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十九章:初探龙家(1)

2015-11-20

看着凡无的眉眼,尘萱忽然紧张起来,声似蚊蝇般说道“我听你的就是了,干嘛还要说什么但是,而且我现在也蛮厉害了,到时候不知道谁保护谁呢~…”

凡无没有理会尘萱,而是缓缓抬起手向自己唇边拂去,指尖传来犹存的湿热感觉,凡无表情一愣,但随之嘴角轻斜,悠悠开口道“吻我,是什么感觉?”

尘萱惊愕,她哪里知道凡无心中所思所想,原本是想说些别的,转移凡无的注意力罢了,现在听凡无突然问这样的问题,好像刚才的情不自禁,并没有惹她不开心,想到这里,尘萱不由娇羞一笑,说道“冰冰凉凉,很软,蛮舒服的~”

“哦?是吗?”凡无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一双深邃的眼眸,瞬都不瞬的胶着尘萱。尘萱重重的点了点头,刚要说什么,不料凡无纤细的手臂突然揽在了她的脖颈处,缓缓将薄唇移至尘萱耳边,声音极软的说道“若还有下次,我就杀了你。你可记住了?”

原本羞笑期待着什么的尘萱,突然表情一僵,像受了惊吓一般,从座位上蹦跳起来,而此时的凡无哪还有刚才淡笑轻浮的模样,胶着尘萱的双眸没有一丝温度,冰冷至极。

一阵沉默过后,起初尘萱确实有些惧怕,但随之尘萱脸色一沉,嘟着小嘴儿说道“那你杀了我好了!”说罢就欲去抢凡无手中的酒坛。

这是要借酒壮胆?凡无见状随即转身将酒坛丢到了地上,清脆的声响刚落,凡无便淡淡的开口道“一杯酒就能让你不顾生死,做出这般出格的事,若再让你喝,我今晚是不是就要清白不保了?”

凡无话音刚落,尘萱只觉脸上火辣辣的,更是恼羞“我没醉!我就要喝!”说罢灵动的双眸撇到桌边处的另一坛酒,可刚要去拿,凡无却又先她一步,将酒坛拿了起来,看着尘萱气鼓鼓的瞪着自己,凡无不由冷笑,向手中的酒坛瞬道“这坛桃花酿虽然称不上什么上品,但被你这不懂酒的人喝去,还真是糟蹋了。”说罢凡无拿起酒坛便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尘萱先是一怔,但忽的想到什么,刚要去抢,可为时已晚,就在她愣神之际,凡无已将最后一口咽下。凡无悠然放下空空如也的酒坛,“现在没酒了,看你还怎么折腾。”

“你!”尘萱焦急的拿起空空的酒坛用力的倒了倒,还真的一滴没剩…起初她的确是想借酒‘消愁’,但当看到凡无自己拿起酒坛狂喝起来,她哪里还有那心思。再去抢,只不过是不想凡无喝太多而已,谁知这聪明到极点的糊涂女人,理解错了她的意思,竟把差不多整整一坛的酒一口气全喝了下去…尘萱惊愕的看向凡无,可凡无却面无表情,好像刚才喝那么多酒的人不是她一般。

看着尘萱惊愕的表情,凡无眉角轻挑,抬起衣袖向嘴边擦了擦,淡淡的说道“不用担心,我酒量好的很,不像某人。”

见凡无没事,尘萱随即放下心来,也不知是酒的原因还是什么,仰着红扑扑的小脸儿,就冲凡无做了个鬼脸。“我我酒量也好!你看,我现在不也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我看?”看着尘萱这可爱模样,凡无不由嗤笑道“我看你不是酒量好,而是被吓的酒醒了吧?”说罢纤细的手指不由自主的轻轻捏住了尘萱的小脸,这一动作甚是宠溺,就连凡无也觉得不可思议,看着尘萱突然僵住的表情,凡无也是一愣,随即收手,急忙转过身,不再去看尘萱。

尘萱见凡无突然转过身去,也猛然醒悟,迅速拿起桌上的饭菜,支支吾吾的说道“额,那个…谷主大人,你还没有吃饱吧…那个饭菜有些凉了,我这就去热…”说罢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凡无没理会尘萱,而是在尘萱离开房间后,缓缓抬起手,蹙着眉头,喃喃道“莫不是,我也醉了?”

