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十五章:偷梁换柱

2015-08-25

玉玲珑一听无的声音,马上撩起车帘,娇嗔的骂道“哎呀,小麻雀好讨厌,怎么能偷听人家说话呢~”但无意间却看到凡无并没有用那冰魄戒来恢复,而是被她轻握在手中,玉玲珑眉头不由一蹙,但想到不能让尘萱察觉出来,徒惹小丫头担心,只得愤愤瞪了凡无一眼。

凡无缓缓睁开一只眼眸,并不知道玉玲珑已然知道她没有用冰魄戒,只是想到刚识尘萱之际,小色女也说过同样的话,不由蹙了蹙眉道“你们怎都这般不讲理?你不说我就不会听到,怎的还怪我?”

玉玲珑哪有怪凡无的心情,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让这犟驴一般的人用那冰魄戒疗伤才是要紧,玉玲珑媚眼一转,随即佯装生气的样子边骂边矮身爬进了车里“你真是一天不跟我拌嘴,就浑身难受是不是?”话音落时,已经挪到无的面前,趁无不备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冰魄戒,就在凡无诧异之际便要强行戴在她的手上。

识她千年,怎不知这臭狐狸想干嘛,凡无赶紧攥住双手,冷冷的瞪向玉玲珑,玉玲珑见掰不开凡无紧握的双手,也同样满眼喷火的回瞪着无。

两人就这样你瞪我,我瞪你的僵持起来。但看玉玲珑不罢休的样子,无奈之余凡无败下阵来,只得用意念对玉玲珑说道:臭狐狸,不可,尘萱现已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凡人,我若用你这冰魄治疗,她定会察觉到。

玉玲珑气急败坏的瞪了无一眼,同样用意念回到:那你就不怕,她一会儿见了你这憔悴模样,自己起疑心么?

无眉头微蹙,仍不肯松开手,玉玲珑见状,眼角一凌,随即转身撩开车帘,冷冷的说道“萱萱停车。”

尘萱本还在为凡无那句话胡思乱想着,根本没有察觉到二人的动作,忽听玉玲珑喊停,疑惑之余还是马上停住马车,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玉玲珑没有回话,拉起无就跳下马车,向路边的树林里走去,边走边说道“你留在这里看住小家伙,我们一会儿就回!”

“哎?!等…”尘萱话还没说出口,玉玲珑早就带着无隐进了林中。看着二人消失的背影,尘萱疑惑的挠了挠额角,但忽的面露担心,莫不是二人拌嘴拌不过,准备大打出手!?想到这里,尘萱更是心急,拳脚无眼,更何况是这二位,若二人真要打个输赢出来,必会有人受伤啊!可如果现在跟去,这血参谁来看着!

玉玲珑把无带到一处空地,随即把冰魄戒戴在了自己左手小指上,张开结界。无看着玉玲珑的一串动作,知道她要干嘛,蹙起眉头,淡淡的说道“我要回去,你方才丢下那么一句,尘萱一定会担心我俩,而且她一人在那里,我不放心。”说罢就要运功打开结界。

玉玲珑一把拉住无的手腕,随即闭起双眸,边将自己的真气输到无的身上,边说道“你也知道小丫头会担心,所以不要耽误时间。你若想我走火入魔,大可继续强行破这结界。”

无担心的朝马车方向瞬了一眼,忽的感觉到自手腕处传来的丝丝真气,看着玉玲珑认真的模样,不由叹道,也罢,这结界只有臭狐狸一人能解开,更何况,我若再强运真气,臭狐狸也会被牵连,想到这里,现下也只能听她的,无合起双眸深吸一口气,调整了内息,任由玉玲珑的真气输进自己体内。

两人周身萦绕着淡淡白光,半盏茶的时间过去,玉玲珑缓缓松开无的手腕,两人同时睁开双眸,看着凡无脸色比之先前好了许多,玉玲珑又恢复了平时爱调笑的模样,斜瞪了凡无一眼,冷笑道“可不是姐姐我抠门,因着你体质特殊,真若把你所缺的真气都给你,我怕你无福消受~”

凡无无奈的瞬了一眼玉玲珑,淡淡的说道“赶紧回去吧。”

玉玲珑轻笑,抬手一挥收了结界。尘萱正在焦急之际,就看到忽然出现在林中的二人,欣喜之余,就欲飞奔过来。“凡无,玲珑!”

