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十六章:连环计之‘美人计’

2015-10-05

但尘萱的这个举动,却不由让凡无倒吸了一口凉气,马上抽回自己的手,语气里有些微怒“你在做什么?!”

看着凡无阴沉的面容,尘萱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听说口水可以快速止血和治愈伤口,所以对不起,我下次不…”

“好了。”凡无抬起手制止尘萱继续说下去,脸上还有丝丝愠怒,但更多的还是无奈,睨了两眼尘萱,随即走到桌边拿起茶壶,边倒茶边说道“我并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只是我的血,非比寻常之人,凡人若饮之就犹若砒霜,会致死。”说罢,凡无已经端着茶杯走回到尘萱面前。

尘萱哪会知晓这些,现在听无这样说,还没等无将茶杯递到眼前,就已经马上抢了过来,边漱口边说道“凡无,我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这些!你这不是害我么!”

凡无看着尘萱边漱口,边时不时向自己投来责怪的目光,淡淡的回到“谁会想到你突然做那样的事。”说罢就走出了客房。

看着关上的房门,尘萱急忙把茶杯放到了桌上,边擦嘴边的水渍边追了出去,“凡无,你要去哪里!“

凡无头疼的揉了揉额角,不耐的转过身,淡淡的说道“你回房间等着,不要总跟着我,可好?”

尘萱一听凡无的话,马上嘟起嘴,不快的说道“不好!”

凡无墨色的双眸里闪过一丝愤怒,虽转瞬即逝,但脸上却布满冰霜,冷冷的说道“那好,我去房间等着,你去前面的柜台要些热水,我要沐浴。”说罢又绕过尘萱走回到房间。

听完凡无的话,尘萱明显一愣,但马上尴尬的挠了挠头,小声嘀咕道“原来你只是去要热水啊,我还以为你要把我撇下自己去找玲珑呢…”

“咣!”

尘萱微微转身,看着重重关上的房门,不由吐了吐小舌头,急忙脚下生风向着柜台的方向奔去。

回到房间的凡无,背靠房门,抬头轻叹,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走至床边,正欲宽衣,门外却响起尘萱欢脱的声音,其间还夹杂着急促的敲门声“凡无我已经要了热水~小二说等下会送过来~”

凡无手下一顿,随后边解衣边淡淡的问道“我知道了,你自己不洗么?”

可尘萱的话却让凡无一个头两个大,只听原本欢脱的尘萱,不知怎的,突然在门外扭捏起来,语气羞涩的回到“我也想洗,只是小二刚才告知我,今日小店客人多,只能烧出一桶来,再要的话,需等到晚上去山上用马车拉回。所以,我想……“

凡无眉头一蹙,刚解开的衣物又重新穿了回去,房门忽开,居高临下的睨着尘萱已经羞红低垂的脸颊,冰冷的话语脱口而出“所以你想同我一起洗?“

尘萱没有回话,而是把头低的更低了些,紧张的搅着衣角,不知如何是好,她本没有想过这些,而是想等着凡无洗完之后,再用她用过的罢了,可谁知凡无突然这样说,这还真提醒她了,若能真一起洗,我此生也无憾了~想到这里,尘萱不由捂嘴傻笑起来。

凡无饶有兴趣的睨着眼前人一副又傻又羞的模样,她怎会看不出这呆货此时所思所想,眉角轻挑,微微俯下身子,声若幽兰般在尘萱耳边小声说道“既然,你想。我满足你可好?”

尘萱像惊弓之鸟一般,急忙向后退了一步,羞愤的瞪着凡无,大声说道“你怎的又去读我的心思!?“

凡无虽面无表情,但语气相当无辜的说道“这还用我费心力去读吗?你赶紧擦擦嘴边的口水吧。”

听完凡无的话,尘萱急忙惊慌的抬手向嘴边擦去,可哪有什么口水,待再看那人,却见她已淡笑而立,满眼尽是玩弄。尘萱更是气恼,不知说何,只得愤愤转身不再去看那人。

就在这时小二提着烧好的热水走了过来,他哪里知道这两位天仙发生了什么,只提了热水就径直走到尘萱面前,满脸堆笑的说道“客官,您要的热水,请问要放在哪里?”

