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十八章:献计

2015-11-08

看着尘萱清秀俏丽的面容,灵动的双眸透着坚定,凡无愣在原地,不知如何。而一边的玉玲珑却满脸疑惑,在两人之间瞬来瞬去,什么龙潭虎穴?莫非小麻雀是要一人去龙家吗?想到这里,玉玲珑惊了一身冷汗,随即转身瞪向一脸无谓的浅幻,“说!你们俩刚才都聊了什么!?“

“啧,亏你还是聪明伶俐的绝世大美妖呢,连小丫头都能看出来的事,你怎么还不明白~你这智商我真替你捏把汗啊~”浅幻故作惋惜的摇了摇头,但还没等玉玲珑反驳,浅幻忽转话锋又道“其实我们也没聊什么,只是做了个交易,然后交易过后,我履行我的承诺,把龙家现在的情况跟凤谷主汇报了一下。”

玉玲珑越觉此事并非像浅幻说的这般简单,你一个身份不明之人,小麻雀会跟你做交易?你有哪里可信到让我们和你交易。玉玲珑虽然这样想,但是碍着这里有小萱萱在,也不方便继续追问,于是压住心中的那份疑惑,顺势问道“龙家现在的情况?”

浅幻没有马上理会玉玲珑的问话,而是先用余光扫了一眼凡无,生怕又被她打断,索性凡无这次并没有任何反应,浅幻这才回道“龙家嘛,不外乎那些表面的东西,江湖第一府,皇家的背后支柱。而龙家府邸更是固若金汤,易守难攻,连府里的花草都有可能是某个机关,稍不留心便身首异处。”说罢浅幻向三人瞬了一瞬,除了凡无一直低头不语,似在纠结什么,玉玲珑和尘萱都在老实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稍稍停顿,浅幻哼笑了一声,继而又道“但是,除了这些,我又告知了凤谷主一件意外情况,那就是…龙飘吟她还活着。”

龙飘吟!?原本安静听语的玉玲珑,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忽的握紧双拳,面色很不自然的笑道“哈,你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龙飘吟还活着?怎么可能嘛,你要知道她可是凡人体,几千年前的人物,怎么可能活到现在。而且她既然活着,二十年前我同小麻雀…”

“你当她不知道二十年前你们大闹龙家之事吗?”浅幻突然打断了玉玲珑的话,看着玉玲珑惊疑的模样,没做多说,而是轻笑着走到凡无身侧,“凤谷主,龙家肯定要去的,你说的那个人,如果她还算机灵的话,这一个多月都撑过来了,也不在乎这几日。”

这时没等凡无回话,身侧沉默了一阵的尘萱却突然惊呼道“你说的那个人,莫非是白兰姐?!”浅幻耸了耸双肩没做回答,而是轻轻用嘴往凡无身上呶了呶,示意尘萱。

“到底是不是白兰姐啊?!凡无,你说话啊,当初你托白兰姐所做之事,难道就是让她和翠荷去龙家吗?”尘萱意会,马上拉住凡无纤细的玉臂,略带焦急的又继续追问道

玉玲珑还是第一次看见小丫头这么捉急,而凡无却始终低眸不语,刚要替凡无解释,凡无却先她一步回到“是。”说罢缓缓抬起双眸,怔怔的瞬向尘萱,脸上带着丝丝自责的表情。

简单的一个字,让尘萱双腿一软险些跌倒,虽然她并没领教过龙家的手段,但听方才浅幻所叙述的那些,还有玉玲珑在听到那个龙飘吟之后的神情,她便知道这龙家的厉害之处,既然这样,凡无命白兰姐和翠荷两人去龙家,那无疑是让她们去送死啊。

凡无见状一把扶住,又道“所以我要去救她们。”

闻着这人身上清冷的体香,尘萱不可思议的回看凡无,你去就可以全身而退的救她们了吗?面对那深不可测的地方,又不得不去,想到这里尘萱的眼眸突然一沉,“你明知道龙家如此凶险,为何当初又要让她们以身犯险!”她不明白为何大家避之不及的地方,凡无会如此执意,不惜让身边的人去冒险,她到底意欲为何?

