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二十章:初探龙家(2)

2015-11-28

玉玲珑看着浅幻的动作,都不知该说她什么好,一阵无语之后,玉玲珑只得无奈的用手拍了拍刚才被浅幻蹭过的地方,不耐的小声说道“照你说的那些,我们现在跟着墨猪还有什么意义?既不能上前去打招呼询问白兰的情况,又不能光天化日之下把那两个影卫给杀了。既然如此,我们还不如省省力气,等到了晚上,再按原计划行事。”

听完玉玲珑所说,浅幻没有即刻回应,而是故作疑虑的一手摸着下巴,一手岔在腰际看着墨竹的背影,睨了一阵之后方才说道“确实挺碍事的…”

在玉玲珑的眼里,浅幻很少有这犯难的模样,不由心中很是得意,可还没等她借机讥讽一番,浅幻却突然眉眼一蹙,又道“你等我一下。”说罢就大步向着街边的一处小巷走去。

玉玲珑先是一愣,但马上翻了个白眼,小声的嘀咕道“切,你让我等我就等啊,那我多没面子~”说罢满脸好奇的也跟了上去,可刚走至巷口,眼前一幕不由让她有些震惊。只见浅幻缓缓转身,优雅的冲玉玲珑挥了挥手“来帮忙~?”

玉玲珑没有回话,而是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随即眉头一蹙,快速走到浅幻身边,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怒叱道“你是不是疯了!?就这样杀了他们,龙家肯定会追查的啊!”

“你放心,等他们知晓的时候,我们早就离开京城了。只要我们离开了京城,到时候还不一定谁找谁算账呢。”浅幻说罢将手中早就准备好的食腐蛊撒在了尸体上。

玉玲珑紧蹙眉头看着渐渐被消食殆尽的尸体,话虽如此,但怎么感觉怪怪的呢,先不说龙家表面并没有做出对无尽谷任何不轨之事,就说小麻雀,别看她平时动不动就威胁这个恐吓那个的,但真让她没理由的去找谁算账,那根本就不可能,况且按她的个性,一般理由也不会让她不顾所有去挑战龙家啊,除非这个理由是…想到这里玉玲珑惊愕的看向浅幻,可当看到浅幻那只停留在半空的手时不由脸色阴沉,冷冷的问道“你干嘛!?”

浅幻先是一怔,但马上故作自然的将停在半空的手,又放了下去,平静的说道“不干嘛,就是看你想东西想的出神,趁机擦一擦手而已…”

“你别闹了行不行!?你是不是觉察出了什么?难道龙飘吟知晓了小萱萱的存在?想借此机会夺走她身上的‘御’?你想啊,墨猪只不过是无尽谷的一个小人物,何须龙家动用影卫监视,而且早前并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除非是龙家真的开始在密谋些什么,要不然我实在想不通,他们为何如此!”玉玲珑没理会浅幻方才的举动,而是急忙追问到。

浅幻微微一笑,长叹道“唉~这些事以后再说,你现在赶紧去追那墨姑娘,我把这边收拾一下再去找你。”

玉玲珑没有动作,而是依旧胶着浅幻,想她说出一些什么,哪怕是真如自己所料想的那样,此刻也希望能从浅幻口中得到确认,因为此事可大可小,若真是,她现在可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再陪浅幻在这里打哈哈,得赶紧赶回承运,就算是把小麻雀打晕打傻,也得把她弄回无尽谷去,相识这么久,凡无心中的那份执念,她心知肚明,有些事不知道总比知道的好。起初只是单纯的好奇小萱萱的身世才想跟着出来,顺便游玩一下,哪承想龙飘吟竟还活着,若事情再发展下去…想到这里玉玲珑后背不由渗出一些冷汗。

浅幻见玉玲珑始终表情严肃的睨着自己,知道她在等着什么,无奈之余只得又说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所以别愣着了,再不去追,墨姑娘她都要走出城了。”

“真的?”