尘萱正在怄气,所以说话的语气很是不耐,只见她向身后指了指,冷冷的说道“问她!”

凡无知道尘萱小孩子脾气又犯了,但心里却不以为然,收起方才玩弄的笑意,向小二说到“放屋内就好。”

听了凡无的吩咐,小二恭敬的答应了一声,随即走进屋内。

直到小二离开,尘萱一直站在门外低着头,脚有一下没一下踢着地面,不肯转过身看凡无一眼。凡无本打算就这样把她关在门外,可忽想到从昨天开始这呆货一直都没有休息,而且昨晚又淋了雨,若就这样放着她不管,心里还是有些不忍,想到这里凡无眉角轻挑淡淡的说道“还不进来?”

尘萱哪会真生这人的气,只是做个样子罢了,再加上身上确实黏糊的厉害,若是以前她并不会在意,可自从认识凡无之后,尘萱也渐渐注重起自己的个人卫生,毕竟凡无会因为她身上的味道,跟她保持距离…

但是就这样进去的话,肯定又会被她取笑一番,想到这里,尘萱故作还在生气的样子,愤愤的说道“你说进我就进,那我多没面子!”

“咣!”不作死就不会死,凡无话都没说,转身便关上了房门。

“啊!谷主大人,小的知错了~求您把门打开吧~放我进去~”听着关门的声音,尘萱肠子都悔青了,只见她焦急的敲打着房门,可没敲两下房门又重新打开,只见凡无一脸嫌弃的瞬了尘萱一眼,“现在有面子了吗?“

尘萱哪还敢再作,满脸认真的点了点头,二话没说就溜进了屋内。

看着尘萱走进屋内,凡无轻叹着关上房门,可刚一转身再去看那人之时,却见她正准备宽衣,凡无眉头瞬间纠成了一团“你还真打算跟我同浴不成?”

尘萱故作错愕,忽停手下的动作,呆呆的看着凡无,嘀咕道“不然你唤我进来干嘛?难道不是要一起沐浴么?“

“不是。”凡无淡淡的回到,而后兀自走至屏风后开始宽衣,又道“我只是想到你这两天也很劳累,想让你简单洗漱一下便可以早些休息,不用等到晚上。而且臭狐狸不在,若那黑衣女子识破了我们的计划,追到这里来,会很难对付,我们最好不要分开罢了。”

听着凡无这样说,尘萱尴尬的吐了吐小舌头,原来是这个样子啊,虽然知道凡无是在担心自己,可想到不能与她同浴了,心里不免还是一阵失望,不过忽的想到什么,尘萱忙跑到屏风后面,嬉笑着说道“白兰姐不在,那我伺候你沐浴吧~”

凡无手下动作一顿,随即侧目看向尘萱,睨着她那一副色模样,深知这呆货的老毛病又犯了,虽淡淡的说道“不用。”可双手一抖,白色长衣顺着玉臂微微滑下,款款落地。

如羊脂一般白皙的胴体裸露在外,笔挺的后背,没有一丝丝多余的脂肪,漂亮的蝴蝶骨就像翔翼一般,及腰的青丝微微摆动…

看到这一幕,尘萱已经自动忽略了凡无那句不用,她本是看凡无自从昨夜之后一直有心事一般,所以便故意做回刚识凡无时的样子,让她开心一下罢了,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她早就清楚,凡无不捉弄她她就谢天谢地了,哪还敢这般凑上前去,可令她没想到的是,凡无好像对这些并不在意,就像她从不在意她的真心一般…

尘萱呆愣愣的立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凡无坐在浴桶里,双臂撑在浴桶的边缘,眼角不由瞬向已经看呆的尘萱,想起初始她之际,这小色女流鼻血的模样,心里就不由一阵好笑,想到这里凡无轻声唤到“小萱。”

