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十三章:摄魂血参

2015-08-17

来不及多说,尘萱只觉忽的头疼欲裂,痛苦的跌坐在地上。

无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暗叫糟糕,没想到这血参花,开的如此之快,一手揽着昏迷中的玉玲珑,一手覆在额角处,勉强睁开墨色双眸满是担心的看着尘萱,只得叮嘱道“记住,幻境里的一切都不要相信..."

头疼的很是厉害,实在没有办法回应无的话,尘萱只得嗯嘤了一声,待再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豁然一亮...

头疼的感觉还没完全消失,尘萱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记着无最后叮嘱的话语,不由向四周看了一圈,这里仿佛是一片虚无,除了她自己,到处都是白惨惨的,莫非这就是那摄魂花制造出来的幻境?

想的到这里,尘萱抬手揉了揉微痛的额角,“嘶…”

就在这时一个很是飘渺的女人声音幽幽响起“御,好久不见。”

尘萱惊愕,顾不得头疼,马上警惕的向四周查看到“谁!?”

“想不到你竟连我也忘了…”女人的声音透着丝丝哀怨。

尘萱眉头一蹙,细细回想着这个声音,的确有些熟悉,但是一时又想不起从哪里听过,只得又问道“你到底是谁?”

女人淡淡的叹息,“唉,吾名青魂,可曾记起?”

尘萱惊疑,青魂?曾经梦里的那青衣女子?!可她为何唤我为御,难道我不是她的转世吗?尘萱想起第一次在梦境中看见青魂时的场景,好奇心大起,完全忘记在进幻境之前无所叮嘱的话。

“在梦里,你见过我。可曾疑惑为何我们如此相像?”那个声音仿佛知道尘萱心里所想,淡静的语气幽幽响起。

尘萱眼神一暗,小声问道“你是我的前世?”说罢,尘萱的双手不觉握紧,她很紧张,想起无对此人的执念,尘萱很希望自己就是青魂,这样便可打消无所有的顾忌,虽不知,她到底在顾忌什么;但又不希望自己是这人,如果如此,按无的性格,定会一直这样若即若离的跟她相处下去。

青魂的声音再次响起“亦是,亦不是。”

不知怎的,听青魂这样说,尘萱心里越发烦躁起来,她接受不了这莫若两可的回答“说清楚!”

“我只不过是你心中的幻境罢了,你又何须‘自问自答’?”

尘萱微愣,只觉左手被人忽然牵住,眼前的景象突然崩裂,雨声悉索,其间夹杂着几声闷雷,尘萱蓦地睁开双眸,却见无不知何时立在了她的身侧。

“都告诉过你,那是幻境不要相信,怎的还这般傻,让那东西左右自己的情绪?”无缓缓开口,虽然话里带着揶揄,但轻牵着尘萱的手,不由晃了晃。

尘萱呆呆看着无眉心处渐渐消失的凤凰印记,脑海里久久回响着幻境中青魂的话语。什么叫亦是…亦不是…

无面上透着疑惑,随即松开尘萱,“怎么?莫非被幻境中的景象吓傻了?”

尘萱看着无满是雨水的绝美面容,愣了一愣,随即缓缓说道“我看到了青魂…“

无的面色一滞,但转瞬即逝,又恢复成平时清冷的模样,“继续走吧,再呆在这里的话,还会中那花毒。”说罢就背起玉玲珑转身向村口走去。

尘萱看着无的背影,急忙跟了上去,“你怎么不问,她对我说了什么?”

无瞬了一眼尘萱,没做停留,淡淡的说道“就算她说了什么,也不过是你自己内心深处的自问自答罢了,有些事还需自己去探明不是吗?”

尘萱撇了撇嘴,喃喃道“你就不好奇的吗?”

无这次连瞬都没瞬尘萱,淡冷的回到“不好奇。”

“那我好奇,凡无,你在幻境里看见了谁?”因着不想让无担心,尘萱此时已恢复了平时的模样,灵动的双眸恢复神采。

无不耐的撇了一眼尘萱“我进幻境之前,便运了内息。不然哪能那么快把你从幻境里揪出来?“

尘萱错愕,也对,这人可是无尽谷的谷主,一路上的斩妖除魔,这小小花毒,怎么可能让她中招,想到这里尘萱不由有些失落,虽不知前方还有什么奇异凶险,只要有凡无在,仿佛什么都能解决。

但这并不是她想要的,她不想一直都这么依靠着无,她不想永远活在她的羽翼之下,尘萱暗暗咬住下唇。

无并没有察觉到尘萱的情绪变化,而是一直在观察着四周,不由疑惑,按来时的路,现下应该早就出了村落,怎的还在村中?看着熟悉的街道,无停住脚步,莫非这一切也是那摄魂血参搞出来的?