“我…”凡无欲言又止,这时一边的玉玲珑再也憋不住了,本来就已经够乱的了,万一小萱萱在为此而对凡无产生误会,那可怎么是好,忙走至二人跟前道“萱萱你不要这样,小麻雀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呀。”

“为了我?”尘萱一愣,惊疑的看向玉玲珑,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玉玲珑被尘萱盯的浑身不自在,但又怕说的多了,凡无会生气,随即装模作样的叹道“当然是为了你啊,就是因为要给你查明身世…才会让白兰去龙家的,所以你不能怪她啦。”玉玲珑边说边小心翼翼的向浅幻的那边挪去,一双桃花眼始终盯着凡无的反应。

而凡无此时并没有心思去理会玉玲珑的话,则是在她话音刚落之时,担心的瞬向尘萱。

尘萱表情先是一滞,随即缓缓的看向凡无,联想起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为了帮我查明身世?

就在这时,浅幻突然起身,不耐的说道“好了好了,你们要闹到何时啊?抛开那些不说,既然都已经这样了,我们现在紧要的不是应该商讨一下该如何救的问题么?”

“对对对,先救人,身世什么的到时候自然就会知晓了~”玉玲珑难得附和浅幻的提议,说罢忙又走回到两人中间,挽起二人,把她们带到桌边,又强制性的将二人按在了座位上,随即拿起筷子递到她们手里,嬉笑道“来来来,边吃边聊~”

尘萱瞬了瞬手中的筷子,又抬眸瞬了一眼那人清冷的面容,见凡无低眸若有所思的样子,眼眸一转,不由强挤出一丝笑意,“看来是我错怪你了,既然这样,救白兰姐能否带我一起?”看着凡无抬头惊疑的样子,尘萱又道“不是说为了我才去的龙家吗,你不带我去?我又怎能知晓身世?”

“当然,这本就是你的身世问题才牵连出的事,怎么会不带上你呢~是吧,小麻雀?”玉玲珑见尘萱脸色稍稍平和了下来,转头便向凡无使了个眼色,用内力传音道:先稳定住再说,毕竟这关乎到萱萱的身世,她去龙家,也是理所应当的,你不如先答应她,等到了京城,你再随便找个理由把她安置在别处不就行了。

凡无眉头一蹙,墨色的双眸在二人脸上瞬过,起初之时并没有在意,如果尘萱跟随一起去了龙家会引起什么后果,但不管什么后果,也完全在我能控制的范围之内,如今却不同,若这次前去遇到龙飘吟,除非小萱身上的‘御’完全觉醒,否则无疑就是羊入虎口。虽然能理解小萱为何执意至此,但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顾忌。想到这里凡无便要开口拒绝,可话到嘴边不得又憋了回去,看着尘萱满眼的哀求之意,凡无终是抵挡不住几千年的习惯,那便是这人的要求,她无论如何都会去满足。

见凡无点头答应,尘萱舒眉一笑,又道“我还有个要求,那就是,我要时时刻刻待在你的身边。”看着凡无突然瞪大的双眼,尘萱随即故作可怜的说道“龙家那么危险,我武功不好,法术也不高强,总得需要谷主大人保护的嘛,你瞪我干嘛!?”

“额…”玉玲珑没想到尘萱还会有后话,本来按方才她所预想的,在得知龙家还有龙飘吟在时,能让小麻雀带你去京城就已经不错了,最起码把你带到京城,随便安置到一处不起眼的小角落,然后再弄个结界不让人发现有你的存在,就这些而言小麻雀还是可以做到的。但你要时刻跟着她…按小麻雀的性格,会让你涉险的事,她断不会同意的啊!想到这里玉玲珑不由一阵胃疼,小丫头,你真是太会为难人了!