尘萱回神,刚要回话,可突然想到什么,急忙向自己的鼻下拂去,没有粘稠的感觉,尘萱随即长舒了一口气,呼,吓死,还以为又流鼻血了~

看着尘萱的动作,凡无微愣,但随即明白,不由好笑的摇了摇头,继而说道“你为何不好奇?“

“好奇什么?”尘萱疑惑的站在原地,抬手挠了挠额角,不明所以。

“好奇我的体质,好奇无尽谷的由来,好奇云锦是何人…”凡无说到这里,眸光突然黯淡下去,原本淡然的语气,忽然一转“好奇…青魂又是谁。”

尘萱表情一滞,但马上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道“不…不好奇,我好奇那些做什么,就算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不是么。”说罢就走到凡无背后,挽起衣袖拿起一边的水舀,有一下没一下的沾了水浇在凡无裸露在外的玉臂之上。

凡无先是一愣,随后嘴角轻笑,淡淡的说道“何时变的这么开豁了?”凡无的话音刚落,只见尘萱在背后无奈的苦苦一笑,并非我开豁,只是对于我来说,你便是唯一,心中纵有千丝万缕,我的初心永不会变,若知晓了那些,我怕再也不能这般快乐的陪在你身边,若命中注定我一定要知道那些过去,那我也不想是现在。

听尘萱没有回话,凡无微微侧头,对身后的尘萱淡淡的说道“真的不好奇?“

“不好奇。”但忽的意识到什么,随即揶揄的说道“你若想说点什么,你直接自己说便可,干嘛一直问我?”

凡无“……”

“额,好吧,我好奇,嗯…先告诉我为什么你的血会含有剧毒吧~”看着凡无突然无语的模样,尘萱勉为其难选了一个最安全且‘好奇’的问题。

凡无面色一沉,可她又怎知尘萱到底是何心思,只是觉得尘萱这话是在敷衍她一般,闭起双眸淡淡的说道“因为天生如此。”

这不是跟没说一样么!但凡无的这句话却真的激起了她心中的好奇心,尘萱马上又追问道“那为什么天生会是这样?莫非你不是人?”

凡无微微侧身,向尘萱睨去,冷冷的说道“想死?”

尘萱眉头一蹙,随即站直身子,不满的嘀咕道“不是你让我问的么!怎么现在又来威胁我!”

凡无缓缓转身,看着尘萱那一脸的不满和委屈,强压脾气淡淡的说道“我洗完了,去给我拿身干净的衣服。”

尘萱先是一愣,但还是乖乖的放下水舀,转身去拿衣服。片刻过后尘萱捧了新的衣物走来,凡无此时已裹了浴布目光深邃的看着窗外,怎的又是这副落寞的神情,尘萱一阵心疼,急忙走到凡无面前,欢笑道“谷主大人~您的衣物~”

凡无回神,面上没有任何表情,轻轻接过尘萱手里捧着的衣物,淡淡的说道“你若不嫌弃,便去稍微洗洗。”说罢眼光向浴桶的方向瞬了瞬,示意尘萱。

“怎么会嫌弃,又不是没用过~再说了,谷主大人你好像从来都不出汗哦。为什么呢?“尘萱走至浴桶边,边解衣边笑着说道

两人隔着屏风,尘萱看不到凡无脸上此时的表情,只是听她没有起伏的说道“我的身体跟我的性格一般,偏寒。”

尘萱虽心有所思,但脸上却一直笑意盈盈“谷主大人,好无聊,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白丝长衫飘飘而落,长衫的衣摆处依然是用金线绣着一只高贵的凤凰,凡无穿好衣物,瞬了一眼尘萱所在的方向,透过屏风,隐隐能看到尘萱沐浴的身影,淡冷的说道“什么话题?“

尘萱歪了歪脑袋,傻傻的说道“比如你的血为什么会有剧毒?“

“因为我同你一样,并非常人。”凡无悠悠的回到,但忽然想到什么,眼眸突然阴冷起来,自顾自的又道“不,比你更可怕。”

尘萱面容一滞,不以为然的笑道“我才没觉得我可怕呢,凡无你不是说我身体里的是御么,是神器,是很厉害的东西~”说到这里尘萱故意顿了一顿,随即调皮的趴在桶边,透过屏风看向凡无,又道“你这样说,是不是想告诉我,你比我还要厉害?莫非谷主大人身上也有神器?“

收起那抹阴冷,斟茶自饮,凡无嘴角扯起一丝苦笑“谁知道呢,我同你一样,不过是个孤儿罢了。”

听完这句话,尘萱再也笑不出来,惊呼着从浴桶里跳起来“什么?”