而就在凡无情意初显之时,黑暗之中,浅幻一人悠然走在承运城外幽静的小路上,“唉~我说玲珑啊,你既然跟来了,就大大方方的陪我去,干嘛偷偷摸摸的?”

只听浅幻话音刚落,一抹淡紫色的身影从树后探了出来,不是玉玲珑又是谁,“贱人,你能不能别这么快拆穿我!想我玉玲珑多少也是……”

看着玉玲珑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边向这边走来,浅幻嘴角不由轻扬,“是是是,狐妖大人您大人大量,别跟我这乡野村姑一般见识~我保证下次不会这么快发现您~”说罢就笑意浓浓的睨着已经走至跟前的玉玲珑。

玉玲珑嫌弃的白了浅幻一眼,随即双手换抱胸前,揶揄道“我还以为你能跑多快呢,照你这速度别说两天了,给你十天你也不可能办到!”

浅幻不以为然,而是淡然一笑,缓缓抬手就向玉玲珑头顶伸去,玉玲珑一个激灵,以为浅幻受不了她的揶揄要跟她动手,刚要躲开,不料却被浅幻一把拉住“别动。”

玉玲珑疑惑,正欲追问,却见浅幻将一片落叶扔到了地上,“亏你还是绝世大美妖呢,怎的把自己搞的如此狼狈。”

看着浅幻一脸温柔的样子,玉玲珑愣是呆了半天才回过神,随即急忙向自己头顶摸去,说道“还不是为了追你!谁会想到你半刻不到就走出了承运!哎?等等我啊~”

浅幻可不想再听玉玲珑唠叨下去,随之转身悠然向京城方向走去,笑道“正如你所说,我这已经算慢的了,要不是为了等你,我现在早就到京城了~”

看着越追越远的背影,玉玲珑不由心里纳闷起来,我靠,看这贱人也没走几步啊,怎么追不上呢!“喂,你等等我啊!”

浅幻嘴角邪魅一笑,停住脚步,头也不回的说道“既然两条腿追不上,那就多变几条出来啊,我先说好,这已经算我最慢的了,若这样你都追不上,啧啧~”说罢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

玉玲珑大口喘着粗气,不由俯下身敲了敲有些跑累的双腿,抬眸瞬向那人的背影,变变变,变你妹啊,若我用真身…想到这里玉玲珑随即站直身子,大吼道“贱人!我给你个机会!你赶快滚回来,背着我!若不然…”

玉玲珑话音未落,浅幻不知何时突兀出现在她身侧,笑意盈盈的睨着她,“若不然怎样?”玉玲珑先是一个激灵,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浅幻又道“好了,不逗你了。”说罢抬手打了个响指,玉玲珑心里疑惑,不由向前方看去,只见那一直走在前方的背影,渐渐消失,路还是那条小路,除了路边参差不齐的树木,空空如也。

玉玲珑如果连这都看不出来,那她就真要返璞归真再当回狐狸去算了,只见她一双桃花眼都快喷出火来,气恼的冲浅幻吼道“你个贱人!又用幻境骗我!”

“唉唉唉,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帮你锻炼身体么~”看着玉玲珑气到有些狰狞的俏脸,浅幻急忙摆手道歉。

听完浅幻的话,玉玲珑更是生气,不由跺着脚,大骂道“锻炼你妹啊!耍我耍上瘾了是不是!”

“0-0是。”

“找死啊你?!”

浅幻见状,转身就跑,边跑心中不由念道,哈~终于生气了,若不然都不知道怎么让你走快些~不行,得再给她加股劲儿,想到这里,浅幻随即回头冲着玉玲珑喊道“要杀我?先追上我再说吧~万狐之首除了气性大了些,也不过如此嘛~哈哈哈~”

“你你你!”玉玲珑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眼眸里除了愤怒再无其它,只见她边追边拔下发间的玉钗,周身白色光晕突显,九条白色的尾巴自裙后露出,原本乌黑亮丽的秀发,此时也变成了纯白色,随风而动,毛茸茸的白色耳朵出现在了头顶。

浅幻感觉到身后的异样,刚要转头去看,不料却被一个白色的身形突然摁到了地上,看着浅幻突然怔住的表情,玉玲珑不由冷笑道“哼~不过如此吗?我现在就让你尝尝什么叫不过如此!”