一阵过后,见二人都没有回话,尘萱细眉一挑道“既然都不说话,那我就当你们默认了~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说罢也不理凡无和玉玲珑,随即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转眸就向一边看热闹看的兴起的浅幻问道“对了,你刚才不是说要救白兰姐么,可是龙家那么厉害,到底要怎么去救啊?”

玉玲珑“……”凡无“……”

浅幻深意一笑,刚要回话之时,玉玲珑却突然回神说道“当然是硬抢啦!就像当年我和小麻雀去抢云锦时候一样~”

凡无眉头一蹙,不耐的瞪了玉玲珑一眼“此时非彼时,别忘了还有龙飘吟。”

“额,龙飘吟是谁啊?你们为什么都这么怕她?”尘萱看着玉玲珑突然惊怕的神情,不解的问道。

话语刚出,凡无和玉玲珑都陷入了沉默,浅幻见状不由笑道“我说你们跳转思绪跳的也太快了吧,若不是我一直保持冷静的看着你们,还真有点跟不上你们的节奏呢。”说罢也不理会凡无和玉玲珑有何反应,继而又笑意盈盈的睨向尘萱,意味深长的说道“小丫头,你再问这些她们回答不了,或者不能回答的问题,真有可能会把凤谷主逼疯也说不定呢。”

尘萱听罢不解的挠了挠额角,傻傻的问道“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一阵无力感油然而生,若可以的话,我真想把方才夸你的话全部收回,这智商跟御青魂比起来,简直是天上地下,可忽的想到什么,浅幻忙笑着拿起玉玲珑方才捧来的酒坛,边倒酒边说道“没有没有,龙飘吟嘛,怎么说呢,不过是个法术高强,诡计多端的女人罢了,而且她们俩也不是怕她,只是跟她有些仇而已。”说罢把眼前斟满的几杯酒分别拿到三人面前。

“你别说话,听我说完。”看着尘萱又要追问的样子,浅幻急忙打断,“而这个仇有可能就关乎到你的身世,你呢,不如做个看客,少问些让凤谷主头疼的问题。”

尘萱惊愣,马上看向凡无“凡无,你头疼了?”

凡无没有说话,略带嫌弃的白了二人一眼,便看向别处。浅幻见气氛缓和了下来,便拿起桌上的酒杯,轻啄了一口,而后抬眸睨向还站在尘萱身后的玉玲珑“玲珑,来,坐我旁边~我们开始谈正事~”

玉玲珑先是一愣,但马上冷哼道“我怕一会儿你说错话,我忍不住拿剑戳你,还是离你远点的好,给你逃跑的时间~”说罢悠然走到凡无的另一侧,双手环胸坐了下来。

看着玉玲珑别过去的视线,浅幻只是微微浅笑,不知在想些什么,但也只是转瞬之时,随即神色严肃的说道“现在我们算是伙伴了吧?我既然把我知晓的都告知了你们,为了能赶快救出你们口中所说之人,那凤谷主可否能告诉我,你所知所做之事的来龙去脉?”

“小麻雀不能告诉她,她是什么人我们都还不清楚。”话音刚落,便先听到玉玲珑反对的声音。

浅幻先是一愣,随即故作一脸不快的回到“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是一心一意想帮助你们。”但忽的想到什么,又语气一转,调笑道“莫不是你心中对我有偏见才如此阻挠?”

“哈?!你本来就不可信,又何来偏见一词!”玉玲珑没好气的撇了一眼满脸调笑的浅幻。反正对于这个女人,她是打心底信不起来,毕竟一只聪明的狐狸,怎么可能会去相信一个坑过自己的猎人呢?

