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十七章:‘君子’协议

2015-10-23

浅幻睨了眼玉玲珑,随即舒眉一笑,微微点头,没有回话。玉玲珑看着浅幻这一副不怕‘死’的模样,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怒不可解,而是双眸一转,马上冷哼着甩开浅幻,双手环胸,冷笑道“那好,既然你这么不怕‘死‘,我若还唧唧歪歪,倒显的我怕你似的。”

浅幻面容一滞,故作疑惑的说道“嗯?难道你不怕我?”

玉玲珑嫌弃的白了浅幻一眼,语气里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可不知何时她手上多出一条麻绳,走到浅幻面前边捆边说道“你不就是一个看病的么,我堂堂狐界之主会怕你?更何况,你方才不是说了任我处置的么?怎么?想反悔?不过想反悔也晚了。“语毕浅幻已然被玉玲珑捆了个结实,除了脖子和脑袋全身上下都被捆在了麻绳之中,不得动弹。

浅幻始终没有说话,而是眼角一直温柔浅笑着,但忽的想到什么,疑惑的问道“你把我捆成这样,让我怎么走?”

玉玲珑刚要转身向城里走去,不得又转了回来,一双桃花眼上下瞬了瞬浅幻此时的模样,嫣然一笑“我又没捆你的脚,你可以蹦着走啊,这还需要问我?”说罢就转过身大步向城里走去,边走还边说道“快点跟上,跟丢了的话小心被…“

“被什么?”

玉玲珑一惊,侧身向身边人看去,只见浅幻此时只是双手捆了麻绳,浑身上下早已解脱开来,玉玲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是一个转身之际这贱人就…

浅幻看着玉玲珑那惊呆的表情,马上笑着转移话题道“时间不能耽搁了,我们边走边聊?”

这麻绳虽然普通,但在捆她的时候我明明加了缚灵术,这贱人怎么会…玉玲珑想到这里不由心中加了几分警惕,看来当真是我小瞧她了。

浅幻见玉玲珑没有说话,原本惊呆的表情此时蹙起了眉头,不由捡起拖在地上的绳头,交到玉玲珑手中,轻笑道“快拿着,要不然我一会儿肯定会忍不住‘逃跑‘。”

玉玲珑看了看手中的绳头,又抬眸深意一撇,没作多说,牵起浅幻就向城里走去。

夜幕降临,承运的大街小巷却并不像其它城镇那般,一到晚上便没了集市,因着离皇城较近,而且治理在这里的城主不是别人,正是凌王时源易,凌王生性随和,淡薄名利,唯一的爱好便是收集名剑,相传凌王的生母只是个普通的宫女,凌王出生之后其生母怕他卷入兄弟相争之中,于是在凌王三岁时,便带了他冒死逃出皇宫,随后的十三年里母子二人一直生活在市井中,直到当今圣上当政后才被找了回去。而当今圣上兄弟众多,其余王爷都在圣上当政后处死的处死,远派的远派,唯有这凌王被留在了这富庶的承运,且离皇城之近,其缘由就不得而知了。

二人进城后,由于街上行人甚多,玉玲珑不得不把语调放低,同浅幻‘聊’了起来。

“贱人,你是何时察觉到我不是那血参的?”玉玲珑目视前方,一反平时嬉笑的模样,表情甚至有些阴冷。

浅幻瞬了一眼玉玲珑此时的模样,嘴角不由轻起,随即学着玉玲珑说话的语气,悠悠的回到“一开始便知道了,而且像你这么自大的人,就算因着某些原因去扮了谁,心里肯定会有不甘,还有你那与生俱来的傲慢…”

“停,问你什么回答什么就好,谁给你权利让你来评价老娘了!?”玉玲珑狠狠的撇瞪了浅幻一眼,要不是因为这里人多,她真恨不得一尾巴扫死这贱人,考虑到这点,玉玲珑不得压下心中怒火,继而冷哼到“那为何不拆穿我?凭你的本事,大可以一直在暗处监视我们,但现在又为何主动跟我去见小麻雀?”