想到这里,无表情严肃,把玉玲珑忽的交到尘萱怀里,淡淡的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回那先前的院落去看一下。”

尘萱一愣,随即拉住无,“不行!那里太危险了!为什么要回去?!“

无轻轻拿掉尘萱牵着自己的手,抽出系在腰间的灭魂,“从村尾的院落到村头,不过短短几十户人家,我们走了这么久,我怀疑是那摄魂血参搞的鬼。“言罢,瞬向倚在尘萱肩膀处的玉玲珑,又道“你若真是担心我,便想办法把玉玲珑弄醒,然后跟来,否则不许一人擅自行动。”

尘萱“可是…”

“没有可是,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说罢,无便转身向那院落的方向奔去。

看着无渐渐消失在雨中的白色身影,尘萱不由为难的说道“可是玲珑这家伙连雨都淋不醒她,我又有什么办法弄醒她啊……“

越接近那院落,那诡异香气越是浓烈,甚至有些呛鼻,无不由蹙眉,屏住呼吸,一个闪身跃进院落之中。

此时百米之高的血参根茎上,已经大大小小开满了泛着黑色妖气的摄魂花,无眼神一冷,提起灭魂便向那血参刺去。

可令无没想到的是,削铁如泥的灭魂竟对这东西一点破坏力都没有,看着那渐渐愈合的剑痕,无眉心处凤凰印记突现,必须把这东西斩杀掉,否则这一夜都得困在这里。

无手腕一转,把气息运在灭魂之上,灭魂染上凤凰气息之后,周身泛起金色光晕,没做耽搁,无再次向那五人环抱不住的血参根茎砍去。

可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无的身后,跟无的速度不相上下,充满着杀意。无心惊,急忙回转身形,将灭魂横空一扫,随后立在了原地。

“呵呵,客人你要对我的宝贝‘盆景’做什么?“浅幻嘴角轻笑,立在无三步开外的地方,手里拿着一张恶鬼面具,而眼眸里却没有一丝温度。

无在转身时,已看清来者的容貌,瞬都不瞬盯着浅幻“你到底是何人?”

浅幻冷笑,缓缓把手里的恶鬼面具往脸上遮了遮“我不是人,我是鬼啊,这样总该看出来了吧。”说罢,把面具挂在了腰间,从袖口不急不忙的拿出一个古埙,放在嘴边,眉角单挑,嘴边挂着邪笑“你们真是让我等的好苦啊,现在总算可以抓你们回去,向主上交差了。”

无顿感不妙,刚要阻止,却为时已晚,只听那悠长的埙声响起,原本直立在井中的摄魂血参在听到埙声之后,竟忽的扭动起来,而长着摄魂花的花心处,却突兀的长出许多如人手臂一般大小的根须,密密麻麻的向无伸了过来。

无急忙轻点脚尖,边躲边用灭魂砍着那些不时伸至身边的根须,眼角撇到浅幻,语气冰冷的问道“主上?可是龙家派你来的?“

古埙声忽断,可那根须还是前赴后继的向无扑着,浅幻轻蔑的斜了斜嘴角“哈,龙家?一群蝼蚁,怎能比的过我家主上。”但随即又邪笑道“到时候你自会清楚,乖乖的跟我回去,也免受一些皮肉之苦,毕竟比起杀人,我更喜欢医人。”

无眉头紧蹙,不是龙家?莫非还有其它人盯上了尘萱身上的‘御’?想到这里,无眼色一冷,当年青魂遇难时,我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她受人所害,现如今我定不会让她再继后尘。

无将内息发挥到极致,眉心处金色的印记此时已变的鲜红,看上去诡异非常,而与此同时灭魂和无自身也突兀的泛起阵阵红光,就像一只浴火的凤凰。

那些前赴后继的根须仿佛感受到了凤凰的愤怒,竟都忽的停留在了空中,不敢再接近无半分。

浅幻也显然被无突然的暴戾之气给震住了,愣在原地。

无冷着眼眸,抬起手中的灭魂,指向浅幻“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浅幻回神,无奈的牵了牵嘴角,边说边把古埙收回衣袖之中,不急不忙的戴上那恶鬼面具,“你赢了,不过,并非没那本事,而是…“

浅幻话还没说完,就听玉玲珑人未到声先至“小麻雀!我来护驾了!”