浅幻见状,忙一脸委屈的双肘杵在桌上,捧着自己的脸颊,幽怨的说道“我连夺心蛊都吃了,若这样都不可信,那我也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呢~“

玉玲珑微愣,夺心蛊?那是什么东西?玉玲珑虽然见多识广,但对这巫蛊之术却很不了解,毕竟这不在她的兴趣范围之内,所以平时也只是偶尔听说点皮毛而已,可没想到现在浅幻突然提起,又恰巧夺心蛊未在她所听说的那些里面,心里不由有些后悔,早知道有会用到的一天,当初我应该深究一下的啊!看着浅幻那一脸等着看笑话的神情,玉玲珑一阵懊恼,不能让她看出来我不懂这些,要不然肯定又会惹她一阵揶揄,想到这里,玉玲珑冷哼着拿起酒杯转到一边,没好气的说道“那你去死好了,我又没拦着你,哼!”

浅幻洗眉一笑,刚要打算跟玉玲珑继续拌嘴,这时一边的凡无却突然开口道“在我说之前,我想知道你对二十年前我去龙家之事了解多少。”

见凡无回话,浅幻只得先‘放过’自己跟自己怄气的玉玲珑,转而笑到“当时我只听说凤谷主带了一个孩子回无尽谷,其余便不知情了,所以才想知道凤谷主为何那样做啊~”说罢褐色的双眸故作好奇的盯向凡无。

凡无先是一愣,但随即向一边认真听话的尘萱瞬了一眼,看来小色女是铁了心要跟我去龙家了,既然如此,余下的这些对话,也没必要瞒她什么了,她的身世注定要跟青魂扯上关系,只是担心她是否已经做好了知晓一切的准备,想到这里,凡无先是轻叹,随即语气略带为难道“这些说来话长,我只能告诉你,当年从龙家抢来的孩子,是无辜的,后来我便遇到了小萱,听她说自小便是孤儿,而且…”说到这里,凡无话语一顿,缓缓抬眸,睨向尘萱。

浅幻见状,忙摆手道“她身上的气息,我早就察觉了,略过这些。凤谷主你就告诉我,你为何怀疑小丫头是龙家的孩子,而且你让那个白兰去龙家到底探听什么,便可。”

尘萱听罢见凡无还是睨着自己,不由不耐的说道“凡无你快说啊,我等着听呢~”

看着尘萱一脸认真的样子,凡无只得又轻叹了一口气,随即缓缓开口,“不是我怀疑,只是因着小萱跟当年我抢来的那个孩子实在太像了,所以不由让我联想,或许当年那个孩子并没有死,也因此,我让白兰前去龙家替我找到那孩子现在身葬何处,然后我再去探个究竟。”说到这里,凡无顿了一顿,又道“这里面牵扯太多,我能告诉你的也只有这些。”

浅幻听罢,随即追问道“那个孩子身上可有‘御’?”

凡无眉头一蹙,似是回想什么,“有是有,不过很弱。”

“那就奇怪了,怎么会两个人身上都有‘御’的气息…”听完凡无的话,浅幻不由喃喃道,按理来说御青魂转世应该只会投胎在一人身上,而‘御’的本身,便是御青魂的灵魂,就此而言,一个人的灵魂又怎会同时出现在两个人身上,想到这里,浅幻双眉紧皱,莫非是龙飘吟搞的鬼?

看着三人同时低眸沉思起来,这时一边的尘萱却悠悠的小声说道“那会不会是因为我跟那个孩子,本是孪生姐妹,在娘胎里…”

“艾玛,小萱萱你这脑洞开的也太大了吧,你把‘御’当什么啦?磁石吗?时间久了便会让周边的铁制品也有少许磁力?”没等尘萱说完,玉玲珑第一个便打断了她的话。

尘萱见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尴尬的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没再继续说下去,说到底,她也不了解‘御’是个什么玩应,只知道是上古神器,究竟是什么形态的,她也不懂,虽然凡无有稍稍解释过,但她至今对此都云里雾里的,反正不坏就行~