浅幻走在玉玲珑身旁,褐色双眸透着不明色彩的睨了一眼身边之人,一丝苦笑闪过嘴角,但马上转换回平时媚然轻笑的模样,悠悠的说道“放心,我不会伤害她们二人,更不会去害你。”

玉玲珑一直目视前方,因此浅幻刚才的神情,她并没有看到,只是顺着话题继续说道“是吗?看来你记性真的很不好呢,也不知昨夜是谁用幻术把我三人引向那荒郊野外,而且还逼的小麻雀动用凤鸣决七重功力,难道那贱人不是你?”言罢玉玲珑忽然停步,侧过头警疑的看向浅幻。

浅幻也随之驻足,双眸瞬向玉玲珑,冷嗤道“是她脾气不好,我只是想代我家主人请她喝茶而已,我并没有伤你们分毫,不是么?”

玉玲珑一听这话,再也压不住心中怒火,随即气急败坏的挽起衣袖,抬着被小血参咬过的地方,声调突然抬高,大骂道“这叫没伤分毫?!你瞎的呀!?这么白净如玉脂一般的肌肤被咬了这么一大块!”说完玉玲珑忽的想到什么,马上拆开包好的纱布,一脸哀惜的看着被咬的地方,又道“万一留下疤痕,嫁不出去怎么办~”

她这一吼不要紧,顿时引来很多行人的目光,浅幻没有理会那些驻足观望的行人,而是蹙着眉俯下身子也向玉玲珑被咬的地方瞬去,边看边悠悠的说道“这只是个意外好吗?不过…从远处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很严重,这近了一看,好像真的有些惨不忍睹呢。那怎么办?”说罢浅幻抬眸看向玉玲珑。

“你问我,我问谁去!”玉玲珑没好气的瞪了浅幻一眼。

浅幻睨着玉玲珑,笑意更浓,片刻之后小声说道“那既然这样,你的余生,我养你可好?”

“我呸,别不要脸了!”玉玲珑嫌弃的啐了浅幻一口,随即把纱布重新包了回去,言归正传道“既然你答应了我不会去伤害小麻雀和傻二萱,那我就信你一次,不过,若你敢再动她二人,我定不会放过你。”玉玲珑说罢把麻绳一头重新攥在手里。

浅幻挑了挑眉角,并没有在意玉玲珑所说,而是追着方才自己的话又道“我对医治动物牲畜也很在行,跟我在一起,我保证能让你长命百岁,你何不考虑一下?”

玉玲珑一双桃花眼都快从眼眶里气的炸出来了,吼道“我玉玲珑就算永远没有相伴之人,也不会跟你这个贱人在一起!快走!”说罢就牵了麻绳大步向着凡无所在的客栈方向走去。

看着玉玲珑生气,浅幻只是无奈摇头轻笑,可笑容未退,却突然被玉玲珑猛的一拽,险些跌倒,两人就这样一路拌嘴来到客栈门外。

原本玉玲珑只是想报昨夜被下药之仇,但显然浅幻身上有太多疑问,这半天的接触,玉玲珑发觉浅幻并非如她所想那般容易对付,而且除了性格恶劣,行事谨慎之外,还有便是高深的幻术和行不可露的潜匿,权益利弊,与其跟她硬碰硬,倒不如先探探再说。

正欲进客栈之时,玉玲珑突然认真的小声说道“等下见了小麻雀,你就说你是被我捉回来的,听到没?!“

浅幻当然知道玉玲珑这是想在凤凡无面前,要点面子而已,既然答应听她处置,浅幻随即笑着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玉玲珑见浅幻如此爽快,心情也随之大好,得意的大摇大摆走进客栈,问掌柜要了客房便牵着浅幻向后院走去。

一进后院便扯开嗓门,大声唤道“小麻雀~小麻雀快出来,看我给你把谁擒来了~”

此时凡无坐在桌边,玉手轻撑在额边,正在闭眸养神,忽听到玉玲珑的声音,不由蹙起眉头,猛的睁开双眸,微不可闻的叹息罢,随即不耐起身向门外走去。

刚一开门,便见玉玲珑绑着浅幻站在面前,一双桃花眼正扑闪扑闪的看着自己,那意思好像在说,快夸我快夸我~凡无无奈的胶了玉玲珑一眼,并未理会她,而是深邃冰冷的双眸随即看向浅幻。

浅幻不以为然,微笑着冲凡无稍稍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玉玲珑见凡无站在门边,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盯着浅幻,索性一把推开她,嬉笑着牵了浅幻进了房间急忙问道“傻二萱呢?”