凡无好像早就料到尘萱会是这个反应,悠然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说道“我自有识以来便跟随在师傅身边,师傅说我只是她从山里捡来的。”说罢,缓缓起身走至屏风后,一双墨色的眼眸定定的看向尘萱,又道“从那时起,师傅便是我唯一的亲人。”

尘萱眉头紧蹙,看着凡无平日深邃冰冷的眼眸,此时竟有丝痛苦,但语气却坚定异常,想起在到承运之前马车上和玲珑谈话间,凡无曾打断二人时说的话,尘萱便觉得这位师傅对于凡无来说应该非比寻常,虽凡无很少提及,但是每次无意说到,都是这般坚定…

一股不好的预感由心而生,尘萱赶紧收回目光,重新坐回桶内,不自然的笑道“我知道了,那个,凡无可否帮我去马车再拿一身干净的衣服?方才只顾着给你拿,忘记自己也需要换身衣服呢~”

凡无先是一愣,但马上淡淡的答应了一声,随后便若无其事的转身走出房间。低头靠在关上的房门外,面对那些,你做不到,我又何尝做的到?就连提及都会让我心痛不已,你现在什么都不知,可以选择逃避,我却不能…凡无缓缓抬头,冷漠绝美的面容如昔,可深邃的墨色眼眸却凌冽冰冷。

尘萱听着凡无渐离的脚步声,眉头重新紧凑,一个身影缓缓闪现在脑海中,飘雪絮白的天地,淡笑而立的青衣女子…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凡无一手提着灭魂,一手提着两个包袱重新走回到房中,尘萱也一收方才的愁容,听到凡无开门的声音,便故作好奇的问道“凡无,怎么去这么久?”

凡无先是一愣,随后也当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把灭魂挂在床边,淡淡的回到“顺便喂马儿吃了些草料。”说罢,又从包袱里拿出一套平时玉玲珑给尘萱准备的衣物,走至屏风后,又道“穿这身可好?”

尘萱看着凡无手里青色真丝长裙,满意的笑道“好啊。”但仍趴在桶边,没有任何动作。

一阵沉默,凡无好奇的问道“你怎么还不出来?”

尘萱微愣,但马上脸红的低下头,看了看浴桶里,随后把眼睛撇向一边,嗫嚅的说道“你在这儿,我怎么穿?”

凡无眉头一蹙,把衣物往自己肩头一挂,“昨夜都敢赤身裸体的睡在我身边,今天又扭捏这些作甚?”说罢走至浴桶边,把尘萱拉了起来,还没等尘萱反应过来,一把横抱起她,把尘萱从浴桶里‘拽’了出来。

尘萱“……”

凡无淡静的睨了睨此时裸立在眼前的尘萱,缓缓从肩头拿下衣物,交到尘萱手中“给你。”

尘萱怔怔的立在原地,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还要让我帮你穿不成?”凡无眉尾轻挑,淡淡的说道。

“不!不用!”尘萱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抢了凡无手中的衣物,急忙转过身去,便胡乱的穿了起来。

片刻过后,穿戴完毕的尘萱缓缓转回身子,脸颊的羞红还未褪去,“我,我穿好了。”

“嗯,去休息一下吧。”凡无绝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起伏,说罢便转身走至桌边,倒了一杯清茶,悠闲的喝了起来。