待无回神,浅幻竟已凭空消失在了原地,无大惊,两步并做一步迈到浅幻先前站的地方,连个脚印都没有…

“玲珑,等等我啊!”

“哎呀,你个笨蛋,小麻雀现在有危险,我们必须赶紧赶过去!”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哪能跟你比,我这是货真价实的人腿啊!而且你也不可以把我一人丢下,凡无说了,只有你跟着我,我才可以过来这边!”

“我先过去,不是一样的嘛!”

“怎么会一样,我不能让她再为我担心!“

“嘶,那你就不怕你家谷主大人,没我的帮助会被坏人欺负的吗!?”

“……”

听着两人的拌嘴声越来越进,无收起凤凰内息,眉心处的印记消失,恢复成以往清冷的表情,若有所思的转身看向那摄魂血参,而在浅幻消失之后,摄魂血参此时竟收起花蕾,缓缓缩回到了井中。

玉玲珑和尘萱同时出现在门外,当看到无一人安然无恙的立在院落中时,尘萱长长舒了一口气,放开玉玲珑的衣角,向无奔了过去。

而玉玲珑则提着软剑围着院落转了起来“咦?刚才明明看见这里有个黑黢黢的怪东西扭动着,怎么突然不见了?!”

“凡无~”

无回身,冲尘萱淡然一笑,“已经没事了。”尔后抬眸看了看乌云渐散的星空,又道“此地不宜久留,你去房间拿包袱。”

看着无那眉角处不易察觉的愁意,尘萱虽然疑惑,但还是乖乖的听无的话,向楼上跑去。

尘萱离开后,玉玲珑鸟悄的走到无的身边,小声说道“对付个摄魂血参,不至于让你动用凤鸣诀七重内力吧?”

无轻叹,瞬向玉玲珑,淡淡开口道“臭狐狸,你跟那黑衣女子,可是旧识?“

听无这样说,玉玲珑明显一愣,随即火冒三丈的问道“你刚才看见她了?她在哪儿呢!?丫的,竟敢给老娘下药!”

无不耐的颤了颤眉角,语气清冷的说道“先回答我。”

“啧!凶什么凶!我怎么知道啊!你干嘛突然问我这个?!”玉玲珑生气的白了一眼无,收起软剑。

“因为方才,她在听到你的声音之后,竟凭空消失了,还是在我的眼皮底下。”无怀疑的睨着玉玲珑,同样没好气的回答道。

看着无那要死的模样,玉玲珑不由双手叉腰,揶揄的说道“哟,干嘛呀干嘛呀,你没把人看住,所以想把责任赖在我身上么?啧啧,小麻雀,你也真是够够儿的了,亏我在昏迷之中还诈尸跑来救你,哎呀哎呀,不提我还忘了,嘶,头疼头疼~“玉玲珑说罢,竟还真做起了头疼欲裂的样子。

无面色一沉,忽的抓住玉玲珑抚在额角的手腕处,严肃的说道“别玩了,那人冲着尘萱身上的‘御’而来,而且并不是龙家的人!”

玉玲珑在听到后一句的时候,忽然一愣,惊呼道“什么?你说明白一些!”

无放开玉玲珑,长舒了一口气,而后淡淡的说道“可能是另一方势力吧,千年之前青魂遇害时,我俩都没在她身旁,虽怀疑是龙家假借遇袭之名把青魂骗了回去,但我们终究是不清楚当时到底是何情形。”

“的确…”玉玲珑沉思了一下,随即又道“所以你后来决定嫁给龙家少爷,除了想找到青魂转世的真身,其次便是想查明当初害她之人喽?啧啧,小麻雀你真是一个心机甚重的坏女人~”玉玲珑嬉笑着一只手搭在了无的肩膀处。

无一愣,缓缓侧过脸颊,对上玉玲珑那双桃花眼。

玉玲珑被无看的心慌,撤回搭在无香肩处的手,覆在自己脸颊处,不解的问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无睨着玉玲珑的俏脸,许久才淡淡的一挑眉角“臭狐狸,我捆妖绳可是随身携带着呢。”说罢,指了指系在腰间的金绳。

玉玲珑脸色一滞,嗫嚅的问道“我又不瞎,当然知道啊,然后呢?”

无轻轻一笑,玉玲珑只觉自己脊骨发凉,迅速退到一边,我靠,这是危险到来的前兆啊!死面瘫竟然笑了!

无看着玉玲珑的反应,心里很是满意,淡笑着说道“我在跟你谈正事,你何故这般不严肃?!”