而刚进屋,便看到尘萱此时睡眼朦胧的正从床上爬了起来,玉玲珑先是一怔,随即坏笑着回身睨向凡无,揶揄的说道“哎呀,这是怎么的了呢?怪不得一见我就冰着那张死人脸瞪我,原来是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啊~”

尘萱听玉玲珑这样说,马上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下来,鞋都来不及穿,跑到玉玲珑面前,急忙解释道“玲珑你别瞎说,我只是一直赶路有些累,睡了一觉而已,凡无担心我的安危才一直在房间里陪着我!”

“哎哎哎,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我懂我懂的~嘿嘿~”玉玲珑一把搂过尘萱的脖颈坏笑着小声说道。

凡无没有理会二人的吵闹,轻轻关上房门,随即走到浅幻面前,替浅幻解开了绑在手腕间的麻绳,淡淡的说道“这不过是普通的麻绳,你大可以自己解开。”

玉玲珑和尘萱听到凡无开口,不由都闭上了嘴巴,同时向凡无这边看来。而浅幻则低头浅笑,捏了捏自己被绑麻的手腕,说道“不管怎么说我是被玲珑‘捉’来见你的,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便可,我绝无虚言。”

凡无瞬了一眼浅幻,随即转身面容缓和的向尘萱吩咐道“玲珑和…”凡无看向浅幻,浅幻微微一笑“唤我浅幻便可。”

“嗯,这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她二人肯定也有些饿了,你去厨房做些饭菜。”凡无说道。

玉玲珑一听凡无的话,马上领会其意,随即揽住尘萱的手臂,撒娇道“是啦,小麻雀不提我都要忘了,我今天也算是赶了一天路呢!傻二萱你多做些拿手的饭菜犒劳一下我嘛~”

尘萱满脸黑线的撇了一眼玉玲珑,这是要支走我么?你们三个…需要吃饭充饥?虽然心里这样想,但还是应了一声,没说任何便穿了鞋走出房间。

看着关上的房门,直到听不见尘萱的脚步声后,玉玲珑才松了一口气,转身走到凡无身侧说道“好了,帮你把她支走了,有什么想问的,你自己去问吧。”话没说完,随即深意的瞬了一眼浅幻又小声在凡无耳边说道“不过,这家伙嘴严的很,估计也问不出什么。还有,就是她这次主动来见你,其中必有缘由,你小心一点。”玉玲珑说罢便站在了一侧,不再多言。

听完玉玲珑所说,凡无抬眸,面上虽不动声色,但还是不由试探的问道“你主上到底是何人?”

浅幻轻笑,方才玉玲珑的话,她自是也听到了,随即兀自坐在了桌边,翘起二郎腿,并没有马上回答凡无的问话,而是悠然的倒了一杯茶,独自喝了一口道“凤谷主,你这茶有些凉了,不如叫玲珑再去换一壶热茶来?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聊。”

没等凡无反应,玉玲珑一把夺过浅幻手中的茶杯,不耐的扔到桌上,没好气的说道“慢慢聊你妹啊,傻二萱一会儿就回来了,我们的谈话不能让她听到!”

浅幻无奈的耸了耸肩,妩媚一笑,说道“她听不听到,关我什么事?话说我主上是谁以后你们自会知道,不过,你们现在的敌人并非我家主上。”说罢一双褐色眼眸不由瞬到凡无脸上。

“哎呀,贱人你这可是在我们的地盘上呢,还这么嚣张!信不信我和小麻雀联手,分分钟打的你满地找牙!”玉玲珑气的抬手指着浅幻,看着她那一脸无谓的样子,心里更是恼火万分。

浅幻并没理会玉玲珑,而是瞬都不瞬的笑意深沉的盯着凡无。

凡无眉角一挑,走到桌边捡起被玉玲珑扔在桌上的茶杯,边斟茶边淡淡的说道“那你倒要说说,我现在的敌人是何人?”说罢,抬手将茶杯重新递到浅幻面前。

浅幻手指刚触到茶杯,便不由一笑,放在嘴边缓缓吹了吹杯中滚烫的茶水,轻笑道“都说凤谷主是个外冰心冷的人,我看并非如此,这不是挺暖心的么~”说罢,悠然的饮起茶来。

凡无没有说话,而是淡然的看着浅幻在那里饮茶,一边的玉玲珑见这情况,可耐不住性子了,没好气的说道“艾玛,贱人就是矫情,问你话呢!你倒是说啊,怎么磨磨唧唧的喝起茶来了!“

浅幻抬眸无辜的瞬了一眼玉玲珑,“说来话长,你倒是让我先润一下嗓子啊。”说罢又不急不忙的饮起茶来。

玉玲珑气恼的瞪着浅幻,又瞟了一眼坐在桌子另一边安静等着的凡无,小麻雀你可真沉得住气!这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吗?!想到这里玉玲珑一屁股坐在了浅幻身边,死死盯着浅幻,狠狠的说道“喝喝喝!喝死你!哼!”

