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二十一章:初探龙家(3)

2015-12-26

走出厅堂,浅幻跟在侍女身侧,不着痕迹的打量起四周,金碧辉煌的琉璃瓦,绿色的檐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精美的花纹,玲珑精致的亭台阁楼,佳木茏葱,奇花闪灼。浅幻心下疑惑,这龙家府邸除了富丽奢侈以外,一切并无异样,想到这里浅幻收回目光,随即微笑着向一旁的侍女搭话道“姑娘你来龙府多久了?”

侍女先是一愣,但马上站定脚步,微微颔首,有些抱歉的说道“恕奴婢不可奉告。”

浅幻见状略带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安静的跟在侍女身后,一路上再没问及任何。

侍女将浅幻带到了临院的客房处,“姑娘请稍等片刻,奴婢去给您拿干净的衣物。”

浅幻微笑点头,等侍女离开之后,浅幻蹙起眉头,就近坐在了椅子上,开口道“舞瑶,你有没有觉得偌大的龙家,除了家教严了些,其余都太过寻常了。”

浅幻话音刚落,舞瑶便突兀的出现在了房间中,二话没说就坐到了浅幻的腿上,眨巴着眼睛不解的反问道“这不好么?”

浅幻先是一愣,刚要说什么,也就在这时,门外的廊道里传来侍女的脚步声,舞瑶冲着门口撇了一眼,随即趴在浅幻耳边又道“这不也防着你呢么,要不然怎的刚出去就回来了。”说罢迅速起身,深意的看了一眼浅幻,而后便消失在了房间中。

浅幻打开房门,笑着接过侍女手中干净的衣物,“有劳了。”

“姑娘客气了,这都是老爷吩咐的,奴婢不敢怠慢。您先换衣服吧,奴婢在门口等着。”侍女说罢就低头站在了门边,浅幻见状随即又关上了房门。既然从这侍女口中套不出任何有用的话来,那还不如抓紧时间换好衣服,自己去探个究竟。而就在浅幻刚要脱衣之时,忽的意识到什么,褐色的双眸不由无奈的的看向房间一处,用意念说道,童舞瑶你还不滚出去?!看不到为师要换行头了么!?

原本隐身靠在桌边的童舞瑶翻了个白眼,很是不耐的从浅幻身边走过,边走边没好气的回到,切~谁稀罕~说罢就穿墙而过,留下浅幻一人满脸黑线的立在房中。

时间紧迫,来不及跟这小丫头生气,浅幻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物,从进龙家开始浅幻就已经做好打算,跟玉玲珑分开行动,而这机会来之不易,是间接‘侮辱’凤谷主换来的,必须珍惜起来。

浅幻轻车熟路一般,出了房间就向着龙府深处奔去,待走到一处偏远的庭院之时,浅幻突然顿住脚步,现身而立,心里更是不解,原本以为偏院紧挨龙家正院,一般也就是用来接待客人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设结界阵法也是情有可原。但一路走来偌大的龙府就这里有结界,而且这结界的强度,她一根手指头就能破解,更奇怪的是连个护卫都没有,若不是的确看到了龙啸天本人,她甚至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进错了府邸…

就在浅幻纳闷的时候,院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厉喝“你是哪个庭院的奴婢!竟敢闯我龙家重地!”还没等浅幻说话,那人就已冲了过来,浅幻先是一怔,但随即回过神来,此时那人已冲到浅幻身后,只见他伸手就要去抓浅幻的肩膀,浅幻身形一闪躲了过去,还没等那人回过神来,已然被浅幻反擒住。

“你放肆!还敢跟小爷我动手了!”那人被浅幻擒住,边挣扎边骂道。

浅幻嘴角轻笑,从袖口滑出一把匕首,不急不慢的伸到那人的脖颈处,“劝你最好别动,万一你自己不小心把脖子蹭这匕首上,呲呲冒血,我刚换的衣服,可不(不)想(会)再弄(救)脏(你)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龙家大公子龙湛,只见他听完浅幻的话后,瞬间老老实实的立在原地,冷汗直冒,声音也有些颤抖的说道“女侠饶命…”

虽然龙湛现在老实了下来,但浅幻在见到龙湛之时已然有了另外打算,“算你识相。不过,我倒是需要你帮个忙。”

龙湛先是一愣,但马上急忙说道“等等等一下,帮忙?这里我也从来没进去过,你让我帮你什么?”

