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十四章:连环计

2015-08-17

这时玉玲珑才看清楚了这摄魂血参的本体,模样大概三岁孩童一般,粉雕玉琢一般的小脸儿上长着一双…额,血汪汪的大眼…没错,就是血汪汪!因为这家伙没有眼白,整个眼睛都是红色的!其次就是头上除了有茂密的漆黑短发之外,还长了一朵小小的摄魂花!

“嘶,我说,你怎么也是个千年的血参了,怎么生这么一个丑样子?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人参的一种,怎么一点也没个人的样子!?“玉玲珑忍着嫌弃之心,不由说道。

那血参本以为玉玲珑会马上杀了它,但不料这狐妖竟批评起它的外貌来了,随即怒火暴增,抱住玉玲珑拿着火折的手就咬了上去。

“啊!”玉玲珑哪想到这小东西这么大火气,一个不备,火折跌在了地上,玉玲珑忍着疼痛,扣在血参脖颈的手,顺势揪在了那朵小小摄魂花上“你丫的,松口!”

血参虽然被玉玲珑揪住了‘命根’,但并没有打算松口的意思,而是更加大了力度,小小的脑袋由于咬合太用力,都微微颤了起来,就这样,还不忘从齿间挤出一句“就不,我长的好坏还由不得你个狐妖评判!咬死你!”

玉玲珑顿时满脸黑线,这都什么世道,说两句实话还带打击报复的吗!?就在玉玲珑抓瞎之际,忽听一声轰隆巨响,只见原本好好的洞口落下些许碎石,玉玲珑急忙抬头,慌张的向洞外瞧去“靠,发生了什么!?“

此时血参却忽的松开嘴,但双手仍死死的抱着玉玲珑的手臂,不由冷哼道“哼哼~没有我阿娘在,这个地方就要崩塌了~等死吧你!“说罢,还没等玉玲珑反应,又一口咬了上去…

“嘶,你怎么还咬啊!还不赶紧逃出去!想被活埋啊你!”感觉到手臂处又传来的阵痛,玉玲珑恨不得一巴掌呼死这熊孩子,可无奈于这血参是唯一找到那黑衣女子的线索,杀意转瞬即逝只得作罢。

而那小血参在听完玉玲珑所说之后,拿眼轻蔑的瞬了一眼玉玲珑,并没有松开小嘴,而是含糊不清的说道“哼,我本就生在土里,才不怕,倒是你~”

“行了行了!话都说不清,口水都流我胳膊上了!脏死了!”玉玲珑不耐的打断了血参继续说下去,忽的站了起来,抬起被血参咬着的手臂,用力晃了晃,看来是甩不下去了,可落石越来越多,玉玲珑心急,只得先逃出去再收拾这小东西了。

想到这里,玉玲珑眼角一凌,手托血参小小的身子,千钧一发之际从那快被落石填满的洞口跃了出来,没做任何停留脚尖用力,跳出了井口。

玉玲珑环顾四周,看着杂草丛生的院落,还有那逐渐崩塌的小楼,不由暗骂道,臭女人挺厉害的嘛,竟然连我都没识出你这幻术,有朝一日,我定要好好会会你!

此时山边泛起了鱼肚白,朝霞漫天,玉玲珑抬起手臂,晃了晃还咬在上面的血参,冷哼道“你可咬住了,死劲儿的咬!”说罢,脚下生风,向着百福村的村口跑去。

跑了一阵,玉玲珑远远看见一白一青两个身影站在马车前。欣喜之余,完全忘记手臂上还咬着一个,抬起挂着血参的手臂就挥舞道“喂,小麻雀~小萱萱~”

尘萱本就担心玉玲珑安危,此时忽听玉玲珑的声音,也急忙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可当看到玉玲珑的样子时,不由惊愕起来,这什么造型!?玲珑的手臂竟咬挂着一躶体小孩儿,而玲珑这死东西竟还不知疼一般…只见那小小的身体随着玲珑挥舞的手臂,左右摇晃着,诡异中透着搞笑!