这次浅幻没有回话,而是耐着性子,假装微笑的点了点头。

玉玲珑见状,虽心中还是有些疑虑,但也不好再追问,也罢,暂且先听了她的,反正要救白兰肯定会去龙家,到时候我再自己去看个究竟,管你龙府铜墙铁壁,只要我玉玲珑去了,就一定能探到个蛛丝马迹,想到这里玉玲珑随即恢复了平时的模样,没好气的说道“那我姑且信你一次,就这样!我去追墨猪。”说罢转身就向着街边走去,可没走两步忽的想到什么突然立在原地,不由语气有些难为情的说道“那个…等救出白兰后,我希望你把一切所知道的事都告诉我,因为…这关乎到我朋友的生死。可以吗?”玉玲珑虽心里还是不能完全信任浅幻,但这一路走来,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有多睿智,很多事她看不懂的,在这个女人面前,都是那么显而易见,到龙家之后会遇到什么看到什么,都是不可预知的,而面对这些七拐八拐的事,玉玲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脑子确实不够用,所以只好委婉的拜托浅幻…

而浅幻在听到玉玲珑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的时候,先是一愣,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看着玉玲珑头也不回的站在那里,来不及多想浅幻马上淡笑道“我答应你,而且我也会尽我所能不让你的任何朋友受到伤害。”玉玲珑在听到这句话后,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头也不回的向着街上走去。

而就在玉玲珑离开之后,浅幻悠悠的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玉玲珑消失的地方,心中念道,就算我告诉你了,但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只是或早或晚罢了…

一阵过后,浅幻收回思绪,随即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不奈的开口道“行了,你还真耐的住性子,藏这么久都不出来跟为师打声招呼的吗?”

话音刚落,只见小巷一处的高墙上迅速探出一颗小脑袋,她先是左右瞄了几眼,确定没有人之后,方才从墙上跃了下来,一脸嫌弃的向着浅幻走来,边走边不悦的说道“你就不能用更隆重一点的词汇,请你徒弟我出来么?!”

看着那人渐行渐近的身影,浅幻没有理会,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意,皮笑肉不笑的问道“童舞瑶,你怎么从家里跑出来了,是不是主上有新任务?”

而被唤作舞瑶的女子,此时已经走至跟前,看着浅幻硬挤出来的笑容,随即翻了个白眼,“没有!我就是想你了!”      

这小妮子,真是…浅幻随即又闭眼深吸,待再睁开时,却一把揪过舞瑶,指着地上残留的衣物,很是生气的说道“既然没有,那为什么杀人?!”

舞瑶先是一怔,但马上顺势抱住浅幻,嬉笑道“嘿嘿,这俩杂碎偷偷摸摸的藏这里不知道在干嘛,一时没忍住就弄死了,师傅不气不气~”说完就把脑袋倚在了浅幻的肩窝处,撒起娇来。

原本想发火的浅幻被舞瑶突然这么一抱一蹭,瞬间火气下去了大半,舞瑶哪里都好,就是有一点毛病,对于那些偷偷摸摸的人,只要让她碰见,也不管是好是坏,她都会动手杀了。而每次她杀完之后,还美其名曰是师傅教导的,我也是醉了~算了算了,要怪也只能怪这俩人命不好,出来做个任务正巧不巧的遇到舞瑶,真是够倒霉的,想到这里浅幻脸色稍缓了下来,轻轻推开舞瑶,语气无奈的说道“好了,你现在人也杀了,看也看了,既然没有任务,就赶紧乖乖回魔界去,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做。”

被推开的舞瑶一听师傅这样说,随即蹙起眉头抬手指着浅幻的鼻子,撅着小嘴儿很是愤怒的吼道“我不回去!我要监视你!”

浅幻被舞瑶的话说的云里雾里,“监视我?监视我干嘛?”

看着浅幻疑惑的表情,舞瑶又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替主上办事是假,勾搭女人才是真,我都看到了!所以我要监视你!”

“可愁死我了,你别忘了你师傅我也是个女人,我干嘛要勾搭女人啊,为师说过多少遍了。况且你还小,世界观必须摆正,那就是女人只能和男人在一起~”说罢浅幻缓缓抬起双手放在舞瑶的肩膀处,故作郑重的又道“所以,你也是女人,你不能喜欢师傅,而且我们是师徒,如此你就更加不能的喜欢师傅~知不知道~”好吧,后面这句才是我真正要传达的。

而这些话,舞瑶如果会听,她早就听了,哪会等到现在?只见她甩开浅幻,怒吼道“少忽悠我!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看见你跟别的女人走的近,我心里就不舒服!如果你碍着师徒关系,不肯接受我,那我就跟你断绝师徒关系!总之你的心里只能有我!”