浅幻没有说话,而是抽回手中的匕首,用手柄狠狠打在了龙湛的后颈上…

瞬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龙湛,浅幻急忙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见还是一点异常都没有,浅幻先是蹙了蹙眉,随即又瞟向地上被打晕的龙湛,两眼一转,忽的想到什么,不由无奈的蹲下身子,满脸抱歉的说道“原本是想借你试试看四周有没有我察觉不到的暗卫,现在看来…唉,你这倒霉孩子,等下或许还得需要你当人质呢,现在就当是暂时休息一下吧~”说罢头也不回的向着庭院深处走去。

走到结界处,浅幻并没有停留而是大摇大摆的闯了过去,我倒要看看你龙家到底在搞什么鬼,可就算这样,院落的四周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浅幻一把推开房门,屋里什么人也没有,环视了一下屋中的摆设,浅幻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右侧的书架上,这暗格机关还能再明显一点么?!看不起谁呢这是!?简直是间接侮辱我的智商!浅幻边这样想着,边走到书架前,扳了一下书架上唯一一尊瓷佛上,只听咔的一声过后,书架自中间缓缓向两边挪开,看着眼前出现的幽暗通道,浅幻不由叹了口气,似是安慰自己一般,小声的喃喃道“这机关肯定是为了玲珑准备的,要不然不可能这么简陋。”

浅幻缓缓向里走去,昏暗的甬道里,时不时传来水滴落在地的声音,由于过于潮湿,甬道里的味道也很是难闻。就在这时甬道的尽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谁!?”

浅幻先是一愣,没有回话,而是继续摸索着向前走去。

听着渐渐接近的脚步声,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我劝你们别白费力气了,关于无尽谷的所有事,就算你们杀了我,我也一个字都不会说。”

这时浅幻已经走到那人的跟前,只见她在听完那人所说之后,嘴角不由上扬,“白姑娘果然忠心啊~“浅幻说罢忽的打亮手中的火折。

习惯了幽暗的环境,这突然的亮光,让白兰本能的别过头去,嘴里不由疑惑的问道“你是谁?”

浅幻见状,急忙把火折拿远了些,另一只手边替白兰解开身上的铁索边回到“当然是来救你的人。”

此时白兰哪还有之前仙柔飘飘的形象,一袭白衣长裙上到处都是被皮鞭打过之后,留下的血印,让人触目惊心。由于长时间被铁索束缚,刚被放下来,白兰只觉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一个趔趄就要向下倒去。

浅幻急忙一把拖住白兰的腰身,刚要开口询问伤况,白兰却先她一步说到“我没事,赶快离开这里。”

浅幻表情一怔,跟聪明人处事就是省心,想到这里浅幻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扶着白兰缓缓向甬道外走去。

虽然被浅幻救了下来,但白兰心里依旧保持着警惕,只见她瞬了一眼浅幻,“是谁让你来救我的?”

“出去你就知道了。”浅幻说罢顿了一顿,但马上又道“你放心,我只负责救人,其余的事,我概不多问。”其实浅幻并不是不好奇白兰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是此时此刻她更担心的是另一位,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按她对玉玲珑的了解,能老老实实在龙家陪龙啸天聊天,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聊久了,玲珑的脾气她又不是不知…而且白兰的警惕心她也察觉到了,如果此时再问些什么,很有可能会弄巧成拙。

快出甬道之时,浅幻随手将手里的火折扔在了甬道中。两人走出房间,白兰一眼就看到还昏睡在地上的龙湛,惊呼道“小湛!?”说罢瞪向浅幻,“你对他做了什么?!”

浅幻没有回答,而是放开白兰,走到龙湛跟前,蹲下身子轻轻在其额头处拍了一下,这时白兰也踉跄的走了过来,眼里透着担心。

被浅幻拍过之后,龙湛缓缓睁开朦胧的双眼,疑惑的瞬了一眼浅幻,嘴里喃喃道“我这是在哪儿呀…你是谁呀…”说罢就摸着有些吃疼的脖颈,坐了起来。

浅幻没有搭理他,而是迅速抽下龙湛的玉带,利索的把他的双手捆了起来,边捆边不耐烦的说道“要不要我再打你一顿让你好好回忆回忆?”