无也是无奈的抚住额头,不忍直视。

玉玲珑哪知道二人此时的表情和心情,一心只想去无的面前炫耀一番,可更让她料想不到的是,血参不知为何却突然松了口,玉玲珑只觉手臂一轻,反应过来时,那小血参已经跑出几步之远,玉玲珑顾不得已经被咬的滋滋喷血的手臂,转身就要去追。

可就在这时,一道金光忽的从玉玲珑肩处闪过,玉玲珑眼露惊恐,也不捉那小血参了,仿佛本能一般,一个翻身跳到了一边。待再看之时,那金光已然缠在了小血参细小的脖颈之上。

金光渐消,玉玲珑先是一愣,原来不是捆我啊~想到这里随即媚眼一转,不自然的转身看向站立在车前的无,笑道“小麻雀,行啊,这捆妖绳用的越来越顺了~“

无瞬了玉玲珑一眼,淡淡的说道 “那当然,比起捆你,这小东西当然简单至极。”但忽的想到什么,眼角一眯,“臭狐狸,莫非你刚才觉得我要捆你?”

这揶揄之意玉玲珑怎可能听不出来,但就算事实如此,玉玲珑怎可让这坏女人占了上风,虽说刚才确实做了一个容易让人误会的举动,但还是有补救办法的~

只见玉玲珑细眉一挑,撇了一眼不远处的血参,随即捂住被小血参咬住的伤口,边做痛苦的表情,边说道“哎呀,许是摄魂花的花毒发作了,刚才我肯定是出现了幻觉,还以为有别个妖物要攻击我呢~小萱萱救我~“说罢,就一溜小跑的跑到尘萱身边。

看着玉玲珑从身边跑过,无脑中不由闪过年少时,天天拿捆妖绳捉玉玲珑的场景,无奈一笑便没再理会,而是向着那小血参走了过去。

玉玲珑跑到尘萱面前,委屈的抬起手臂,“小萱萱,来,帮姐姐把毒吸出来~”

尘萱本担心玉玲珑伤势,可忽听她这样说,马上双手捂在嘴边,没好气的说道“你少来,我中过花毒,哪里是你这个样子。”

“就算没中花毒,这不是还有外伤呢么~“玉玲珑说罢就要去扯尘萱捂在嘴边的双手,笑意甚浓。

尘萱急忙躲开,双手捂的更紧,看着无向那小血参走去,心下好奇,不由绕过玉玲珑“你自己吸吧!”说罢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看着尘萱的背影,玉玲珑也跟了上来,还不忘故作委屈的说道“我真是可怜啊,大老远的陪你们来到这里,尽职尽责的保护你们~九死一生~现在受伤了,竟没人管~好凄凉~那小麻雀没心没肺就已经够让我心痛的了,想不到连小萱萱你~呜呜呜~“

尘萱无奈转身,抬手阻止玉玲珑再继续说下去,“停!真是服你了,马车里有金疮药,你自己取来,我给你包扎!”

玉玲珑先是一愣,但马上喜笑颜开的说道“好的~等我~”

可刚要转身回马车的时候,就看到尘萱身后不远处的无,只见她背冲着二位,手中不只何时拿了一根木棍,毫不留情的把还在吵闹中的小血参打晕过去,玉玲珑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这手法怎的这般眼熟…

看着玉玲珑突然僵住的表情,尘萱不解,这见鬼的表情是怎么了呢?心下好奇也转过身子看去,可刚一转身就对上了无那双淡薄无澜的墨色双眸,尘萱脸颊一红,随即低下头,略带怪嗔的说道“凡无,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

无嘴角轻扬,但转瞬即逝,睨了睨尘萱之后,又看向傻掉的玉玲珑,不由揶揄的说道“臭狐狸,刚才那招可还记得?“

玉玲珑一个冷颤回过心神,随即翻了个白眼。推开无,向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小血参走去“记你妹,你现在再用这招对付我,我就打死你!”说罢抱起小血参瘦小的身子,解开缠在小血参脖颈的捆妖绳。

尘萱看着原本吵吵闹闹的血参,现在竟昏迷了过去,又听玉玲珑这般说,不由怀疑的看向无,而无只是收回捆妖绳系在了腰间,淡淡的说道“太吵了,所以忍不住就把它打晕了。”

