面等,换好喊我。”

“不用,让你一人出去,我很‘不放心’呢,都是女人矫情这些作甚。”说罢玉玲珑就开始解衣衫。

浅幻马上关上房门,转身看向玉玲珑“你怎么这就脱起来了,我刚才还大开着房门呢。”

“有什么关系,反正外面也没人。”玉玲珑此时脱的只剩下一件肚兜,似笑非笑的瞬了一眼浅幻。

浅幻微愣,随即走到桌边的烛灯边,在玉玲珑不察觉的时候,把指尖里早就准备好的白色粉末弹在了烛灯上,而后浅笑道“不是只有人才有眼睛,才会看美女的躶体。”

玉玲珑略带湿露的长发,轻轻而落,冷哼道“莫非你这宅院里还有成了精的花花草草不成?”

浅幻嘴角轻笑,此时玉玲珑已换好衣衫,整个人清爽了很多,“谁知道呢,请问我们现在可以休息了吗?“说罢浅幻瞬了瞬玉玲珑身后的床。

玉玲珑转身,大脑迅速运转,第一,这么小的床,万一我睡里面,这死女人又轻薄我的话,跑起来会很麻烦,第二,这里本就透着诡异,刚才虽然简单跟她交手,但是可以看出,她绝非常人,放她睡在外面,半夜偷跑出去,有可能自己会察觉不到,想到这里,玉玲珑随即面无表情的说道“你睡里面。”

浅幻只是微微颔首,算是回应了玉玲珑的要求。

烛光影绰,玉玲珑侧躺在床边,怎的一躺下这般困乏,不由转头看了一眼躺在身边的浅幻,此时浅幻背朝玉玲珑,呼吸平稳,显然已经睡了过去。

睡的好快,玉玲珑惊讶之余,不觉喃喃道“浅幻..我怎么不记得有认识这样一个人。”虽这样说着,但玉玲珑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丝惊觉,忽的坐了起来,不由蹙起眉头又看向身边的那人,可马上又苦笑着摇了摇头,一定是我想多了,怎么可能是那人。

“床很小,你不睡别人还要睡,麻烦您不要做太大的动作。”魅惑的声音,嘤嘤响起。

玉玲珑随即翻了个白眼,叱哼了一声,一把抓过被子全部盖在了自己身上,我真是魔怔了,好端端想那人干嘛“睡睡睡!”

浅幻无奈一笑,不着痕迹的侧过身子,紧紧贴在了玉玲珑的后背上,玉玲珑只觉浑身一颤,“离我远点?“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不由让浅幻更是放肆,忽的双手搂住玉玲珑纤细的腰肢“这样暖和一些~好了,可以睡了。”

玉玲珑挣扎了几下,可是确挣脱不开,就在这时那股困乏之感更甚了些许,头更是昏沉的厉害,就在玉玲珑昏睡过去之前,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人下了药。

无回到房间,看到已然‘睡下’的尘萱,慢慢关上房门,放轻脚步走到床边,心里却嘀咕起来,怎的睡这么早。

尘萱只觉那人清冷的体香越来越近,心跳的更是厉害,在无进门之前尘萱就听到无的脚步声,所以赶紧闭了目假装睡下,因为她实在不知该如何应付‘这样的’夜晚。可怎么有点不对劲,那人仿似越靠越近,近到都能感觉到那温热的气息,丝丝轻扑在脸上。

无贴近的观察着尘萱的面容,看着那微颤的长长眼睫,还有用耳力都能听到的强烈心跳声,不由嘴角轻斜,把手里的干净衣物放在床边,轻轻将手探进了被子里。

尘萱只觉自己的腰际一阵冰凉,咦?什么东西进来了?就在这时无的手又向上移了些许,就在快要摸到那处丰盈之时,尘萱蓦的睁开双眼,一只手迅速松开被角,握住了无那只‘不太安分’的玉手,看着那人近在咫尺又带着笑意的面容,不由呼吸急促起来。

无嘴角透着玩味,缓缓将手抽了出来,淡淡的说道“你不是睡着了么?”