浅幻眼角挂着笑意,褐色的眼眸瞬了二人一眼,随即放下茶杯,缓缓说道“是谁我不知道,我来见你,只是来和你做‘朋友’的。”

“我呸!你以为我家小麻雀是那种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交朋友的吗?!死了这条心吧你!”没等凡无说什么,玉玲珑先急了,她还是第一次见交朋友如此没有诚心之人,而且前一夜还大打出手过,现在什么都不说,突然来这么一句,任谁都不会同意的。更何况还这么讨人厌!若不是担心这里是客栈,人流甚多…

浅幻并没有理会玉玲珑,而是笑意盈盈的睨着凡无。

凡无不耐的瞬了一眼玉玲珑,随即倒了一杯茶递到玉玲珑手里“喝杯凉茶压压惊?”

玉玲珑先是一愣,但马上愤愤的接过凡无递来的茶杯,骂道“死麻雀你什么意思嘛!你看她多嚣张啊!就这你还沉的住气!?“

凡无没有回话,而是安慰一般在玉玲珑肩头轻轻一拍。玉玲珑随即翻了个白眼,将杯中茶一饮而尽,忽的站起身,摆手道“算了,我还是去陪傻二萱好了,在这里听你们二人‘聊天‘,老娘真没那个性子能忍下去!“说罢就转身出了房间。

看着玉玲珑吃瘪的样子,浅幻笑而不语,但马上又睨向凡无。

凡无抬眸瞬了一眼浅幻,淡淡的说道“你既然来了,有话不妨直说。”凡无早就知道若想从这浅幻嘴里套出什么话来,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单说她那深不可测的幻术,就足以说明此人并非常人,她既然敢主动出现,那必定又是听了那主上的吩咐。

既然这里就剩下她二人,浅幻便也没必要拐弯抹角,按她对玉玲珑的了解,只要稍稍说话委婉一些,她肯定会没耐心继续呆下去,所以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凡无言罢,浅幻随即邪魅一笑,缓缓从袖口拿出一个黑色方盒,放在了桌上,悠说道“这是夺心蛊,我想与凤谷主做个交易。”

“哦?什么交易?”凡无瞬了瞬那巴掌大小的盒子,好奇的问道。

浅幻打开方盒,只见方盒中有两枚药丸模样的颗粒,没做多说,浅幻轻轻捏起其中一颗,随即放在嘴中,吞下之后邪笑着开口道“我陪你去龙家,帮你查清御青魂当年之事,但是事完之后你要同我去见我家主上。”说罢拿起另一颗,抬手递到凡无面前。

这夺心蛊本身没有什么危险,只是人与人之间用来信守协议的附加品而已,除非是交易的二人主动去吞食它,若不然它便会一直沉睡,可一旦吞下,便要一定信守自己所答应之事,若不然蛊虫便会发作,吸食违信一方的心魂,被完全吸食后的那人会如同行尸走肉,六界不容!

瞬了瞬浅幻手中的夺心蛊,凡无不由眉头一蹙,并没有马上去接,而是一脸疑虑的胶着浅幻。

看着凡无的样子,浅幻轻蔑一笑,又道“若凤谷主拒绝,那我只好换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带你回去见我家主上了~“

听完浅幻的话,凡无面色一沉,虽什么都没说,但房间的气氛瞬间下降至冰点。

“怎么?觉得我没那本事?”浅幻说罢随即起身,将夺心蛊轻轻放在了凡无面前,语气忽转,又道“凤谷主这场交易,对于你来说,很公平,我劝你还是答应的好。我说过,对于杀人来说,我更喜欢救人。”