浅幻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舞瑶,她早就知道这孩子的心思,但没想到的是,这丫头这次反应会如此强烈,看来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了,想到这里浅幻温柔一笑,“徒弟你这么直白,会让师傅很为难的~要不这样,我同意你跟着我,但是只允许你跟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而且不只是不能被我看见,同样也不许让别人看见,能不能做到?”

“当然能啦!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徒弟!”说罢舞瑶把脑袋一扬,那样子真是得意的很,别的不管,反正只要我跟着,你就休想再跟那个什么什么玉玲珑眉来眼去!

浅幻没做回应,而是一瞬不瞬的睨着舞瑶,可一阵过后,这小屁孩儿还是那个姿势站在那里,浅幻无奈,只得说道“那你还不走?”

舞瑶回头,又瞪了浅幻一眼,随即气哼了一声,仰着小脑袋凭空消失在了原地。看着舞瑶方才站过的地方,浅幻无力摇了摇头,唉,当年我就不该答应去收徒弟!事到如今,也只能自作自受了,浅幻这样想罢,刚要往街上走,但忽的想到什么,冲着身后空无一人的小巷问道“童舞瑶,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我的?”

“你猜~”

浅幻“……”

来到街上,收拾了方才的心情,看着匆匆来往的行人,浅幻不由担心的蹙起眉头,现在已经耽误很长时间了,不知道玲珑有没有追到墨姑娘。浅幻加快脚步,走进了人群之中。约莫走了半刻,浅幻终于在街边的酒馆里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不由松了一口气。

只见浅幻轻步缓缓的向玉玲珑身后走去,而墨竹坐在玉玲珑对面,看到有人走来,刚要开口询问,浅幻急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墨竹疑惑的在两人身上瞬了瞬,但随即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继而又开始大口喝酒大口吃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浅幻走至玉玲珑身后,微微俯下身子小声说道“你真是让我好找啊。”

玉玲珑一个激灵,迅速转身,见是浅幻,不由大骂道“你要死啊!吓我一跳!”

浅幻早就料到玉玲珑会有此反应,所以满脸无谓的坐到了玉玲珑身边,淡笑道“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连我走过来都没察觉到。”说罢又冲墨竹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玉玲珑愤愤的瞪了浅幻一眼,没好气的回到“没想什么。”

浅幻疑惑,随即又转头看向墨竹,墨竹被浅幻这样胶着,心里顿时不悦了起来,不耐烦的说道“你看我干嘛,我又不认识你!”说罢把脸扭到了一边,不再理会。

而玉玲珑在墨竹话音刚落之时,随手就抓起桌上的馒头扔到了墨竹头上“死丫头,怎么跟我朋友说话呢!”

“哎呀。”墨竹摸着被砸到的头,放下手中的酒坛,委屈的说道“你朋友又不是我朋友,我确实不认识她啊!而且哪有第一次见面就盯着人家姑娘看的!”

“我呸,你不脱裤子,谁能看出你是个姑娘!”玉玲珑愤愤的瞪了墨竹一眼,随即转头看向浅幻“她就这样儿,别理她!”

浅幻扯了扯嘴角,没有理会玉玲珑,而是又转头看向墨竹,严肃的说道“墨姑娘,我就不兜圈子了,我想玲珑应该把我们此次来京城的目的告诉你了,所以我想知道,你去龙家之时可曾见到白姑娘了?”

墨竹先是一怔,但马上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没有,龙家人说她不在京城,去了别处。”

去了别处?而就在浅幻一个愣神,一边的玉玲珑却又拿起一个馒头丢了过去,不耐的开口说道“你个猪头,你能把话一口气说完么?从你怎么发现龙湛去无尽谷开始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要不然我现在就去找小麻雀,让她来收拾你!”

这次墨竹早有防备,只见她一把抓住玉玲珑丢来的馒头,愤愤的咬了一口,很是不满的说道“玉老板,浪费粮食是可耻的行为!”

“你!”玉玲珑听言随即站了起来。

墨竹见状,急忙跳到一边,说道“就是可耻!玉老板可耻!”