尘萱心知无是故意这般,羞窘之下忽的把脑袋蒙在了被子里,闷闷的说道“是睡着了,但是被你弄醒了啊!”

无笑意更浓,“蒙住头作甚?不怕闷着么?”说罢,一把扯开了尘萱蒙在头上的被子,尘萱只觉上身一凉,急忙侧身双手捂了胸前“不要!”

看着尘萱的炯体,无眉角轻挑,语气里透着丝丝调戏之意“原来你有裸睡的习惯?”

尘萱恼羞的剜了无一眼,“只是衣服都湿了,没有可穿的罢了!”说完就要去抓无手里的被角,可无却忽的躺在了尘萱身边,将两人同时盖在了被褥里,清妩的声音在尘萱耳边,嘤嘤响起“既然你都脱的这么干净了,那如果不做点什么,是不是有煞这‘良辰美景’?“

尘萱只觉浑身一颤,那温热的气息吹在耳边,痒痒的,可无的话让她的心里更痒,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烛灯突然熄灭,无微凉的双手忽的环在了尘萱腰际之上。

尘萱惊愕,急忙转过身,按在了无的玉臂之上。“等等等!凡无!“

“怎么?”黑暗中,尘萱看不清无的表情,但那突然冷掉的语气,还是让她的心里一紧,完了,她不高兴了!

尘萱慢慢松开无,身子不由向后靠了靠,嗫嚅的说道“是不是太快了?毕竟你从没有向我表露过你对我到底是何心意。”

无眉头一蹙,环在尘萱腰际的双手,微微松开,淡淡的说道“你都脱光了,莫非不是想跟我做那些事?”

尘萱本能的双手护在胸前,疾呼道“当然不是!刚才不是都告诉你了么,只是衣服都湿透了,没有换穿的罢了!”

无听完尘萱的话,故作幽怨的说道“那就是不想与我欢好?“

尘萱蓦的羞红脸颊,心下却打起鼓来,凡无怎的忽然如此主动?莫不是又在故意捉弄?想到这里尘萱不由支吾起来“你不会是又在捉弄我吧…”

无微愣,眼角轻笑道“你真是越发聪颖了。”说罢一手支在额下,睨着尘萱继而说道“今晚恐有变故,怕是睡不了了。”

尘萱见无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不由长舒了一口气,心里不再像那般紧张,是啦,她家谷主大人,就是这样爱捉弄她,想到这里,随即尘萱也学了无的样子,严肃的问道“你可是发现了什么?”

看着尘萱清秀婉约的面容,还有那裸露在外仿若凝脂一般的香肩玉肤,无的心里闪过一丝悸动,随即微合起双眸,淡淡的说道“方才我下楼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臭狐狸在我临出门的时候,告知让我多加小心一些,恐是她察觉到了什么。”

尘萱早就发觉这里诡异非常,听无这样说,心下多少更添了一份警惕,但忽的想到什么,好奇的问道“玲珑跟那黑衣女子相处的可好?”

无脑中闪过方才之景,意味不明的嘴角轻笑道“不用担心,两人相处‘甚欢’。”

咦?凡无刚才笑了,因着四周黑暗,尘萱看的并不真切,于是不觉中向无的面容又凑近了些许。

无微眯起一只眼眸,慵懒的说道“怎么?”

尘萱细细观察着无绝美清妩的面容,疑惑的说道“没,我感觉你刚才好像笑的很猥琐。”

无满脸黑线,另一只手缓缓扣在尘萱的后颈处,将她又拉近了些许“我有笑吗?倒是你。”说罢无墨色的眼眸向下瞬了瞬,示意尘萱。

尘萱被无忽然的举动弄的面红耳赤,我怎么了?尘萱下意识的低头瞬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只见那藏在被中的两坨浑圆,此时都快完全暴露出来,深深的沟壑诱人至极。

无没等尘萱反应,扣在那人后颈处的手稍稍用力,便把尘萱拥进怀里,淡淡的说道“嘘,有人来了。”说罢便拥着尘萱侧躺在了床上。

无的体温透过衣物传到尘萱的身上,听着那平稳的心跳声,尘萱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但忽听门外的脚步声,让她不得不一只手捂在嘴边,尽量不要发出声响。