凡无紧蹙眉头,低眸轻轻捻起那颗夺心蛊,沉思片刻后,不由冷言道“你家主上到底有何意图?莫不是也盯上了‘御‘?“

看着凡无缓和一些的面容,浅幻轻笑回答道“主上的心思怎是我能揣测的?”说罢不由双手环胸走至凡无身侧,微微俯身在凡无耳边又道“不过,他这次只是让我全力帮助你,但事完之后,必须要我带你回去见他,而且是只带你一人。”

听完浅幻所说,凡无不由侧身把手中的夺心蛊拿到浅幻眼前,淡淡的说道“好,待我查清一切后,我会随你去见你家主上,所以这夺心蛊就没必要了,还你。”

浅幻面容一愣,我都吃了,你不吃,这不是明摆着要坑我吗?!但机智如她,浅幻随即站直身子,媚笑道“凤谷主,你还是吃了的好,若你不吃,我不保证我会如我所说,真的帮你到底,更何况既然你都答应了,又何须怕这夺心蛊?”

凡无眉头轻挑,看向手中的夺心蛊,淡淡的说道“你倒是提醒我了,本想着帮你省下,不过这样看来,还是吃了的好。”说罢思都没思吃了下去。

“凤谷主真是好心啊~“看着凡无乖乖把夺魂蛊吃下后,浅幻眉开眼笑的顺势坐在了凡无身边的椅子上。

凡无不以为然,随即说道“并非我好心,因着我体质原因,任何蛊虫在我体内都会被克制,所以,我吃夺心蛊只是想借此来牵制你罢了。“

浅幻轻挑眉角,浅笑道“无所谓,你吃了就好。不过,”浅幻话锋一转,不由认真起来“凤谷主对龙家了解多少?”

忽听浅幻突然问及龙家,凡无面色一滞,但马上严肃的回道“不是很多,当年随青魂去过几次,而后便是二十年前,只知道龙家富可敌国,家丁护卫各个都是奇人异士,而且龙家在朝廷中也很有势力。“

浅幻听到这里,突然打断道“这些都是世人皆知的事,我想问的是,二十年前你同玲珑去大闹龙家之时,可曾遇见龙飘吟?“

听到后三个字的时候,凡无眉头一蹙,惊疑道“龙飘吟?!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看着凡无的反应,浅幻无奈的低头叹道“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也难怪会做如此大胆的决定。”

“什么意思?”凡无急忙不解的问道。

浅幻抬眸,轻松的说道“我的意思是龙飘吟当年并没死,而且她可是个老油条了,更甚的是,还是个贪得无厌的老油条,你要知道她可是一直对御青魂虎视眈眈啊。”说罢,见凡无一人在那里蹙着眉头,并没有回话,浅幻不由嗤笑,一只手不禁搭在了凡无的肩膀处,小声在其耳边说道“信不信由你,但我肯定她一定活着,当年你同玲珑大闹龙家,她并非不知情,而是千年前同御青魂大战之时,受了重伤,一直闭关修炼罢了。”说罢松开凡无,继而又道“我劝你还是早做打算的好,虽然有我相助,但面对龙飘吟那老妖精,我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所以我们不能明着去查,只能走暗。”

果然是她,当年果然是她伤的青魂,龙飘吟!凡无忽然抬头,冰冷深邃的双眸胶向浅幻“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主上说的啊,怎么样?有没有更恨龙家~?亦或者,有没有更想见我家主上了~?”浅幻媚笑着,两只眼睛满是期待的盯着凡无。

凡无不以为然,继续问道“你家主上还跟你说了什么?“

没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浅幻随即无趣的摆了摆手道“就知道这些,我也是因为好奇,要不然谁愿意接这要命的差事。”

可就在凡无打算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脑间忽然闪过一个人影,龙家肯定有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若那龙飘吟真的还活着,原本淡定自若的凡无突然起身“即刻启程!”

浅幻微怔,随即不明所以的问道“你说什么?即刻启程?莫不是你活久了,想死一死?”