玉玲珑扯了扯嘴角,双手环胸,一双桃花眼里全是鄙夷“你是不是五行里面缺心眼儿?我哪里不严肃了?龙家也好,黑衣坏女人也罢,既然青魂真身都被你寻到了,你还怕他们个鸟蛋乌拉做什么?等去云锦墓里出来之后,我陪你把他们的老窝都端了,我看谁还敢打我家小萱萱的主意。”

无眉角一挑,淡然的说道“莫要把我说的跟你一样暴力,我不会伤及无辜,我只要查出当年到底是谁害了青魂,然,手刃那人便可。”

玉玲珑惊讶的张大嘴巴“哎呀哎呀,说的你好像多善良似的。”

“你们在聊什么呀?什么善良不善良?“这时尘萱已背了包袱从楼梯走了下来,最后这句正好被她听到,不由好奇的加快脚步奔到了二人身边。

玉玲珑在看到尘萱之后,狠狠的瞪了无一眼,随即马上恢复成平时傲媚的模样,“你问她~”说罢大步绕过无和尘萱,走至井边好奇的往里张望了几眼。

尘萱很听话的把脸转向无,等着无的回答,而无则是清淡的瞬了一眼尘萱,“人兽有别,我也不知她在絮叨什么。”说罢转身走到玉玲珑身边,小声说道“我就是善良。”

看着无那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要死表情,玉玲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我怎么就认识了这么一个既面瘫又较真又死不要脸的人!“你!”

无没理会玉玲珑那快气炸的样子,而是瞬了井里一眼,突然转换声量,淡淡的说道“你若想要这摄魂血参,自己下去捉,我和尘萱去马车那边等你。”

听无突然转移话题,此时尘萱也走了过来,玉玲珑没好气的白了无一眼,死麻雀你给我等着!嘁了一声说道“捉就捉,这东西可是宝贝,说不定还能用它把那臭女人钓出来呢!”

“有道理。保重!”无故作赞许的瞬了玉玲珑一眼,随即把手中的灭魂系在背后,拉了一旁的尘萱就向门外走去。

尘萱本想着看看井里到底是何东西的时候,已然被无拽离了井边,虽从下楼时便觉得这二位怪怪的不知在谈论什么,但后面的话尘萱可是听的真真儿的,那摄魂血参可不是一般魔物,玲珑一人真的可以吗?想到这里尘萱边被无拉着向院外走,边冲玉玲珑喊到“玲珑,快跟上,我们要离开这里!捉什么劳什子血参!凡无,走慢点,玲珑还没跟来…”

玉玲珑嬉笑着转了转尾戒,大声说道“小萱萱别担心,等下姐姐给你熬血参汤喝~“说罢就一跃跳进了井里。

尘萱一声惊呼,鬼才想要喝那用人血喂养大的脏东西呢!刚要甩开无的手,不料无却边走边淡淡的说道“放心,你可别小瞧了那万年狐狸,虽那血参也有些年头了,但毕竟是颗植物,臭狐狸还是能应付的过来。”

尘萱刚要说什么,但看无那淡静的面容,不由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只得一步两回头的任由无拉着向村外走去。

可忽的尘萱顿感不对,惊疑的环顾四周,只见来时还好好的房屋院落,此时正在慢慢崩坏,有些地方甚至已是残屋断壁“凡无!这这怎么变了模样!?”

无没有回答,而是忽的揽住尘萱的腰身,另一只手轻轻覆在了尘萱的双眸处“别看,都是幻觉罢了。”

尘萱眼前一黑,只感觉耳边呼呼风声,而那风里除了身边之人清冷的体香,其间还夹杂着阵阵腐烂之气…

“呼~”玉玲珑跳下井之后,拍了拍周身,但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艾玛,这摄魂花太呛人了,要不是冰魄戒指护着…”

“大胆狐妖!本天师好心放你们一命!竟不知好歹追了过来!“就在玉玲珑还在碎碎念的时候,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在井底一侧的黑洞里传了出来。

玉玲珑微愣,没有做声,心想着这小孩儿的声音莫非就是那摄魂血参的本体?

好像是听到了玉玲珑接近的声音,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我我警告你,你可别轻举妄动!小心我毒死你!”

玉玲珑轻笑,手不觉间已经探在了那东西的脖颈处,一声惊呼,玉玲珑一手紧紧扣住那东西的脖颈,一手从腰间摸出火折,嘴角微仰“就你这小样儿,你要毒死谁?”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