无警惕之余,察觉到怀里之人,微颤的身躯,不由一手揽住尘萱的细腰,一手缓缓绕过尘萱的脖颈,缓缓抚至到那光滑的玉背之上,似是安慰般,来回抚了抚。可这轻轻一抚不要紧,尘萱不由发出一声轻哼“嗯…”

殊不知后背是尘萱的敏感之处,无蹙眉,低头冲尘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尘萱看着无绝美的面容严肃中带着警惕,心里顿时纠结不已,我也想不发出声音啊,可是你这般抚摸我…

无奈之余,尘萱只得忽的双手环在了无的腰际,把头深深埋了无的怀里,咬着牙,忍耐着那一袭又一袭的撩拨之欲。

那黑色身影在门外立定了很久,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不知又过了多久,黑色身影突然消失,无眉头微蹙,放开尘萱忽的床上跳了下来,说道“穿衣服,我去看看!”说罢便提了灭魂冲出房间。

看着无闪出的白色身影,尘萱呼吸微重,来不及多想,凡无一人出去,担心之余尘萱急忙向床边摸索过去,随便拿起几件衣物穿在了身上。

可刚一出门,便看到无持剑而立,眉头紧蹙的盯着院中的水井处,此时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尘萱不由也随着无的目光看去,水汽蒙蒙,但并不影响视线,因为不知何时那水井处,竟长出一颗巨大的红色植物,只见这红色不明植物,足有百米之高,上面不均的分布着一些黑色花苞。

尘萱惊呼“这是什么东西?”

无仍旧盯着那突兀出现的红色巨型植物,淡淡的说道“摄魂血参。”说罢转头瞬了一眼尘萱,随即拉起尘萱,边走边说道“等下再跟你详说,此地不宜久留,快去喊臭狐狸,我们离开这里!”

尘萱见无如此,不由心里紧张起来,看来这东西并非什么善类,而且这才多久时间,它的忽然出现太过诡异,仿佛悄无声息的从天而降,像一把染血的利剑,直直插在了水井之中。

无一脚踹开房门,闯了进来,尘萱也紧跟其后,可当看到玉玲珑一人昏睡在房间时,两人心里顿时一沉,按玉玲珑的修为来说,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还能睡的这般深沉,两人互望一眼,无把手中的灭魂交到尘萱手里,随即奔至床边,一把背起玉玲珑“快走!”

“还是我来背吧!”看着无消瘦的身躯,背起玉玲珑,尘萱心里不由担心起来。

无看出尘萱的担心,微微笑道“不碍事,我内息浑厚,十个臭狐狸也背的起。”说罢就向门外奔去。

三人又重新淋在了雨里,尘萱打开大门,让无先行出去,刚要跟上无的脚步,但还是好奇的用眼角瞬了一眼那摄魂血参,此时那血参上的花苞正在用人眼能见的速度,慢慢盛开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尘萱只觉心里的恐惧感升到了极点,随即急忙追上无,离开了院落。

无听着尘萱追来的脚步声,淡淡的说道“血参是邪魔之物,需要靠血的喂养才会生长,正常的血参几百年也不过等人身高。而这株,肯定在万年之上,甚至更久,而那上面附着的摄魂花,可以看出,这东西在生长的过程中,吃的定是人血,才会如此。”

“人血!?“尘萱惊呼!

“是,摄魂花开花之际会放射出,让人产生幻觉的奇异花香,所以,在它开花之前,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尘萱眉头也蹙在了一起,但脑子突然闪过那黑衣女子,不由说道“那黑衣女子不是一直跟玲珑在一起么,怎的现在不见她的身影。莫非那摄魂血参是她弄出来的?!”

无也疑惑,但当下之际还是赶紧离开为好“有这个可能,等臭狐狸醒了,我们再问个究竟。”

尘萱点头,可忽的两人顿时立在原地,那参杂在雨气间的诡异香味,不由让两人脸色一暗…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