听完凡无的话,尘萱没做任何只是快速爬到床上,抓了被褥就往自己头上盖,可刚盖上又偷偷的露出那灵动的双眸,怯怯的睨向凡无。

凡无却淡淡的说道“我不会走的,你安心睡吧。”

看着那抹清冷单薄的白色身形,尘萱安心的闭起双眸,一只手缓缓覆在自己心口处,虽两人后来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但却各揣心思…

(换个心情吧,来看看咱们的狐神玉玲珑~)

玉玲珑从马车下来后,便不停步的向着来时的小路跑去,可一路跑下来,连浅幻的影子都没看见,倒是这副模样的赶路把她累了个够呛,只得先找了个阴凉休息起来。

但这一静下来不由怀疑起凡无当时的话来,闷闷的自言自语道“我就说,我都没察觉到那贱人,你个死麻雀真气受损就根本不可能察觉的到吗!这都快到百福村了,连那个贱人的影子都没看见!“想到这里,玉玲珑双眼都快喷出火来,咬着牙骂道“死麻雀,看我回去了怎么收拾你!又耍我!”

可话音刚落,便听到一个悠媚的声音传来“谁耍你?”

玉玲珑浑身一个激灵,急忙警惕四处查看,就在玉玲珑疑惑自己幻听的时候,从树上飘然而落一身材婀娜面戴鬼面的黑衣女子,虽看不见女子的面容表情,但这声音玉玲珑一辈子都忘不了。

玉玲珑一惊,靠,高手啊,就在我头顶我竟没有察觉到,心里又不由唏嘘道看来小麻雀并没有骗我,只是死麻雀的道行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来不及多想,玉玲珑灵机一动马上抱住浅幻的大腿,便假装大哭起来“阿娘!我好想你啊~”

面具后的浅幻表情先是一愣,昨夜玉玲珑臂挂血参那一幕还在自己眼前挥之不去,她确实因为担心小血参被这几个人拿去煮了补身子,便一路上尾随在后,潜行对于浅幻来说,就算那人在世她也有信心不会被发现,所以她早就知晓现在的小血参是玉玲珑变的,要不是今早收到主上新下的命令,她才不会贸然现身,不过既然主上有令,那就勉为其难的陪你玩玩~

想到这里浅幻嘴角轻挑,摘掉脸上的鬼面,微微俯身,抚了抚小血参的头,轻柔的安慰道“豆宝乖,阿娘这不是一直跟在你身后么,阿娘不会让她们伤害你的。尤其是那只狐妖!”浅幻故意把后面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玉玲珑马上抬手擦掉脸上的泪痕,急忙说道“不不不,狐妖姐姐可好呢,人又漂亮又聪明又温柔又贤惠又漂亮…”

哈,你真是夸起自己来,脸都不带红的啊,浅幻媚眼轻笑“哦?比阿娘还好?”

靠,贱人,你够了!你连我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好吗!玉玲珑虽然心里这样想,但她现在是小血参的模样,只得咬着后槽牙强颜嬉笑道“怎么会!阿娘是这个世上!最‘好’的人!”

浅幻褐色的瞳眸饶有兴趣的睨着玉玲珑此时的模样,心道玉玲珑你怎么那么有趣呢,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玉玲珑以为自己露出了破绽,一双红色的眼眸不自然的左右看了看,探问道“难道不是吗?”

浅幻嘴角轻翘,淡笑道“豆宝说是那便是了,不过阿娘自己也觉得自己比那刁蛮狐妖,好太多了~”说罢便一把抱起‘豆宝’,宠溺的捏了捏‘豆宝’粉嫩的小脸。

呸,我是刁蛮狐妖,那你就是腹黑巫医,我可是专治腹黑几千年,看我怎么收拾你!玉玲珑这么想着,随即翻了个白眼。

浅幻一手抱着豆宝模样的玉玲珑,一手从腰间摸出一颗黑色的药丸,继而说到“豆宝昨夜你表现的很好,这是阿娘给你的奖励。”