此时浅幻突然开口道“‘御’的事,看来确实有必要去一趟那个孩子的墓室看一看,现在我们在这里乱想,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既然这样,那我们不妨制定两个计划。”说罢略带犀利的褐色双眸向眼前的三人看去,也不等三人询问,直接就说道“到京城后,因着小丫头身上的气息太重,实在不适合跟着去龙家,而且放她一人在外,也确实让人放心不下,所以你们就先随便找个角落的客栈安置下来,就让我一人先去龙家,若那白兰姑娘没事,不管地图到没到手,我先把她救出来再说…”

“说的简单,你怎么救?先不说那龙飘吟在没在家,就单说她家里一屋一结界,一木一机关的,你还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救出来?痴人说笑呢吧~”玉玲珑轻蔑的睨了睨浅幻,不由打断了她的话。

可玉玲珑话音刚落,凡无、尘萱、浅幻都同时蹙着眉向她瞪去,一脸的不满,玉玲珑不明所以,这是怎么了?干嘛都这么看我,难道是怪我打断了贱人说话?想到这里玉玲珑喃喃道“额…我说事实嘛~”语罢三人还是嫌弃的瞪着她,玉玲珑只得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又道“好吧好吧,我错了!我这不是担心她么~你们继续!”

见玉玲珑道歉后,安静的别过头去,浅幻才又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只要人救出来了,地图的事,我们可以再想其它办法。对了,凤谷主你在龙家可有认识的人?”

“有啊,龙家的大公子~可稀罕我家小麻雀呢~”还没等凡无开口,玉玲珑又嬉笑着插嘴道,可话刚出口,玉玲珑就后悔了,只见凡无此时的脸已经黑的不成样子了,“额…也不是很稀罕…好吧,我喝酒你们聊你们聊……”说罢,急忙悻悻的捧起桌上的酒杯放在自己嘴边,假装喝起酒来。

凡无无奈的撇了玉玲珑一眼,随即看向浅幻,语气认真的说道“怎么个认识法?”

龙家的大公子?龙湛吗?难道江湖传言都是真的?这凤谷主当年从龙家掠走龙家大小姐之时,竟真的答应了要下嫁?可龙家人为什么要如此?因为二十年前龙湛也只不过是八岁的孩童罢了,亦或者这个要求是凡无她自己提的?想到这里浅幻不由留了个心,嘴角微微轻扬,“算了,不需要那些了。”看着凡无突然疑惑的神情,浅幻深意的睨向她,又道“凤谷主你可相信我?”

凡无先是一愣,随即轻笑道“当然。”

“那好,你们在这里等候我两日,我一人先去龙家把那白兰姑娘救出来。”说罢,浅幻看着三人惊愕的表情,又道“怎么?不信?”

听完浅幻所说,玉玲珑再也控制不住,呼的起身“你看给你狂的,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好不啦!?从这里到京城只路程就两日,你哪还有时间救白兰那丫头啊!?”

浅幻淡淡一笑,起身绕过桌边,走至玉玲珑面前,“等我回来,不就知道了。”说罢,在三人的注视下缓缓向门外走去。

看着浅幻消失在黑夜里的身影,玉玲珑正欲去追,不料却被凡无突然拉住,“算了,不要追了。”

玉玲珑疑惑,随即甩开凡无,“为什么?她在说大话,你你你让…她一个人去龙家不说,还要救人?根本不可能的啊。”可话刚出口便惹来凡无和尘萱异样的眼光,“怎怎么…干嘛这么看着我?!”

这时久久没有开口的尘萱,幽幽的回到“玲珑,你好像很紧张浅幻姑娘的安危啊…而且不是一般的紧张呢~”凡无也随之点了点头,附和尘萱。

玉玲珑先是一愣,但马上暴怒的吼道“怎么可能!我玉玲珑会紧张她!?你们俩什么思想啊!?”