玉玲珑眼角一笑,快步走出树林,拦住尘萱“哎哎哎,林中蚊虫甚多,你就不要过去了。”说罢不由回身看了一眼凡无,继而坏笑着又说道“怎么?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就想的紧了?”玉玲珑话音刚落,无也从林中走了出来。

尘萱脸颊一红,知道玲珑又是在调笑她了,并没有理会,而是担心的在两人身上来回瞬了瞬,看着二人都完好无伤,不由放下心来,但马上略带生气的说道“想你个大头鬼!你们俩刚才去哪儿了?!害我以为你们两句不合,跑去打架了!”

凡无察看四周并无异样,便走到尘萱面前,淡淡的回到“怎么?你以为我堂堂无尽谷的谷主会跟一只臭狐狸一般见识么?“说罢,瞬都不瞬的睨着尘萱。

“哎?我说你个小麻雀……“还没等玉玲珑骂出口,就见尘萱出于本能一般,用力的点了点头!很是肯定的说道“会!”

“……”凡无

“哈哈哈哈!该!让你作!在小丫头的心里,你绝对是个小心眼的人~啦啦啦啦~”玉玲珑得意的挽起尘萱,冲凡无做了个鬼脸。

只见凡无那原本淡薄无澜的绝美面容瞬间沉了下去,墨色的双眸瞬向尘萱,简单的问道“真的?”

感受着四周瞬间冷下去的空气,尘萱急忙摆手解释道“不不不,谷主大人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玲珑的确真的很气人,要不是我打不过她,有时我都想扁她!” 

听完尘萱的解释,无嘴角轻扬,淡淡的说道“很好。”说罢就抬手,似是安慰般,轻拍了两下已经石化在原地的玉玲珑,便头也不回的向马车走去。尘萱当然知道自己说实话的后果是什么,随即抽回被玉玲珑挽住的手臂,轻轻用手在玉玲珑眼前晃了晃,小心的说道“玲珑,你没事吧?”

玉玲珑回过神,媚眼一弯,皮笑肉不笑的回道“你说呢!?”说罢就开始挽衣袖,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你今天死定了!”

说时迟那时快,尘萱一个激灵,转身就跑“凡无,救我!”

玉玲珑边追边吼道“她若敢救你,连她一起揍!”

尘萱深知能牵制住玲珑的只有凡无,也不管玲珑所说,只冲凡无挤眉弄眼,而凡无却假装没看到一般,悠闲的斜坐在马车上,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不过忽的听到尘萱的惨叫还是淡淡的说道“你们要闹到何时?再不赶路,介时又要风餐露宿了。”

尘萱心下一喜,随即扯住玉玲珑伸来的魔爪,嬉笑着说“对对对,不能再耽搁了,玲珑乖,你看你现在也负着‘伤’呢,等你‘伤’好一些了再教训我也不迟~就这样了~”说罢一溜烟就跳上马车,正正经经的坐在了无的旁边。

而玉玲珑看着这两人狼狈为奸的样子,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马车上的二人,然则指了半天,愣是气的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看玉玲珑没有打算要上车的意思,凡无心中不耐,轻叹了一声跳下马车,走到玉玲珑面前。

玉玲珑气恼的瞪了一眼凡无,手始终指着乖坐在马车上的尘萱,“你休想来替她说好话!”

凡无也看了看不远处的尘萱,淡淡的说道“我并没打算替她说话,只是比起教训她,现在紧要的是抓住那个黑衣女子吧?我只想告诉你,血参精就要醒了,你若放心我‘照顾’它……”

玉玲珑一听凡无提到黑衣女子和那血参,马上双手环胸,嫌弃的瞥了一眼凡无,说道“有道理!”说罢,又忽的想到什么,眼睛笑意甚浓的又道“啧啧,小麻雀还说不是为她解困~唉~“而后也没理凡无的反应,扭着腰肢便走到马车旁边,又瞬都不瞬的睨着尘萱,而尘萱也听到凡无刚才所说,急忙顺着凡无的话道“玲珑,我刚才好像听见马车里面有动静,许是那小家伙醒了,你进去看看?“

玉玲珑看着尘萱的反应,媚眼一笑,说道“小萱萱啊,咱俩的帐,慢慢算~”说罢意味深长的冲尘萱抛了个媚眼,然后利索的跳上马车。

尘萱只觉浑身一个冷颤,看着玲珑钻进马车后,方才舒了一口气,小声对已经坐在一边的凡无说道“玲珑应该不是个会记仇的人吧?”

看着尘萱那模样,凡无不由嘴角轻扬,淡淡的说道“谁知道呢,赶路吧。“

尘萱眉头微蹙,答应了一声,随即缓缓驾起马车,这下惨了,按玲珑的脾气,她肯定会记仇的,以后我需小心点说话才好,虽这样想着,但马上不由疑惑的看了一眼旁边一直睨着自己的凡无“凡无,你一直看我干嘛?”