尘萱“……”

玉玲珑抱着小血参,走过二人身边,嫌弃的瞪了无一眼,气哼道“不要脸!”说罢就头也不回的向马车上走去。

无没理会玉玲珑,而是瞬了一眼呆愣起来的尘萱,不由小声说道“你如果也那般吵闹…“

尘萱以为无也会像对付小血参一样对付自己,马上捂住自己的嘴,急忙向马车方向跑去。

看着尘萱逃命一般的离开,无嘴角淡笑,没再多说。

玉玲珑回到马车,随便找了一件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的穿在了小血参身上,虽然大了些,但不至于赤身裸体。看着小血参稚嫩的小脸,玉玲珑不由心疼起来,小家伙对不起啊,让你遇到这世间上最可怕的女人~等找到你阿娘,我就放了你~姐姐再也不说你丑了~

尘萱跳上马车,掀开车帘看到玉玲珑正抱着昏迷的小血参,手臂上的伤口还没有处理,不由取了药箱,“玲珑放下它吧,会醒过来的…“说罢,从药箱里拿了几个小瓶,又拿了些绷带。

玉玲珑心知尘萱这是要替自己包扎,随即放下怀里的小血参,边挽起衣袖,边没好气的说道“我不是担心小家伙,我只是不小心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遭遇!“

尘萱仔细清理着玉玲珑手臂处的伤口,不解的问道“哦?什么遭遇?”

玉玲珑一手杵在下颚,气哼道“还能有什么遭遇!比起今天小家伙所受的,还要没人性一百倍!“

尘萱嗤笑,不由抬眸瞬了一眼满脸怒气的玉玲珑,“谁啊?这么厉害,连你都能收拾。”

没等玉玲珑回话,马车外一声清冷“是我。”无跳上马车,拿起缰绳,调转车头,向昨日来时的路走去。

听着无的声音,玉玲珑马上没好气的回道“你少得意,要不是看你长的有几分姿色,打死了怪可惜的,我怎么可能受你那气!”

“多谢夸赞,荣幸之至。”无缓缓的驾着马车,斜靠在车门处。

听着二人拌嘴,尘萱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但却忽的想到什么,疑惑的问道“玲珑,你说的年轻时候,是什么时候?”

尘萱之所以这样问,是她知道玉玲珑现是万年狐妖,如果按她所说年轻之时,那肯定也是万年之前的事了吧,可自己明明记得凡无曾说过,她并不是长生不老之人,那又怎会是她欺负的玉玲珑?

可就在玉玲珑刚要回答之际,无却先她一步回到“我现在依然可以把她变回她曾经‘年轻’时的样子,你要不要看?“

尘萱好奇,刚要回答,但瞥到玉玲珑射来的一记眼刀,马上蔫了下去,喃喃的说道“还是不要了,她现在挺好看的~“

玉玲珑气愤的撩起车帘,刚要开口破骂,忽的想到什么媚眼一笑,对无耳语道“别当我跟小丫头一般,看不出来你是在故意转移话题,虽不是很明白你为何如此,但多少也猜出几分了,你若再欺我,我就把你的事都说给小丫头听~”说罢不等无的反应,随即坐回马车,悠悠然的闭起双眸养起神来。

半刻过后,尘萱看着突然沉默起来的二人,悄悄的猫着身子走出马车,坐在了无的身边,试探般的问道“凡无,那日玲珑说你几千岁了,可真是我听错了?”

无依旧驾着马车,瞬了瞬尘萱清秀面容,淡淡的说道“听错与否,很重要吗?”

尘萱没想到无竟反问她,一时语塞起来,毕竟她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

无看着尘萱黯然下去的面容,不由又道“我亦是我,受伤也会流血,生病也会看郎中,所以我跟你无异,同样会生老病死。只是现在因着某些东西,依旧保持着这副面容罢了。”

尘萱微愣,看着无清冷绝美的面容,听她说着自己也会死也会流血生病,她从没想过如神一般的凡无会如此,便不由心下一紧,急忙抱住无的腰身,略带惊慌的说道“我不要,我会保护你,不让你受任何伤害!”