纯白色的长发无风自飘,凹凸有致的身后摆着九条同样纯白无杂的狐尾,一张平时妩媚嬉笑的俏脸,突然变的神圣不可侵犯,眼眸里透着轻蔑…

待看清楚是玉玲珑之时,浅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多久没见过这样的她了,浅幻已经记不清,如今意外再见,却是相忘千年…

浅幻不禁抬起手向着玉玲珑的脸颊抚去,一颗滚烫的泪珠顺着眼角滑落“玲珑…”

看着浅幻滑落而下的泪珠,玉玲珑不由错愕,怎么还给吓哭了呢~没等浅幻抚上自己的脸颊,玉玲珑急忙站了起来,疑惑的说道“被我吓哭的?不能吧~”但看到浅幻仿佛定格一般仍旧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哎呀~算了算了,玩不起就不要玩吗!想到这里玉玲珑不耐的又道“我就是想吓吓你,我还得指望你救出白兰那丫头呢,怎么可能杀你啊~乖啦乖啦,快起来,地上多凉啊~”

浅幻抬起的手,停在半空中,听着玉玲珑安慰的话语,一丝苦笑转瞬而逝,单手支撑身体,缓缓站了起来,淡笑道“谁说我是被你吓的,不过是被你带来的尘土眯了眼睛而已~”说罢就抬手轻轻擦掉眼角的泪痕。

玉玲珑先是一愣,刚要再发火,但看到浅幻脸上犹存的失落,不由更是疑惑,既然不是被吓的,那被尘土眯了眼,也不至于这个表情啊…

浅幻边拍打身上的泥土,边抬眸向玉玲珑瞬去,哈,真是稀奇了,竟然没有回骂我,“好了好了,你就当我是被你吓到哭,别胡思乱想了,到了京城以后有的是你用脑的地方,别再为了我浪费那仅有的一点点思维了。”

“唉?我说你这人,真是讨厌到极点了!什么叫仅有的一点点思维!?我可聪明呢~好不!”玉玲珑收回思绪,嫌弃的瞪了浅幻一眼,我真是快成佛了,慈悲到会去关心这气人玩应!

浅幻微微一笑,没有回话,而是抬头向四周望了望,随即又看向玉玲珑。

看到浅幻突然投来的目光,玉玲珑眼色一沉“干嘛!”

“额,天要亮了,这里离京城已经不远了,为了不让龙家人发现,所以,你要不要先收了你这神通?”浅幻说罢褐色的眼眸上下瞬了瞬。

玉玲珑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一副半狐半人的模样,随即摇身变了回来,拿出玉钗将青丝胡乱的盘在了脑后,这期间还不忘抬眸白了浅幻一眼,怎么什么话从这贱人嘴里说出来,都这么可气呢!但嘴上却不由傲慢的说道“看到老娘的厉害了吧,你若再敢耍我,我就真的宰了你,哭瞎了你,我都不会再犹豫的!听到没!?”

浅幻笑而不语,全当她在那里自言自语,待玉玲珑整理完毕后,浅幻方才从腰间的布袋里拿出一小瓶青绿色的液体,递到玉玲珑面前“你身上的气息龙家人肯定知晓,为了不让他们留意到我们,你需要把身上所有的气息掩盖起来,喝了它。”

接过药瓶,玉玲珑满是怀疑的瞪了浅幻一眼,随即看向手中的药瓶,这什么玩应啊,绿糊糊的好恶心,这贱人可是个巫医,别又整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来整我!稀奇古怪我倒是不怕,万一是毒药,我直接就嗝屁了,还怎么帮小麻雀监督这贱人呀,可是贱人说的也有道理,我倒是喝还是不喝呢…

浅幻见玉玲珑拿着药瓶犹豫不决,无奈一笑,又将药瓶从玉玲珑手里拿了回来,打开瓶盖先是自己喝了一口,随即又交到玉玲珑手里“可放心了?”

玉玲珑没有即刻回话,而是等了片刻以后,见浅幻仍旧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方才安下心来,傲娇的说道“哼!我这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谁让你给我的见面礼就是迷药呢!”说罢才将瓶中所剩的液体一饮而尽。

看着玉玲珑乖乖的喝了下去,浅幻不由暗笑,随即一拍手,故作严肃道“啊,对了,忘了告诉你,这药虽然能隐去身上所有的气息,但是在药效用完之后会有一点点副作用~”而此时的玉玲珑在听完浅幻所说后,脸都绿了,“贱人!你故意的是不是!?”