玉玲珑双眸一惊,本能的捂住自己的口鼻,她可还记得昨夜这女人,在不知不觉间下药的情景,这突然送到眼前的,又是这么大颗的药丸…

浅幻见玉玲珑一副不肯吃的模样,又道“怎么了?这不是你平时最爱吃的糖豆么?“

玉玲珑微愣,暗叫糟糕,这若不吃,定会让她起疑心的!想到这里玉玲珑缓缓松开捂在小嘴上的双手,颤巍巍的接过浅幻递来的药丸,就算真是毒药,我堂堂万狐之首,怎么可以害怕成这个样子!想到这里玉玲珑一副毅然赴死的模样,双眼一闭,想都没想的塞进了嘴里,可细细咂吧了两口,不由赞道“嗯?好甜!好吃~“

玉玲珑一连串的表情和模样,差点让浅幻绷不住大笑出声,可现在就拆穿她,实在浪费这‘良辰美景’,而且浅幻心知为何玉玲珑方才会那样子,想到这里浅幻依旧一脸溺爱的说道“你喜欢吃就好,走吧,陪阿娘去见个人。”说罢浅幻便抱着豆宝模样的玉玲珑,慢悠悠的潜进了树林中。

嗯?见人?莫非是她的同伙?想到这里,‘豆宝’不由奶声奶气的问道“阿娘,见谁啊?”

浅幻媚眼一笑,边走边说道“见了你就会知道。”

见了就会知道?!我又不是真的豆宝,我怎么可能知道啊!糟糕,这什么都没打听到就要被识破了么!可玉玲珑又转念一想,识破又怎样,大不了打一架,打不过再跑就是了~

不知过了多久,趴在浅幻肩头无聊至极的玉玲珑,突然睁开双眸,一股熟悉的气息,心脏都慢跳了两格,来不及多想,玉玲珑急忙向着气息的来处看去,只见一白衣翩翩的俊俏男子的身形越来越清晰…

浅幻不着痕迹的瞬了一眼怀中的玉玲珑,随即加快了脚步,拿出鬼面重新戴在脸上,淡淡的说道“豆宝可识的他?曾经凰域的守护神兽之一。”

玉玲珑扯了扯嘴角,心里五味杂陈,复杂的很,但还是扯了扯嘴角回道“不识。”

“哦?那今天就认识一下。”浅幻意味深长的轻笑道,说罢二人已走至空地处。

“虚白牙,唤我何事?”浅幻一收方才调笑玉玲珑时的模样,鬼面下的表情虽看不见,但那阴冷的语气,却让人不寒而栗。

名唤虚白牙的男子缓缓转身,只见他面若中秋之月,目若秋波,生得风流韵之,用美男子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看到二人之时,不由一笑,这一笑犹若三月春风,暖心之至,虚白牙瞬了一眼二人,随后从袖口拿出一个信封交到浅幻面前“看完记得烧掉。”

浅幻冷冷的胶了眼前人一眼,没有马上接过,而是轻缓的放下怀中的‘豆宝‘,浅笑着说道“豆宝乖,在这里等阿娘一会儿,阿娘很快便回来。”

‘豆宝’先是一愣,但马上回以一个大大的微笑,说道“阿娘你去吧,豆宝会乖乖的~”

浅幻宠溺的抚了抚‘豆宝’额头的头发,随后起身一脸严肃的接过虚白牙手中的信笺,转身潜进林中。

刚才那气氛,怎么怪怪的,这俩人什么关系?从虚白牙这里传来的,莫非是阿神写的?阿神又是如何认识浅幻的?难道…玉玲珑看着浅幻消失的那个方向,若有所思起来…

“嗅嗅嗅…“

约莫半盏茶的时间,什么声音?玉玲珑突然回神,只见虚白牙不知何时已蹲下身子,在她身上嗅来嗅去,玉玲珑惊出一身冷汗,随即向后退了两步!“你干嘛!别以为你现在变这么个帅模样,我就会‘怜香惜玉’不打你!”