听完浅幻的话,龙湛这才反应过来,马上拼命的摇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想起来了。”话音刚落,眼角不由瞬到一边的白兰,刚要惊喜打招呼之际,却在看到白兰身上的血印之后,不由改为惊呼“白兰你怎么在这儿!?你身上的伤怎么回事!?”

白兰刚要开口,此时浅幻却突然站了起来,打断到“别叙旧了,我们现在离开这里。”说罢就一把扶起龙湛,让他走在前面。

看到浅幻这样对待龙湛,白兰更是担心,生怕她会做出伤害龙湛的事,毕竟龙湛对于龙啸天所做的一切并不知晓,虽然平时任性了一些,但此事终究与他无关。想到这里白兰刚要上前去替龙湛求情,不料浅幻却突然转身,一脸严肃的说道“白姑娘,若你想我们全身而退,就不要再多说什么。”

看着浅幻认真的模样,白兰了然,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原本还在吵吵闹闹的龙湛,在听到浅幻和白兰的对话后,先是一愣,但马上安静了下来,两眼一凌,大步向着院门外跑去。

只见龙湛跑到院门外突然停了下来,哭喊道“来人啊,我被绑架了!快来人啊!”白兰浅幻先是一惊,互相对望了一眼,随即马上跟了上来。

“你想死?!”浅幻一把扯住龙湛的衣领,抬起手上的匕首就向龙湛刺来。

龙湛见状急忙制止,解释道“别别别…女侠你听我说,我知道龙家最薄弱的守卫就在这附近,与其走到前院让你们和我爹对峙,不如就在这里,因为就算我爹不顾我的安危想要捉拿你们,在这里你们逃生的几率也会多一些!我是为你们着想啊!”

浅幻蹙着眉,手里的匕首始终没有放下,没有理会龙湛,而是开口向一边的白兰询问到“白姑娘,对于龙家你比我熟悉,他说的可是真的?”

白兰焦急的向四周看了看,马上点头道“是真的。”说罢走到浅幻身边,抬手指着一个方向又道“那边有个柴房,平时很少有人会去,虽然现在没有结界,但是就算龙家所有的结界阵开启,那里也是最薄弱的地方。”

听罢浅幻放下手中的匕首,眉角一挑看向龙湛好奇的问道“你是龙家的大公子,为何要帮着我们去对付你爹?”

龙湛被浅幻这样突然一问,先是看了看白兰,随即傻笑道“嘿嘿,怎么说呢~其实我也想离开龙家~你看你们能不能顺手也把我带出去~?“

看着龙湛那扭捏的样子,又想起昨夜他和墨竹的对话,浅幻恍然,原来是这小子看到白兰在这里,是想让我们带他出去以后去见凤谷主吧,就在浅幻感叹这段孽缘的时候,白兰却说道“不行,你是龙家大公子,若我们真的把你‘绑’了出去,龙老爷肯定会集结兵力去找谷主要人。”

龙湛见白兰拒绝了的自己的请求,刚要再说什么,不料龙家的护院已经围了过来,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快放了我家公子!”

见状龙湛只得先对付护院,“不许过来!你们想害死我啊!?”

其实早在龙湛站到院门外的时候,就已经有人跑去跟龙啸天报告了。龙家接客的厅堂里,玉玲珑和龙啸天正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就在这时,一位护院突然闯入,焦急的禀报道“老爷不好了,我们龙府来刺客了,不但解救了牢里的罪奴,还挟持了大公子,您快去看看吧!”

听完护院的话,最惊讶的并不是龙啸天,而是玉玲珑,只见她忽的站了起来,这贱人在搞什么鬼,找到白兰那丫头偷偷救出去不就好了,怎么又去挟持龙湛那臭小子,这不是故意在挑战龙啸天么!

就在玉玲珑惊愕之际,龙啸天缓缓站了起来,走到玉玲珑面前,不怒自威的神情睨着玉玲珑,淡淡开口到“玉姑娘,劳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如何?”