浅幻会心一笑,“是啊~不过,你放心,这东西虽然有毒,但是凭你万年修行,应该死不了的~顶多就是药效过后,会变回原形几天~”

恩?!原形!?玉玲珑警觉的看向浅幻,“原形到什么地步?”

“不多,就是小狐狸人而已~嗯~大概就是豆宝那么大点儿吧,或者更小一些~”浅幻说罢还不忘形象的用手比划了一下。

玉玲珑一怔,脑中瞬间回想起凡无幼时的时候,青魂为了方便让她照顾凡无,命令她也变成幼时的模样。随后的日子…

“咦?怎么脸色这么苍白?玲珑你没事吧?”浅幻故作担心的问道。

玉玲珑没有回话,而是皮笑肉不笑的冲着浅幻呵呵了两声,随即咽了咽口水,自我安慰道,小麻雀长大了,应该不会再那样对我了吧,恩!不会!一定不会!她也是几千岁人了,怎么可能再做出小孩子才会喜欢的游戏呢!想到这里,玉玲珑又重新振作起精神,一双桃花眼斜看向浅幻,没好气的问道“你是不是料到我会跟来,所以这药早就给我备好了?”

浅幻婉约一笑,淡淡的说道“不能~我又不是神仙,没那未卜先知的本领~”说罢就转身向着京城方向漫步走去。

还不能,我呸!从一开始你就知道,要不然怎么会先是等我出现,而后又故意拿话激我,让我那顿狂奔,还有你那潜行的本领根本不需要这什么破药,所以肯定是专门为我带的!想到这里,玉玲珑不由有些窝火,可浅幻又死不承认,如此一来,玉玲珑也不好发作,只得板着一张俏媚的小脸儿追了上去。

“喂,到了京城我们是直接就去龙家,还是怎样?”

浅幻侧目瞬了一眼板着脸的玉玲珑,不由心里一阵好笑,但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淡淡的说道“到了京城肯定天都亮了,所以不能直接去,需等到夜深才能行动。”

“天亮不是更好,龙家交际甚广,白天难免有宾客登门,这样一来,人多口杂,我们混进去不是更容易一些?”玉玲珑不解的问道。

浅幻无奈的撇了一眼玉玲珑,不耐的说道“你是不是傻?就因为人多口杂龙家才会更加防范啊!否则的话,岂不人人都能随便出入?”

玉玲珑恍然,但马上感觉到不对,怒道“你说谁傻!?”

浅幻刚要回话,但忽的向身后看去,玉玲珑也察觉到异样,两人眉头一蹙,随即跑进路边的树木丛,屏住气息藏匿了起来,而就在两人藏匿后不久,远处便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

只听其中一个说道“咦?刚才明明感觉到这里有人的啊,怎么突然不见了!墨竹,莫不是我们见鬼了吧!?”

而就在玉玲珑听到墨竹二字时,不由脸色一怔,随即就要探出头去看个究竟,不料却被浅幻一把拉住,玉玲珑了然,只得又藏了回去。

被唤作墨竹的女子,嫌弃的白了一眼身旁的男子“龙公子,你能不能不要说话了!按你这声调,别说是人,就连鬼都被你吓跑了!”

男子先是一愣,但马上尴尬一笑道“嘿嘿,我这不是紧张么。”说罢男子向四周环望了一圈,见连个人影都没,才松了口气。

墨竹看着身边的男子模样,更是一脸嫌弃“我们谷主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就偏偏许给你这胆小如鼠的男人!你说你除了身世显赫,模样凑合以外,浑身上下哪儿配的起我家谷主!”

“唉?墨竹,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还是有很多优点的~你想啊,我不顾家人阻拦,偷偷跑出来去找神仙姐姐,就这一点,足以说明我对神仙姐姐用情之深~”

“我吐!你可拉倒吧,还用情之深呢,你别给我家谷主惹麻烦,我就烧高香了!赶紧走赶紧走!兰兰还等着呢!这一路也真是够够儿的了!”说罢,墨竹就大步流星的向着京城方向走去。

“唉~墨竹,你等等我啊!”