而一边的浅幻也赶紧站了起来,按住玉玲珑的肩膀,急忙安慰道“唉唉,正事要紧,不生气不生气,气多了容易长皱纹的~乖啦~坐下说~“

本打算开始动手的玉玲珑在听到浅幻求情之后,只得将已经拿起的馒头又重新丢回到桌上,一双桃花眼瞪着墨竹,没好气的说道“我给浅老板面子,哼!”

可话音未落,浅幻又道“你若真想丢馒头玩,等有时间我亲自蒸一些,随便你怎么丢~”

“嗯?!”刚要落座的玉玲珑在听到浅幻这句话的时候,不由停住又瞪了一眼浅幻,随即一屁股坐了下来,很是认真的说道“这不是馒头的问题好吗!”

“好好好,不是馒头的问题!都不要闹了好不好,这里可是京城,你们若真打起来肯定会招来官兵,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都收收自己的性子,低调点~”浅幻说罢见玉玲珑瞪了自己一眼,随即气哼着把头扭到了一边,一副不想搭理任何人的架势。而玉玲珑的脾气浅幻怎会不知,于是又赶紧去拉墨竹,把她也按到了座位上,“墨姑娘,我若哪里惹到你了,我现在道歉,但是就像玲珑说的,我需要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这样我才能更快更安全的救出你的兰兰。”

刚坐下的墨竹,在浅幻提到白兰时,突然蹙起眉头,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什么?难道兰兰现在有危险?”

“这事我不知该如何告诉你,但是你所知道的,可能会关乎到她的生死。”浅幻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再一次强调了白兰可能有危险。

听完浅幻的话,墨竹略带怀疑的睨了浅幻一阵,可见此人一脸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随即眉头一展缓缓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诉你。其实大概半个月前,是翠荷突然回来告诉我龙湛之事的,当时我问她怎么知道的,她说是兰兰交代的,而且还说什么,一定要找到龙湛,否则无尽谷将有灭顶之灾,哎我去,起初我以为龙家有多厉害呢,可真正接触龙湛之后,我瞬间自信满满~还龙家大公子呢,战斗力不过五的渣渣,我能灭他一百次~”说罢就吊儿郎当的看向玉玲珑,但当看到玉玲珑握紧的拳头时,马上又老实了回去,又道“不过一开始,我确实被翠荷说的那些吓到了,于是我就开始在无尽谷外围的雨林里找那龙湛,还好,那臭流氓运气不错,在他头进雨林之前就被我找到了,后面的事你们也就知晓了,我把他送了回来。”

“那你口中的那个翠荷呢?”浅幻问道

墨竹愣了愣,随即回到“在无尽谷啊,她的任务完成了,还出来干嘛?你别打岔,我话还没说完呢。”说罢嫌弃的白了浅幻一眼,继而表情很是不悦的说道“你们说龙家人是不是有病?我这么贴心把他们的孩子给送回去了,那龙家老头儿连口水都不让我喝,就把我赶了出来!”

听完墨竹所说,浅幻陷入了沉思,既然当初是那白姑娘通风报信的,那为何现在龙家人又说她不在龙家,而且那个叫翠荷的之前一直跟在白姑娘身边,若白姑娘真有什么意外,她应该能觉察到的啊,就算白姑娘离开龙家,那她肯定是会回无尽谷或者去找凤谷主啊,根本不可能一声不吭的说走就走…就在这时浅幻突然眉头一蹙,有了,我怎么忽略了这一点,墨姑娘去龙家肯定是问到了白姑娘的情况,这样想来,那不就是告诉了龙家人,白姑娘就是那内鬼!?否则你无尽谷的人怎会知晓龙湛去无尽谷的事,然后安然无恙的又把人送了回来!糟了,不知还能不能赶上!想到这里浅幻突然站了起来,“玲珑,事不宜迟,我们现在马上去龙家!”