算了,管她的呢,大不了一起杀出去,既然人已经救到了,我还怕他龙啸天做甚?!想到这里,玉玲珑随即瞥了龙啸天一眼,冷笑道“好啊,我也想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说罢二人就随着护院向着浅幻她们所在的庭院走来。可还没等两人走到跟前时,就已经听到龙湛的哭喊声“你们都让开,难道你们想害死我么!?”

其实龙湛清楚,在这龙家,他的话护院们根本就不会听,这龙家大公子也不过是个头衔罢了,除了能让他在人前风光一些,其余还不如当个平凡人来的自在。

就在护卫们左右为难之时,龙啸天已经走在护卫之中,“浅幻姑娘,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何必做到如此?”话音刚落便和玉玲珑同时走出人群。

而玉玲珑也马上阴阳怪气的附和到“就是嘛,有话好好说,龙老爷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你想要什么,给你就是了~”

原本还在拿着匕首剃指甲的浅幻,在看到二人之时,不耐的将手中的匕首放在了龙湛的脖子上,淡笑道“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正好落在我浅幻头上,我哪有不接之理?”说罢就拿匕首敲了敲龙湛的脑袋。

龙啸天没有理会浅幻,而是蹙着眉头在浅幻和玉玲珑身上来回扫了扫,刚进龙家之时二人的关系亲密如友,现在玉玲珑的话又好像跟不认识这人是谁一般。

玉玲珑看到龙啸天投来异样的眼光,故作无辜的眨了眨那双大大的桃花眼,疑惑的说到“龙家老爷,你儿子被挟持了,你看我干嘛?”

龙啸天知道自己被摆了一道,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转头又望向浅幻,语气稍软了些许,“说吧,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了犬儿,老夫尽力而为。”

浅幻没有说话,而是冲身后的白兰使了个眼色,白兰了然,只见她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绕过龙湛,站在最前面的位置,用尽力气开口说到“把云锦小姐的墓葬地图给我,然后放了我和浅幻姑娘。”

龙啸天听罢,随即一脸怒容的瞪向白兰,“小女已死,难道你们让她连死了都不得安宁吗!”

浅幻见白兰一时语塞,只得把匕首又向龙湛的脖子上近了近,淡笑着说到“龙老爷,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你权益利弊的想一想,究竟是死了的人重要还是活着的人重要啊。”而就在这时,龙湛也急忙呼喊到“爹,救我啊,我还不想死~”

听罢龙啸天更是怒不可歇,我龙啸天什么时候受过如此要挟,既然谈不到一起,就无需再多说废话,“对于我来说,他们一样重要!来人啊,将她们全部围起来!”

话音刚落,不知又从哪里冒出来很多暗卫,将三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而就在这时一边的玉玲珑却突然轻轻拍了拍龙啸天,“龙家老爷,原本我是打算保持中立的,因为我确实跟那个拿匕首的贱人不是很熟,但白兰这丫头不一样,我可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如今她现在变成这般模样…龙家老爷,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看着玉玲珑突然转向,龙啸天先是一怔,但马上不耐烦的摆手到“老夫没什么可解释的,白兰本就是我龙家的奴仆,我教训她理所应当!”

“啧,你堂堂一朝廷大员,江湖显贵,怎么出口就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是不是你龙家奴仆我不知道,但是从我认识白兰开始,她可是一直跟在我家小麻雀身边的,你把她打成这样,你让我回去怎么跟小麻雀解释~”玉玲珑边说边走到白兰身边,似是安慰一般的把手放在了白兰肩膀处,而后便将自己身上的真气渡到白兰身上。

白兰只觉身上的疼痛感渐渐消失,虽然还有些虚弱,但活动手脚已不是难事。

龙啸天阴沉着脸,看着玉玲珑的所为,轻蔑的瞬了玉玲珑一眼,随即狂笑道“哈哈哈,玉玲珑我早就料到你不会袖手旁观,你以为你这样,我龙啸天便怕了你不成?当年你和凤凡无联手大闹我龙家,要不是你失手被我生擒,凤凡无又何须答应我所提的交易?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玉玲珑听罢,并没有生气,而是学着龙啸天的样子也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个蠢货,你还有脸跟我提当年,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新帐旧账一起算!”说罢就开始运用真气。

原本看热闹的浅幻,在看到玉玲珑要运用真气变身的时候,马上惊呼道“玲珑!不可!”但为时已晚,只见原本还好好站着的玉玲珑瞬间变成了一只小狐狸…

整个世界仿似冻结了一般,没有任何声音,玉玲珑抬起自己的双爪,左右看了看,随即又眨巴着那双大大的眼睛四周瞬了瞬,看着大家惊愕的表情,这才恢复意识,悲痛的仰天长啸“不!!!”