凡无面上没有任何表情,而是凑的更近了些,淡淡的说道“你的脸,为何这般有趣,想什么都能表现在面上。”

闻着那人清冷的体香,还有那人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尘萱脸颊蓦的红了起来,急忙看向前方,一手拿着马车的缰绳,另一只手抚向自己的脸颊,不自然的笑道“真的么?那你看出了什么?”

凡无坐直了身子,也同样看向前路,悠悠的说道“你现在在害羞。”

“……”尘萱

“啧,你们两个,照顾一下绝世美妖,且至今单人一个,我的感受好不好!?再打情骂俏我就弄死你们两个!”玉玲珑的声音突然从马车里飘了出来,语气里尽是嫌弃。

听完玉玲珑的话,尘萱只觉脸上火辣辣的,打情骂俏么?眼角不由向一边的凡无偷偷瞄了瞄。

而凡无则眉角轻扬,撩起车帘的一角,冷冷的说道“谁打情骂俏了?”

只见玉玲珑此时双手托着下颚,看见凡无忽然出现的清冷面容,愤愤的把脸扭到一边,没理会凡无。

“就算再生气,也莫要说这容易让人误会的话”说罢,凡无轻轻放下车帘,闭起双眸斜靠在车门上,养起神来。

凡无话音刚落,尘萱仿似被人狠狠敲了心口一般,不由涩然一笑,但马上正了正神色,继续驾着马车。

小路颠簸,马车不急不慢的走着,三人都不再说话,约莫走了一个时辰,小路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岔路口,尘萱从未出过远门,若不是遇见凡无,她想她一辈子都不会走出那个小镇。

眼看岔路越来越近,而一边的凡无还在轻睡,尘萱不由轻唤道“凡无,凡无?”

无缓缓睁开双眸,“何事?”

尘萱勒住马车,指了指前方“有岔路,该怎么走?”

凡无向前路瞬了两眼,淡淡的说道“走大路,不久便会到承运。”

尘萱点了点头,马车继续行驶。这时凡无忽的想起玉玲珑,不由转身撩起车帘向马车里看了看,而眼前的一幕,却不得让凡无满脸黑线,只见玉玲珑把那血参死死的抱在怀里,睡的正香。

怎的带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出来,凡无无奈叹道,而后矮身走了进去,微微俯身,一手拿在袖边,一手轻轻拍了拍玉玲珑酣睡的俏脸,轻声唤道“臭狐狸。”

玉玲珑只觉脸上一片冰凉,听着凡无那清冷的声音,不满的蹙起眉头,嗯嘤了一声,缓缓睁开那双桃花眼,“干嘛?”

凡无没理会玉玲珑,而是瞬了瞬玉玲珑怀里的小血参,小声说道“从树林出来后,我就隐隐察觉有人跟着我们。“

玉玲珑蓦的从座椅上坐了起来,把怀里的小血参又揽了揽,谨慎的说道“是那黑衣女子么?“

凡无看着玉玲珑一连串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而后淡然的坐在了一边,“你再抱紧一些,我怕这血参在引来那人之前,就会被你憋死。“

玉玲珑一愣,但马上不耐烦的把小血参丢到了一边,“哎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更何况这小家伙可是妖物,怎能说憋死就憋死,说正事好不好!我怎么没察觉到!?”

其实凡无也没有察觉到,只是若不这样说,怎么实行她下一步的计划呢?更何况就算那黑衣女子真的跟着,按那黑衣女子的修为,若不是昨夜因着那院落的结构太过诡异,连接着才怀疑那人,她根本想不到黑衣女子竟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制造出连她都没察觉出来的幻境。

想到这里,凡无眉角轻挑,淡淡的说道“你睡的跟死过去一样,怎么会察觉到呢,而且方才我想过了,我们在明,她在暗,与其这样战战兢兢的等她来抢这血参,不如我们主动出击。”

“怎么个主动出击?”玉玲珑凑近凡无,严肃的问道。

凡无瞬了一眼满脸正经的玉玲珑,又看向小血参,继而说道“这小家伙是那人养的,若它醒了,定会想办法逃离我们,再加上那人若有心来抢,我们防不胜防。”

玉玲珑蹙起眉头,一手托住下颚,沉思了一下,“嗯,你说的有道理。”

“所以,我们为何不趁这血参醒来之前,就利用它的身份去把那人骗出来?这样……”