凡无没理会浅幻的揶揄,而是眼神冰冷严肃的说道“就算死,我也得马上去龙家一趟。”

浅幻心里更是不明白,正欲追问,凡无突然有些恼悔的叹道“如果龙飘吟真的活着,那当初我托白兰之事,她根本不可能做到,或者…“凡无顿了一顿,下面的话她已不敢再说,可心中却隐隐不安起来。

思罢也不等浅幻有何反应,就欲离开,可刚要准备开门,门便自己打开了,只见尘萱手里端着托盘,托盘之上有几叠冒着香气的小菜,而玉玲珑则是双手捧着一坛陈酒,门开之际三人都是一愣。

浅幻见状,心中不由嗤笑,你的心肝宝贝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啊,来不及感叹浅幻急忙笑意盈盈的走至尘萱面前接过她手中的托盘“回来的正是时候,我肚子刚才都还咕咕叫呢~“说罢就端了托盘向屋内走去,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这一走可不要紧,一边的玉玲珑却突然回神,本来还疑惑小麻雀为什么突然阴着一张脸站在门口,但尘萱在旁边,她就算问也问不出什么。可这贱人死不要脸的端了人家辛苦的成果就走,就这,玉玲珑怎么可能忍得?

“哎哎哎,你个贱人,你把饭菜都给我放下!这些都是我和小萱萱做给我们三人吃的!没你的份儿!”

“别小气嘛,我先替凤谷主尝尝~”

而在两人拌嘴之际,尘萱也担心的走到凡无面前,小声询问道“凡无,你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凡无扯了扯嘴角,故作淡然的回到“没事,你们先吃,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浅幻虽然一直跟玉玲珑拌嘴玩闹,但注意力却在凡无的身上,原本以为有那小丫头回来了,这凤大谷主会顾忌一些,谁知她还执意要出去。就在凡无话音刚落,浅幻突然身形一闪,瞬间挡在了凡无面前,制止道“站住。你要去哪儿?“

凡无先是一怔,但马上眉头微皱,冷冷的瞪着浅幻“让开。”

浅幻身都没回,只是手指轻轻一勾,大开的房门便重重关上,随即褐色双眸瞬都不瞬的睨着凡无,轻笑道“凤谷主,你现在需要冷静。”

尘萱疑惑的看着眼前二人,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此时在桌边的玉玲珑也觉得气氛不对头,忙放下手中的酒坛,大步走到凡无身边,没好气的瞬了一眼挡在前面的浅幻,随即挽住凡无的玉臂,想借此安稳住那股不安的气息,“从进门就觉得你脸色不好,有什么事也要先吃饭啊,你看我带了两坛你最爱喝的桃花酿~“

凡无没理会玉玲珑,深邃冰冷的双眸始终胶着浅幻“我现在很冷静。”

“哦?”浅幻邪媚的挑起眉角,随即看向一脸担心的尘萱,故意挑衅凡无一般,轻声问道“小丫头,谁是白兰啊?”

尘萱不解浅幻为何突然问起白兰,但还没等她反应,凡无却忽的甩开玉玲珑,凤凰真气集掌,便要向浅幻攻来。

浅幻见状,她当然知道凡无此时动手,并非为了杀她,因为掌风虽然凌厉,但毫无杀意,只不过是想让她闭嘴而已,可看到玉玲珑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她心里就不是滋味,本来可以简单躲过的一掌,浅幻瞬都没瞬,就把玉玲珑拉到了自己跟前…

就这一瞬间,玉玲珑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一切发生的也太快了吧!老娘在你们的对话里就是个打酱油的啊喂!看着那如是降至的一掌,玉玲珑急忙闭上双眸,喊道“别打脸!”

尘萱也没想到玉玲珑会被这浅幻拿来当挡箭牌,这一掌下去,玉玲珑不死也得残废啊,一声惊呼“凡无!”

整个房间突然安静下来,片刻过后,凡无冰冷的话语突然响起“什么叫别打脸?”

玉玲珑脸上的灼烫还未消退,但听到凡无的声音,不由颤巍巍的睁开双眸,只见眼前一只玉手平静的停在半空中。而浅幻也从玉玲珑身后探了出来,先是坏笑着瞬了瞬玉玲珑已经被吓变形的脸,随即不由又瞬向凡无,故作唏嘘的说道“好犀利的凤凰真气啊,啧啧,若是没有玲珑……”

话还没说完,玉玲珑早就气炸了,转过身就骂“我去你大爷的!又消遣老娘!“说罢就欲动手,而一边沉默的尘萱突然开口制止道“够了!”

玉玲珑先是一怔,随即惊愕的看向尘萱,原本扬起的手也缓缓放了下去,看着尘萱周身渐消的青影,凡无也是眉头一蹙,而浅幻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

待青影散去,尘萱瞬都不瞬的盯着凡无绝美冰冷的面容,“不管你去哪儿,别忘了带上我,无论龙潭虎穴,我陪你可好?”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