两人惊愕的看向浅幻,浅幻来不及解释,只得长话短说道“从墨姑娘进京城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按时间算来,白姑娘此时凶多吉少,我们必须马上行动,既然我答应了凤谷主,那就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忽听浅幻这样说,墨竹和玉玲珑几乎是同时惊呼着站了起来,浅幻见状转身就走出了酒馆,向着龙家的方向走去,边走边对跟来的玉玲珑说道“玲珑你记住我们不是去打架,到了龙家之后,你就说是为了凤谷主的婚事而来,随便跟龙家人扯些什么,但是记住不要问及白姑娘的任何,其余的事交给我就好。”说罢,又转过身对墨竹吩咐道“墨姑娘,你就不要跟去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记住一定要若无其事的离开京城,我担心京城的守卫也是龙家的人,所以你一定要装的像样些。然后你先不要回无尽谷,先去承运找凤谷主,你只管告诉她你为什么来京城便可,别的什么话都不要提…”

“那不行,那是我们家老大,我怎么可以瞒她!”墨竹突然打断道。

还没等浅幻说什么,一边的玉玲珑却突然一巴掌呼在了墨竹头上,大骂道“死丫头,浅老板这是在帮你!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哪儿那么多废话!”

墨竹摸着吃疼的脑袋,刚要再说什么,玉玲珑又道“还不快去!?”墨竹无奈,只得点了点头,转身向着城门方向走去,心里却嘀咕到,莫名其妙,怎么会是帮我呢…兰兰若真有危险,我觉得还是谷主在的话比较靠谱…

墨竹离开后,浅幻停下脚步瞬了一眼墨竹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没再多说什么,而是轻叹着摇了摇头,随即转身继续向着龙家走去,心里却一直默念着,千万要按我说的做啊,不能让凤谷主来京城,绝对不能…

两人匆匆赶到了龙家,看着龙家高高的门楼,浅幻不由又小声嘱咐道“玲珑记住,不可莽撞,只管按我说的去做就好。”玉玲珑没有回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看着玉玲珑俏媚的侧脸,浅幻无奈一笑,这女人每次紧张或者认真的时候,话总是那么出奇的少~

“站住!哪里来的乡野村妇,龙府岂是尔等能踏足之地!”就在玉玲珑和浅幻刚要踏上台阶之时,守门的护卫却忽的拦住了两人。

玉玲珑停下脚步,瞬了护卫一眼,若按她以前的脾气,早就一巴掌把这护卫扇一边儿去了,怎么可能容他在这儿站着挡老娘的去路,可此时非彼时,白兰在龙家手里,玉玲珑还是分得清轻重的,只见她并没有在意护卫的话语,而是淡淡的说道“官爷,小女子是龙大人的老朋友,麻烦您通报一声。”

护卫走下台阶,边打量着玉玲珑边语气轻佻的说道,“看模样吧~是个美人儿,但老爷怎么可能有你这样的朋友,去去去,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忍你一句也就算了,还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就在玉玲珑刚要发作之时,旁边的浅幻却先她一步,抬手就掐住了那护卫的脖子,另一只手也没闲着,顺势抽出护卫挂在腰际上的佩刀,思都没思就把刀刺在了护卫的眼睛上。这套动作下来,不过一瞬,玉玲珑都惊呆了。

而就在这时其余的护卫也看到了这一幕,纷纷上前把两人围了起来。只见浅幻扔下手中的佩刀,瞬了一眼疼的满地打滚的护卫,冷笑道“美人儿是你随便能看?能骂的?”

原本惊措的玉玲珑在听完浅幻所说之后,随即满脸黑线的凑到浅幻跟前小声埋怨道“他又没看你又没骂你,你生这么大气干嘛,看吧,这下好了,不打都不行了。”说罢一双桃花眼瞬了瞬四周围的护卫。

闻着玉玲珑身上淡淡的清香,浅幻先是一愣,但随即嘴角上扬,抬手就搂住了玉玲珑的香肩,让她凑的更紧了些,没等玉玲珑反应,便同样小声的说道“那要看因为什么理由打。”说罢,浅幻稍作停顿,继而又道“你看,虽然这些护卫只是把我们围了起来,但并没有直接对我们进攻,那就说明已经有人去府里通风报信了,所以不用担心。”

听完浅幻所说,玉玲珑恍然的点了点头,但忽的意识到什么,随即把浅幻搭在自己肩膀处的手拍了下去,很是嫌弃的说道“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动脚的!”

浅幻笑而不语,就在这时护卫中间突然闪出了一个行道,两人同时抬眸向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一中年男子站在台阶之上,正居高临下的睨着二人,玉玲珑眼神一沉,随即冲着男子故作客气的,娇笑道,“哟,龙家老爷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话音刚落,中年男子也随之一笑,从台阶上走了下来,边走边说道“呵呵,原来是玉姑娘啊,的确好久不见了,不知姑娘突然造访我龙府,有什么事吗?”