玉玲珑突感不妙,马上打断了凡无的话“等等等,什么叫利用它的身份?怎么个利用法?你不会是想让我变成这丑样子,然后去诱敌吧!?“说罢一双桃花眼里满是不乐意的看向凡无。

早就料到玉玲珑会这个反应,凡无早就心有准备,这臭狐狸的软肋她再清楚不过,凡无微微一笑说道“我们三人里,就你最合适,你看尘萱那呆呆傻傻的样子,若让她去了,肯定有去无回,而我就算真气受损,与生俱来的凤鸣诀所持的凤凰气息,在近身之前就会被她察觉出来,所以…”

玉玲珑怀疑的睨着凡无清冷绝美的面容,不由唏嘘道“啧啧,所以就只有我喽?小麻雀,你怎么每次算计起我来,这么的用心呢?“

凡无面色一扬,假装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淡淡的说道“你可以不去,虽然我很在意她的身份,而眼下对于我来说尘萱的身世,才是最紧要的,所以既然她不来犯我,我完全没必要主动出击,反正昨夜被下药丢人的又不是我,看来我是高估了你对于尊严脸面的在乎…”

“停!别说了!我心口疼!”玉玲珑低头,急忙抬手阻止凡无继续说下去,“想不到我完美的妖生,被那贱人狠狠的划了一笔污点!老娘一定要亲手宰了她!”说罢玉玲珑抬起头,一双桃花眼里满是愤恨。

看着玉玲珑的样子,凡无眼角的笑意转瞬即逝,但马上又淡淡的说道“放心吧,我会和尘萱在暗处保护你的。”

玉玲珑双手捏的吱吱响,瞬了一眼凡无,随即莞尔一笑道“不用,你和小丫头去承运等着就行,老娘昨夜不过是大意了而已,这次断然不会再上她的当。“说罢,衣袖一挥,变成了小血参的模样,继而又道“等下到了城外的茶馆,你看住小丫头,不要让她乱说,万一被那黑衣女子听见,会坏事的。”

这时一直在外面竖着耳朵听二人对话的尘萱,突然不满的开口吼道“我不会乱说的!”

变成小血参模样的玉玲珑,无语的一拍额头,凡无也是眉头一蹙,撩起车帘,冲尘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尘萱当下明了,马上轻拍了一下自己的粉嫩的小嘴,随后抱歉的冲凡无笑了笑。

凡无无奈的摇了摇头,正欲重新坐回马车里,尘萱却突然嬉笑着说道“凡无,你看,那里有个茶馆~”说罢还向无挤眉弄眼起来,那意思好像是,谷主大人快来配合我~

凡无停住动作,看着尘萱那清秀顽皮的模样,眉头一蹙,你是想让我笑场么?无奈之下,凡无只能强忍笑意,淡淡的说道“那就喝碗茶再赶路吧,我也有些口渴了。”

“好嘞~”尘萱嬉笑着应到,而后把马车停在了茶馆旁边,欢脱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正欲去要茶,却忽的想到什么,转身又道“要不要喊玲珑也下来一起喝?”

看着尘萱那般做作的配合,凡无甚觉好笑,昔日冰冷的面容,此时不觉间已挂上淡淡的笑意“臭狐狸还在睡着,更何况需要她看管着那血参,等下我们带一碗给她便可。”

尘萱殊不知是自己让这冰霜美人,露出了暖人的笑意,只是看着凡无那不再冰冷的绝美面容,心下更是开心,笑的更是灿烂。

两人双双落座在茶馆外的桌边,而因着城镇外面,行人难免有些多,又因着两人那脱俗的面容,不由惹来阵阵侧目唏嘘,这是仙子下凡了么?青衣女子清秀顽皮,白衣女子绝美淡雅,好一幅美妙场景。

坐下后,尘萱并没有急忙要茶,而是双手杵在桌上,笑眯眯的睨着凡无,心里也像那些行人一般,不由赞叹道“凡无,你说你怎生的这么好看呢~”

凡无收起方才的笑意,白了尘萱一眼,没有理会,而是招唤了小二,要了两杯清茶。就在小二放下茶刚要离开之际,尘萱却一把抓住小二,“哎,小二。”

小二第一次被这么美的女子拉住,不由红起一张脸,痴笑着看向尘萱,询问道“客客官,有什么吩咐?“

“麻烦你再上一碗茶,我等下要拿去给我朋友喝。”尘萱笑了笑,说罢便松开了小二,而小二早就看痴了,嘴上虽答应了,却一直立在原地,迷愣愣的看着尘萱。

“咣!”正欲喝茶的尘萱被吓了一跳,只见凡无不知何时已经满脸冰霜,茶碗重重的放在桌上,冰冷的说道“愣着作甚?”