虚白牙疑惑的盯着豆宝模样的玉玲珑,一阵过后,又百思不得其解的挠了挠头,说道“怎么你身上有玉姐姐的气味?“

玉玲珑惊诧的瞪着虚白牙,后背冷汗直冒,淡定啊玉玲珑,一定要淡定,这傻狗虽鼻子好使,但脑袋生来就带黑洞的,玉玲珑边这样安慰着自己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眸双手合什,心里默念变身口诀,“砰~”一颗和豆宝等同身高的巨型且带眼耳口鼻的血参出现在了眼前。

“我的本身只不过是大山深处,一颗包治百病的板蓝根而已,并不是你嘴里的什么玉姐姐~”玉玲珑学着平时凡无说话的口气,淡淡的扯着谎…

“好大一颗板蓝根!而且是有着玉姐姐气息的板蓝根!”虚白牙惊喜的看着眼前这‘怪物’,不由惊呼到。

玉玲珑顿时满脸黑线,扯了扯嘴角“呵呵,是吧,很厉害吧。“

刚才还一副翩翩公子哥模样的虚白牙再也没有了方才的高冷,随即笑逐颜开的像只小狗一样蹲坐在地上,用力的点了点头。

玉玲珑看着虚白牙的模样,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家伙的脑子真是没救了,几千年了还是这个样子…

可不知过了多久,本来还安静的虚白牙却呼的站了起来,神情甚是严肃的,指着玉玲珑的鼻子就大声说道“玉姐姐!你就是玉姐姐!”

玉玲珑先是一愣,来不及多想,转身瞬了一眼浅幻刚才消失的方向,随即马上面露凶相,身形忽起,整个血参的身子全压在了虚白牙的脸上,嘴里还恶狠狠的喊着“看我的板蓝根之踢!”

虚白牙应声而倒,玉玲珑却忽的小声在他耳边说道“你丫的,你给我小点声,你有你的任务,我也有我的计划,你若敢把我计划破坏了,我就把你身上的狗毛全拔下,话说你是怎么发现我的?0 0”

虚白牙先是一愣,但随即一脸惊喜的说道“玉姐姐真的是你啊,我不会破坏你的计划的,你说什么我都听,就是拔毛什么的好刺激,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好想你啊,神主从来不告诉我你去哪里了!…”

“行了,别嘚啵了!现在不是叙旧聊天的时候,合着你也不是很确定我的身份喽?”玉玲珑想到这里,不由一口咬在了虚白牙的耳朵上。

“啊呜~玉姐姐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虽嘴上这么说,但虚白牙此时竟一脸享受。

听到这货在求饶,玉玲珑随即松口,得意的说道“这还差不多。”可正欲起身之际,忽的想到什么又小声问道“对了,那黑衣女子是敌是友?她嘴里的主上说的是不是阿神?”

虚白牙边抬手摸了摸被咬的耳朵,边嬉笑着回到“我也不知道,但是一直以来都只有我跟在神主身边,没听说神主有主上这个新外号啊~“

听完虚白牙的话,玉玲珑稍稍放下心来,看来并不是一伙的,那就好办了,这样就算我收拾这贱人,便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想到这里玉玲珑直直的身子往旁边一滚,嫌弃的对虚白牙说道“好了,你可以死回去了!”

虚白牙却先是一怔,随即一脸哀容的抱住玉玲珑滚到一边的身子,脸不停的在玉玲珑的身上蹭来蹭去“不嘛,玉姐姐~”

“丫的,你松开!我可喊了哦!“

“就不!~”

就在二人在地上你掐我贴之际,浅幻不知何时已走回到二人身边,故作惊愕的问道“你们两个在干嘛?”

玉玲珑暗叫糟糕,随机应变回小血参豆宝的模样,骨碌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可就在虚白牙要起来的时候,玉玲珑看都没看一脚便踩在了虚白牙的脸上,又把虚白牙重新踩回到地上,嬉笑着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镇定自若的回道“没,阿娘我在跟白牙哥哥联络感情呢~他可是曾经守护凰域的神兽,认识他以后别的小妖小怪,我看谁还敢欺负我~”

浅幻好像并不意外玉玲珑的所做所说,淡淡的一笑,意味深长的睨了玉玲珑一眼,随后又看向虚白牙,从自己的袖口拿出一只小小的蜘蛛,蹲下身子塞到虚白牙的手中,说道“这是传音蛛,我要说的话,它自会代我说给你家主人听。”说罢一把抱起还在死命踩着虚白牙的‘豆宝’“你都能把他踩在脚下了,更何况还有阿娘在,谁还会欺负你?”