听着二人逐渐消失的脚步声,玉玲珑急忙从林中走出,“你干嘛拦着我啊!这墨猪自己跑出来,若被小麻雀知道,还不得把她直接抽死之后,再来个烤全猪什么的!不行,趁小麻雀还不知道此事之前,我得救救这小妮子,让她赶紧回无尽谷去!”

此时浅幻也从林中走了出来,边拍打衣衫边说道“追什么追,你以为她愿意啊?你刚才不也听到了,龙家大公子只身一人跑无尽谷去了,你也知道无尽谷外围有多险恶,若不是有人指使,就算他困死在里边也没人管他。不过,这指使之人还真是聪明呢~”说罢浅幻向两人走去的方向瞬去,若有所思起来。

玉玲珑疑惑,“无尽谷所有人都只听小麻雀一人差遣,除了她,这群小丫头是谁的都不听啊!而我一直跟在小麻雀身边,别说是差遣人了,就连听她提无尽谷都少之又少。”

浅幻回神,瞬了一眼玉玲珑,淡笑道“当然不会是凤谷主。”

“那会是谁?”玉玲珑急忙追问道。

浅幻舒眉一笑,叹道“八成是那个叫白兰的姑娘吧,除了她,无尽谷应该没人会第一时间知晓这件事。”

玉玲珑一听此话,顿时火冒三丈“白兰那丫头是不是疯了,既然知道,那干脆让这龙湛死在里面好了,那多省事啊,既退了亲又不费一兵一卒把龙家唯一嫡系长孙给弄死!平时多聪明的一孩子,怎么现在变这么傻!”

“我看傻的是你。龙湛死哪儿都行,就是不能死在无尽谷,懂?”

玉玲珑微愣,随即摇了摇头“不懂…”

浅幻见状,无奈的抚了抚额头,又道“你想啊,若龙湛真死在无尽谷,龙家是不是就更有理由对无尽谷斩草除根了?先不说龙飘吟,就说龙家这些后辈,二十年前你们大闹龙家之后掳走人家孩子之事,就够让龙家丢大面儿的了,而且掳走也就算了,但最后年纪轻轻就死了,若不是碍着有婚约,恐怕龙家早就不惜一切代价踏平无尽谷了。”

“你等等!云锦她是自己体弱多病,最后病死的,不是我家小麻雀杀死的啊,而且龙湛此次去无尽谷,我们小麻雀根本就没在家,我可以作证啊,他自己作死怎么也能怪到我家小麻雀头上!?”

“哈,你真是天真的让我头疼!我告诉你,他们可不管这些,他们想的是若没有无尽谷,又何来这么多事?更何况…”

“何况什么?”玉玲珑见浅幻欲言又止,不由追问到。

浅幻扯了扯嘴角,淡淡的说道“没什么。”说罢,随即瞬向玉玲珑又道“这样看来,你还说那白兰姑娘傻么?”

玉玲珑先是一愣,但马上蹙起眉头,细细回味起浅幻所说的一切,按贱人所说,好像真的不傻,而且相当的沉着冷静,在小麻雀不知情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救了无尽谷上下一干人等,想到这里不由抬眸胶了浅幻一眼,虽然心里算是认同了浅幻的推断,但嘴上仍不服气的说道“区区一个龙家,我家小麻雀才不怕呢!哼!”说罢就转身就走。

看着玉玲珑曼妙的背影,浅幻无奈的叹道,当然不会怕,怕的是事情并非这么简单,龙飘吟可不是凡人,她怎么会去理会这些门派之间的小仇小恨,哪怕是她子孙生死所引起的…

随后的一路,两人放慢了脚步,但浅幻始终蹙着眉头走在玉玲珑身侧,似在琢磨什么难懂的事情,而玉玲珑起初还会时不时说些挑衅的话,逗弄一番,但都被浅幻以沉默挡了回去,玉玲珑自觉无趣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待看到京城城楼之时,才不耐的撇了一眼浅幻,没好气的说道“喂,京城到了。”

听到玉玲珑所说,浅幻收起愁容,缓缓抬眸,向前方看去,此时天已大亮,城门外已是沸沸扬扬,各路行人进进出出,望了片刻之后,浅幻方才长舒了一口气,对身边的玉玲珑说道“没事,你身上的气息已隐去,就算是有结界感知,她也不会察觉出什么。走吧。”

看着浅幻有些疲惫的面容,玉玲珑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点了点头,随着浅幻向城门走去。