小二回神,急忙慌张的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去!”说罢就惊慌的跑开了。

尘萱疑惑的挠了挠头,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气了,不由小心的捧起面前的茶碗,一点一点的喝了起来。

“你。”凡无突然开口。

尘萱马上正襟危坐,虽不知她为何生气,但现在若再惹她肯定不是智者所行,“以后莫要对谁都那副单纯模样,尤其是对那些男人。”说罢,凡无便不着痕迹的看向别处。

“嗯?”尘萱惊愕,刚要说什么,眼角却不由瞥到停靠的马车上,只见已经变成小血参模样的玉玲珑,此时正探着小脑袋四处张望,模样甚是搞笑,而此时玉玲珑也看到了望向这边的尘萱,马上焦急的摆手,示意她看别处。

尘萱哪明白那些,嗯?是叫我过去么?莫非遇到什么难事了?尘萱正欲起身,凡无却突然站起俯身,抬手扳住尘萱的下颚,淡淡的说道“看着我。”

来不及生气,也就趁这个时间,玉玲珑赶紧跳下马车,小小的身子一溜烟跑进了路边的树丛里。

“看着了,怎么了凡无?”小脸都被凡无扳的微微鼓了起来,模样甚是可爱,尘萱虽不解,但还是乖巧的看向凡无。

凡无眼角不着痕迹的瞬了瞬马车方向,随后睨向眼前的尘萱,只见此时尘萱灵动的双眸透着丝丝疑惑,正扑闪扑闪的看着自己,凡无不由一愣,马上松开了手,淡淡的说道“没什么,我们该启程了。”说罢便从袖口拿了几个铜钱扔在了桌上,头也不回的向着马车走去。

“哎?凡无,等我啊!”尘萱回神,急忙端了后来上的那碗茶,快步追上凡无。

而追上凡无后,却急忙贴在凡无的耳边小声说道“我刚才看见玉玲珑好像有什么急事,在唤我过去…”

两人此时都已到马车边,凡无不奈的合了合双眸,小声说道“先上马车,而后再说这些可好?”

尘萱随即严肃的重重点了点头,随后一手端着茶碗,一手撩起车帘,“咦?玲…唔!”

凡无再也忍不住了,一手捂住尘萱的嘴,一手揽在她的腰身处,轻巧的把她抱上了马车,随后自己也跳上马车,瞬了一眼满脸惊愕的尘萱,冷冷的说道“从此刻开始,你若敢再说一个字,我便用我的办法让你闭嘴。”

看着尘萱在听完她说的之后,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凡无才驾起马车向城里驶去。

一路上尘萱真的没敢再多说一个字,进城后两人随便找了个简陋的客栈,要了两间客房,进屋后,凡无把血参轻轻放在了床上。

听着尘萱关门的声音,凡无缓尔转身,当看到尘萱此时仍一手端着茶碗一手捂在嘴上,扑闪着那灵动双眸正等着凡无的吩咐,凡无心中的无力感徒增,无奈的说道“你现在可以说话了。”

尘萱如释重负一般,长舒了一口气,急忙把茶碗放在了桌上,而后走到凡无面前,刚要开口,却又马上面露难色,嘤弱的说道“我想说什么来着…“

凡无心中长叹,“那就等你想起来了再说。”说罢转身解开系在自己腰胯上的捆妖绳。

尘萱使劲儿想了半天,扔没有头绪,等回过神的时候,凡无已经用捆妖绳把那小血参绑了个结实,尘萱好奇“它不是晕了么,还绑它作甚?“

凡无没有回话,而是轻轻咬破了自己手指,又弯身把血挤在了捆妖绳上,嘴中念念有词,红光昼现,尘萱本能的闭上双眸,待再睁开眼时,哪里还有什么小孩模样的血参,此时床上只不过是一个跟普通人参无异的东西躺在那里,唯一不同,是此参通体呈暗红色罢了,而那小指粗细的捆妖绳也变成了金色的织布线。

凡无轻轻拿起那血参,放进自己袖口后,缓缓侧目看向已经呆愣住的尘萱,淡淡的说道“这样携带起来,方便一些。”说罢正欲转身去唤小二,不料却被尘萱突然拉住。

尘萱心疼的捧着凡无刚才咬破的手指,凡无疑惑,刚要询问,却不料尘萱一口含住方才被凡无咬破的手指上…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