看着玉玲珑此时的模样,尘萱不由噗嗤一笑,凡无脸上也挂上了丝丝笑意,轻巧拿起桌上的酒坛,边替玉玲珑倒满杯中酒,边淡淡的说道“虽然我也不认为她会做到,但不妨信她一回,毕竟她是局外人。更何况,我想她这么做,无非是甩开我们,自己想查些什么吧。”

听完凡无的话,玉玲珑嫌弃的白了二人一眼,刚要打算落座,可一用心回味凡无的话,不由忽的一拍桌子,“不行!我得跟着去!万一她真的查到什么,不告诉我们怎么办!亦或者……”玉玲珑眉头一蹙,也不管凡无和尘萱会不会阻拦,转身就追了出去。

而凡无料到玉玲珑会追出去,因为刚才的话,原本就是故意说给玉玲珑听的,虽然有夺心蛊的牵制,但也不过是能让她在龙家与我之间保持中立罢了,若可以再从她身上挖出点什么,何乐不为?只见凡无悠然的拿起酒杯,看向一边满脸惊愕的尘萱,“陪我喝一杯?”

尘萱急忙回神,刚要劝凡无去追玉玲珑,可看凡无一脸淡然的神情,尘萱只得又把话憋了回去,瞬了瞬凡无手中举着的酒杯,不由为难的道“我不会喝酒…”

睨着尘萱一脸为难的模样,凡无轻抿杯中酒,“不用担心玲珑。浅幻不会伤害她,更不会让龙家的人伤害她。”

听凡无这样说,尘萱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其实她并不是担心玲珑的安危,只是刚才听她们所说的那些,对于龙家她也是满心好奇,想跟去罢了,可听凡无的语气,并没有要跟去的意思,想到这里尘萱萎靡的趴在桌上,“好吧…”

凡无没有回话,她又怎会不知尘萱所想,无奈一笑,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片刻过后,尘萱无聊至极,抬眸看向凡无,小心问道“对了,谷主大人,龙家大公子是谁啊?莫非就是他跟你有婚约吗?”

“陪我喝酒,我就告诉你。”凡无眉角轻挑,回望尘萱。

尘萱微愣,但随即装模作样的又趴回到桌上,淡淡的说道“哦,那我就当他是你的婚约者好了。你自己喝吧~”说罢,尘萱心里那个气呀,明明知道我不会喝酒,还让我陪你喝,分明就是不让我继续追问下去嘛!

凡无轻笑,清冷的眸光瞬了瞬尘萱,淡淡的说道“对了,我刚才听你说,孪生姐妹的事…”

忽听凡无提起,尘萱一怔,但随即不耐的摆了摆手,“切,我乱说的,我才不要当你仇人的后辈呢~”

看着尘萱一脸无谓的模样,凡无苦涩一笑,将杯中酒饮尽,又道“无论是与不是,你真的做好知晓这一切的准备了吗?”

尘萱不可思议的睨着凡无清冷绝美的面容,缓缓坐直身子,“当然啊,我就如浅幻姑娘所说,陪在你身边做个看客,你不会连这也不许吧?”

凡无眉角一挑,缓缓侧目,一双墨色的眼眸瞬都不瞬的睨着尘萱,回到,“如果我说不许,你会听吗?”

尘萱思都没思,随即愤愤的说道“不听!哼!”说罢就把头转向一边,喃喃道“一有危险就想把我甩开,什么事都自己去面对去解决,这样的你,让我心疼,如今你休想劝我,更何况是为了查我的身世,才牵连了白兰姐和翠荷妹妹…”说到这里,尘萱再也气不过,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看着尘萱酒水下肚,瞬间红透的脸颊,凡无顿感不妙,随即不着痕迹的把酒坛拿在了手里,“我知道了,你跟着我可以,但是你不可擅自行动,尤其…唔…”

凡无震惊的看着眼前人,唇边传来的温热,让她心跳都慢了半拍,这什么情况?!而就在凡无还未反应过来之及,尘萱迅速离开凡无的嘴边,支支吾吾的说道“后面就不要说了…我不会做那些会让你担心的事…”说罢原本红透的脸颊,现在都红到了耳根。

凡无没有理会尘萱的话,而是余惊未了的说道“这就是你让我闭嘴的方式?”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