一处茶庄的二楼靠窗位置,浅幻一身粗布麻衣装扮,悠然的喝着茶水。褐色的眼眸有一下没一下的向着街对面不远处的龙家府邸瞬去。而此时玉玲珑也一身乡野装扮走了过来,坐在了浅幻身边,玉玲珑翻弄着身上的粗布衣,抱怨道“你从进城就一直不说话,一说话就让我穿这么丑的衣服!也不知道有没有跳蚤…”

浅幻抬眸瞬了一眼玉玲珑,浅笑道“就算是丑,那也要分穿在谁身啊,想你玉玲珑天生丽质,美艳动人的,穿什么都好看~”

玉玲珑嫌弃的白了浅幻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说,还用你讲?我本来就是如此~随即也看向那处宾客络绎的府邸,小声问道“你看半天了,可曾看出什么?”

听玉玲珑突然问起,浅幻收起笑意,缓缓拿起桌上的水壶,边给玉玲珑斟茶边说道“自古帝王地,由来车马喧。云蒸又霞蔚,气象自万千。这表面的东西,千篇一律罢了。”

“那我们在这儿干嘛?”玉玲珑满脸黑线的睨着浅幻,既然看不出什么,又何必在这儿浪费时间,赶了一夜的路,进城以后应该先找家客栈舒舒服服洗个澡,美美的睡一觉才对啊,哪还有心思在这里喝茶!

浅幻没有回话,轻轻放下水壶,向窗外瞬去……

玉玲珑见浅幻不搭理她,而是蹙着眉,看向街对面的府邸,似在等着什么,不由心里有些恼火,刚要发作,不料浅幻却突然站起,还没等玉玲珑反应过来,浅幻已然付了茶钱向楼下奔去,玉玲珑急忙跟上。

两人来到街上,浅幻突然放慢脚步,玉玲珑纳闷,刚要张嘴询问,浅幻却突然小声打断道“你看前面那人是谁?”

玉玲珑疑惑,随即向前方看去,只见不远处一女子背后斜跨着银杆长枪,虽看不见面貌,但那凌乱随意的发型,走路一副痞样儿,这世上还真难找出第二个。玉玲珑心中一喜,刚要上前去打招呼,浅幻一下拉住她,“还有人跟着那姑娘,不可打草惊蛇。”

玉玲珑一听,迅速警惕起来,“什么人?!在哪儿!?”

浅幻一手拉着玉玲珑,一手顺出几枚铜钱,往路边买了一串糖葫芦交到玉玲珑手中,淡笑道“龙家影卫。”

“影卫?!”玉玲珑惊呼,对于这个影卫玉玲珑多少还是了解的,影卫是龙家所有暗部中的一支,其作用专门为了监视和暗杀江湖中一些对龙家不满的有志之士,而在江湖相传,若谁被影卫盯上,那她就是离死不远了,想到这里玉玲珑不由眼神一冷,可忽的察觉到自己手中的糖葫芦,突然立定脚步,不耐的问道“你给我买糖葫芦干嘛?”

浅幻先是一愣,但马上笑了笑道“谁说给你买的,有墨姑娘的帮助,我想今晚我们就能把白兰姑娘救出来,难得来京城一趟,这糖葫芦是我给我家豆宝买的。”说罢,看着玉玲珑目瞪口呆的模样,继而拉起她边走边淡笑道“好了,你若想吃,等下事情办完,我再买给你就是了~”

玉玲珑嫌弃的甩开浅幻,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你是不是有病,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思给别人买礼物。现在救…唔…”

浅幻没有让玉玲珑再说下去,随手拿下一颗糖葫芦塞到了玉玲珑嘴里,皮笑肉不笑道“你给我安静点~万一被影卫察觉到,别说那墨姑娘,我们俩也会有麻烦,懂!?”

“噗!”玉玲珑转头就把糖葫芦吐了出去,瞪着浅幻道“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你急什么,我看那影卫只是在监视墨姑娘而已,看她会不会乖乖的回无尽谷去。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猜白兰姑娘已经被龙家人怀疑了吧,要不然也不会让龙家不惜动用影卫。”浅幻说罢把刚才拿糖葫芦的手在玉玲珑身上蹭了蹭,继而又嘀咕了一句“啧,这糖有点多,怪不得你不吃~”

玉玲珑“……”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