玉玲珑眉角轻挑,笑道“也没什么,就是想来跟你聊聊,龙家老爷你懂的~”

中年男子心中了然,但随即收起笑意,瞬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护卫,故作不解的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为何要打伤我的护卫?”

玉玲珑先是一愣,而后急忙撇清道“不是我打的啊,我朋友脾气不好,她非要动手,我拦不住~”

“你朋友?”说罢,中年男子向浅幻看去,上下打量起来。

见中年男子投来的目光,浅幻很是做作的冲中年男子拱了拱手,淡笑道“龙老爷您不要误会~小女子浅幻,略懂些医术,您这护卫有眼无珠,所以本着救死扶伤的责任,想给他医治一下眼睛,谁知医术不精,下手重了些,还望龙老爷见谅。”

艾玛,这小话扯的,没谁了~玉玲珑不由赞许的冲浅幻挤了个媚眼。

这话龙老爷怎会听不出来,只见浅幻话音刚落,龙老爷便一脸不悦的瞬了瞬眼前二人,“是我管教有失,不怪浅姑娘。”说罢就招呼了其它护卫,把人抬了下去。继而脸色和悦的请二人向龙府走去。

玉玲珑和浅幻相视一望,没做多说,虽然护卫事件大小算个意外,但总算‘平安无事’的进了龙府,而接下来才是斗智斗勇的时候,浅幻这样想着,随即略带担心的瞬了一眼玉玲珑,要知道这龙家现任家主龙啸天,也并非庸碌常人,单不说龙家这几十年在他的打理下成为天下第一府,就他这个人而言,也是不容小觑的,二十年前凤凡无和玲珑大闹龙家,虽然最后还是让她二人把孩子带走了,但不得不说若不是他当年凭一己之力力战二人,恐怕现在龙家早就不复存在了吧。

三人落座,一直没有开口的龙啸天突然悠悠的问道,“玉姑娘,凤谷主怎么没有跟你一起?”

玉玲珑表情一滞,哟,出棋了?行啊,老娘就陪你玩玩~“唉~我家小麻雀怎么说也是个谷主,这不,她公务繁忙,实在脱不开身,只好先遣我来跟你谈论一下婚嫁的事宜。怎么?我来,你不欢迎啊?”

“怎么会,玉姑娘能来,便是我府上的贵客,岂有不欢迎的道理。”龙啸天说罢,随即拿起桌上新端来的茶水,可刚喝下一口,不由蹙起眉头,又道“只是嫁我龙家的人又不是你,怎能由你来跟我谈论呢?”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我家小麻雀可是我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现在她要嫁人了,我当然要先来替她摸摸底了,万一她嫁过来被你们欺负怎么办~”玉玲珑满脸不悦的反驳到。

话音刚落,还没等龙啸天作何反应,一边的浅幻先喷了,只见她边说边起身拍打着身上的水渍“咳咳,抱歉,喝太急了,有些呛到!”

玉玲珑也忙起身,走到浅幻跟前,很是嫌弃的看了看她身上的水渍“啧啧,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看看衣服都湿了~”说罢转身看向龙啸天,“龙家老爷你这里有没有换洗的衣服啊?随便什么衣服都好,只要是干净就行~”

龙啸天先是一愣,但马上说道“有是有,不过只有些下人的衣服。若不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龙家富可敌国,就算下人的衣服,也比我现在穿的这身好太多了,怎么还会嫌弃。”浅幻急忙尴尬的回到。

听完浅幻所说,龙啸天蹙了蹙眉,随即唤来下人,“来人啊,带这位浅幻姑娘去临院找身干净的衣服。”

看着走过来的侍女,浅幻不着痕迹的冲玉玲珑使了个眼色,而后略带抱歉的向龙啸天说道“那真是麻烦龙老爷了~”语罢,便跟着那侍女走出了厅堂,向临院而去。

玉玲珑转身瞬了一眼龙啸天此时的脸色,不由扯了扯嘴角轻笑道“来来来,龙家老爷快坐下~方才我们聊到哪儿了~”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