此时三人的马车已经走回到先前走岔的小路上,无看着眼前渐渐熟悉的小路,没有理会尘萱,而是拍了拍她抱在自己腰间的双手,示意她松开,尘萱不明所以,缓缓松开无,疑惑的睨着无。

无勒住马车,随即跳下,向方才马车驶来的小路看去,不由眉头微蹙,只见方才还是小路的地方,现下已是杂草丛生,哪里还有什么路。

“那臭女人的幻术实在了得,这一路还是小心点为好。”玉玲珑也探出头来,瞬了瞬那路,表情凝重的说道。

而尘萱此时也跳下马车,听玉玲珑这样说,尘萱不解的问道“她为什么要盯上我们?我们又不认识她。”

无和玉玲珑都心知肚明,因着尘萱体内的‘御’逐渐觉醒,以前她之所以平安无事,是因为‘御’在她体内一直处于封印状态,偶尔出现也只不过是在她身处险境时,青龙魂护主心切的幻影罢了,可经过这些天两人用妖魄的滋养,尘萱体内‘御’的气息越来越浓,今日是那不知来路的黑衣女子,日后不一定还会引来什么,毕竟这‘御’可是每个修道习武之人都想得到的上古神器,有了它,即便是再普通的人,也会立刻飞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

无收起凝重的表情,随即淡淡的说道“有我在,你怕什么?”说罢又跳上马车,撩起车帘坐了进去。

“我不是怕啦,我就是好奇,而且那女人看玲珑时的眼神怪怪的,啊!”尘萱忽的想到什么,惊疑的睨着玉玲珑“玲珑,莫不是你以前的仇人,知道你出了鞣城,现下来找你寻仇了!“

玉玲珑先是一愣,但随即媚眼轻笑,语气温柔的说道“来,小萱萱~“

尘萱不明所以,跳上马车将脑袋探进马车里,疑惑的问道“玲珑,怎么了?莫不是真被我说对了!?“

玉玲珑脸色一变,忽的伸手抓住尘萱的耳朵,气急败坏的吼道“对你妹!就算是仇人,也不可能是我的!我们三人里最易招恨的当属这死麻雀!怎么可能是我!”

尘萱哪想到玉玲珑忽突然袭击她,耳朵吃疼,嘴上马上求饶道“玲珑我错了,我错了,你放手啦!”

玉玲珑哪肯放手啊,许是那黑衣女子昨天那样对她,已经够让她窝火的了,现下又听尘萱提及的这些,不免让她化窝火委屈为悲愤,把气撒到尘萱身上。

无不耐的撇了一眼闹的正欢的二人,冷冷的说道“不要闹了,赶路要紧。”

“怎么的?心疼啦!?”玉玲珑见无开口说话,随即松开了尘萱,把矛头又指向了无。

尘萱一解释放,感激的向无睨了两眼,赶快爬出马车,拿了缰绳,挥鞭一甩,心里不由松了口气,还好有凡无在,要不然耳朵都要被玲珑揪下来了,想到这里尘萱摸了摸已经泛红的耳廓,撇了撇嘴心有余悸的驾着马车。

无冷冷的瞥了一眼玉玲珑,随即从袖口拿出一瓶丹药,语气依旧冷淡“这是疏脉丸,你拿着。”

玉玲珑气还没消,并没有马上接过无递来的疏脉丸,而是气哼着把头扭到一边,“给我这个干吗!”

无瞬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小血参,淡淡的说道“巫医擅用巫蛊,这摄魂血参是她养的,你方才被这东西咬伤,以免发生变故还是吃一粒的好。”

玉玲珑心中一暖,臭麻雀还算有点人性,但面上却依旧一副恼气的样子,白了一眼无,气哼道“算你还有点良心!“说罢拿过无手中的药瓶,倒了两粒在手上,乖乖的吃了下去。

看着玉玲珑吃了药丸,无这才合起双眸,清冷的说道“昨夜真气耗损,我稍微休息一下。”说罢,便端坐起来,不再开口。

玉玲珑心知,无前段时间身受重伤,虽借了龙形玉佩里‘御‘的气息,勉强疏通了经脉,但始终没有完全治愈,昨夜又突然将自己身上的凤凰真气运用到极致,而且方才能安好无损的走出那施了幻术的迷雾之地,多少又强运了凤凰真气吧,想到这里,玉玲珑担心的问道“小麻雀,你没事吧?要不要我输些真气给你?”