‘豆宝’微愣,但马上撒娇一般双手环住浅幻的玉颈,嬉笑道“有阿娘在,我当然谁都不会怕!”鬼面下浅幻无奈一笑,你呀,但随即深意的看了一眼虚白牙,没再多说什么,抱着‘豆宝’便又重新走进林中。

渐行渐远的身影,玉玲珑趴在浅幻的肩头,一双血眸复杂的看着满眼失落目送她们二人的虚白牙,白牙,一定要替我照顾好阿神…

虚白牙微怔,随即用力的点了点头,直到再也看不到二人的身影,方才拿出系在脖颈上的的绣包,把传音蛛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也转身向林子的另一边跑去。

二人走出树林,浅幻缓缓摘下戴在脸上的鬼面,瞬了瞬怀里一直很安静的‘豆宝’,笑道“豆宝,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啊?没没有!”玉玲珑先是一愣,但马上强颜笑道“阿娘我好的很,嘿嘿~”

浅幻担心的睨了怀里小人儿一阵,忽而一笑道“没事就好,现在阿娘带你去承运,去吃好吃的~”

承运!?小麻雀!玉玲珑这次可是真的喜笑颜开,“好啊!阿娘万岁~”

浅幻笑着刮了刮‘豆宝’小巧的鼻子,此动作甚是宠溺。而后便抱着‘豆宝’向着承运的方向走去,

但这一动作却把玉玲珑惊的不轻,不可思议的盯着浅幻柔媚的侧脸,摸着自己方才被刮的鼻头,心里一股不知名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由于浅幻一路步行,两人到了傍晚才走至承运城门下,一路沉默的浅幻,此时缓缓放下怀中的‘豆宝’,而变成豆宝模样的玉玲珑却不明所以的仰视着浅幻,“阿娘,怎么停下来了?”

浅幻看着镶有承运二字的城楼,心情复杂,自齿间一声不易察觉的轻叹过后,方才满眼笑意的蹲下身子,把‘豆宝’揽入怀中,就在玉玲珑疑惑的时候,浅幻却小声说道“玲珑,我随你来见你的朋友了…”说罢缓缓松开已经呆住的玉玲珑,继而站起身,双手环胸,褐色的双眸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邪媚的扯了扯嘴角,又道“看在你陪了我这一天的份儿上,我现在愿意随你处置,哪怕是替你在朋友面前演戏。”

一高一矮,两人相视而立,不知过了多久,玉玲珑突然回神,抓狂的在原地跺着脚,先想的并不是如何处理这自己送上门的女人,而是自言自语到“你怎么可能会发现!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啊!”

看着玉玲珑把变回真身的事完全抛在了脑后,浅幻不由笑着微微俯下身,说道“这些等以后我再告诉你,只是现在夜幕将至,我们需赶紧进城才是,你不打算变回去了吗?”

玉玲珑一愣,随即愤愤的白了浅幻一眼,“还不是被你气的!我都忘记正事了!”说罢,心念口诀,摇身一变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啊,还是这个身子舒服~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也不管周围是否有人,玉玲珑感叹着随即撩起下裳露出白皙修长的细腿“腿长了~走路不费劲了!”

浅幻先是一惊,马上抓起玉玲珑的双手,严肃的说道“这里这么多人,你怎么能随便让他们看了去!”

玉玲珑左右看了看,确实有不少男人正流着口水在看向这边,玉玲珑脸色一沉,随即大骂道“看什么看!那么想看,回家看你妹去!哼~”说罢就反手抓起浅幻,面露得意道“你刚才可是说了随我处置?”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