“不用了,尘萱身上‘御‘的气息越来越浓,难免会引来一些不知死活的妖物,你看好她便可,莫要让妖物伤了她。”无淡淡的回道。

看着无有些惨白的面容,玉玲珑还是有些不放心,不由摘下小指上的冰魄戒,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边塞到无的手里边说道“戴上这个,可以让你更快恢复。放心吧,别说那些小妖小怪,就算是龙家的三大长老过来,我都不会让他们动小丫头一根手指头。”说完,又睨了睨无微愣的双眸,便矮身走出了马车,陪尘萱一起坐在了外面。

无瞬了一眼手中泛着淡白色光晕的尾戒,不由轻叹,缓缓攥住冰魄戒,微合双眸,养起神来。

“小丫头~我来陪你啦~”玉玲珑媚笑着斜靠在车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尘萱面上的表情。

“啊?!”尘萱先是惊喜,但想到玉玲珑方才揪自己耳朵的一幕,心中又不免有些惊恐,脸上的表情真是要多复杂有多复杂。

“怎么?我说我来陪你,你不高兴啊?”玉玲珑怎会不知尘萱,但赶路实在无聊,小麻雀又在疗伤,小血参又被打晕了,所以只得找尘萱逗弄一番了。

尘萱一个激灵,随即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一手拿着缰绳,另一只手不由摸向自己方才被玉玲珑揪红的小耳朵,不爽的喃喃道“怎么会!我心里高兴的很!”

玉玲珑媚眼轻挑,随即佯装关心的样子,凑到尘萱身边,很是担心的瞬了一眼尘萱泛红的耳廓“哎呀,怎么红成这个样子~都怪我下手太重了~快过来,姐姐帮你吹一吹~”说罢就要欺身上去。

尘萱急忙抬手把玉玲珑凑过来的俏脸推到一边“停!不用!你老老实实在这里坐着便可!对了,你怎么出来了?”

玉玲珑本想着继续硬凑上前,但听尘萱忽的询问,便嬉笑着说道“小麻雀闭眸养神不愿意搭理我,在车里待着无聊,所以出来找你聊聊啊~”

尘萱先是一愣,但马上想到玉玲珑调皮好斗嘴的本事,不由嘴角微笑,凡无定是不想跟玲珑斗嘴,才会故意这样的吧。想到这里尘萱嘴角不由微笑,睨了一眼斜靠在旁边的玉玲珑,“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聊聊~“

“哟,你可别为难,你若这样,那我就回车里去找小麻雀~让她休息不成~“玉玲珑媚眼一笑,刚要动身回到车里,不料却被尘萱急忙拉住,“不要,凡无难得清静一会儿,你就在这里陪我好了,算我求你还不行?”

“这还差不多~”说罢玉玲珑得意的又靠在了门边,咦?趁小麻雀安心续真气之际,来点好玩的?一念转瞬玉玲珑故装疑惑的说道“对了,萱萱你为何不拜小麻雀为师啊?你看她一路走来教了你这么多东西~你要知道无尽门的行云剑法可是从不外传的~“

“行云剑法?”尘萱疑惑的看了玉玲珑一眼,她怎么不记得凡无有教过她这套剑法。

“是啊,就是一路上小麻雀每天都带你练的那套剑法~”玉玲珑深意的睨着尘萱的反应。

尘萱细细回想了那套剑法,随即恍然,但马上蹙起眉来,拜师吗?虽然凡无有时也会自称为我的师父,但如果真正拜师之后,我便只能是她的徒弟了吧,这世上哪能师徒相恋,那岂不是乱伦!?本来我身为女子喜欢同为女子的她,就已经有够违背伦常了,如若再加上…

就在尘萱不知如何是好时,无的声音幽然响起“我凤凡无此生只有师父,不会有徒弟。臭狐狸你莫要再跟尘萱说这些。”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