白兰和龙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而浅幻则哀叹着别过头去,不再去看玉玲珑,玉玲珑为何如此,她比谁都清楚,当初让玉玲珑喝的那瓶液浆,虽然能抹去玉玲珑身上的气息,但与此同时也同样将玉玲珑身上流动的真气冻结了起来,若玉玲珑在药效期间强行运功,便会适得其反加快她变回小狐狸人儿的速度,原本浅幻自知一人便可救出白兰,所以就没必要再告诉玉玲珑这些了,可谁又知道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而另一边的龙啸天在反应过来之时,更是笑的直不起腰来,“哈哈哈,玉玲珑你这爱说大话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说罢眼神一冷,便冲着玉玲珑的位置攻了过来。

玉玲珑见状急忙向一边跑去,现在的她别说对付龙啸天了,就连跑路都得四肢并用才能体现出速度的存在。由于龙啸天攻其不备,浅幻也是一惊,想都没想就迎了上去,抬起双手直接接住了龙啸天全力的一掌,可如果用这副身躯去拼其内力,浅幻哪是龙啸天的对手,只见她双手刚刚接触到龙啸天这一掌时,嘴角便滑出一道血色,双脚所站之地也是出现了两道深深的沟壑。但就算这样,她还是死死挡住龙啸天的攻击。

“贱人,你疯啦!?快躲开啊!”玉玲珑还是第一次见浅幻这么吃力的样子,不由心惊的看着浅幻。

浅幻没有理会玉玲珑,而是瞪着对龙啸天说到“要杀玲珑,先过我这关再说。”

龙啸天轻蔑的瞪着浅幻,冷笑到“哦?是吗?”话音刚落,只见龙啸天四周紫色真气暴躁的乱窜起来。

浅幻感受着对掌处传来的压迫,知道龙啸天开始认真起来,不由眼神复杂的向一边的玉玲珑望去,来不及多想,只见浅幻双眸一闭,嘴里念念有词。玉玲珑先是一愣,疑惑之余担心更甚,可现在这个身体如果贸然闯过去,不但救不了浅幻,百分之一百可能连自己也搭进去,就在玉玲珑进退两难之时。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原本意气风发的龙啸天突然惊恐起来,只见他死死盯着浅幻的嘴型,不可思议的惊呼到“冥界审判!?你…”龙啸天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随即急忙收回真气,向后退了几步,蹙着眉说到“来人啊,去我书房拿隐龙山的地图!”

龙啸天话音刚落,众人都疑惑的在两人身上瞬来瞬去,发生了什么?!

浅幻停止了口中的念词,微笑着睁开双眸,没有理会众人的疑惑,刚要抬手去擦嘴角的血迹,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腿被一个小东西死死抱住,浅幻急忙低下头,见是玉玲珑不知何时已经跑了过来,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不由先俯下身把玉玲珑抱了起来,小声安慰到“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虽然玉玲珑并不清楚那短短的一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既然龙啸天突然改变心意,那这多半是浅幻的功劳,刚才玉玲珑一直站在浅幻身后,并没有看到她嘴里到底念了什么,可龙啸天的表情她却看的真真儿的,想到这里玉玲珑没好气的瞪了浅幻一眼,“等出了龙家我再跟你算账!”这句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话,让浅幻脸色一僵,我又哪里惹到你了?!

玉玲珑说罢随即看向龙啸天,“龙家老爷,你放心,我们只是想去查找一些证据,不会破坏你龙家的风水,事过之后我会让小麻雀亲自把地图给你带回来的。”

龙啸天没有理会玉玲珑,而是心有余悸的瞬了一眼浅幻,这时一个影卫手里捧着一个锦盒走了过来,龙啸天没有多说,示意影卫把锦盒交到玉玲珑手里,玉玲珑打开锦盒仔细查看了一番,确认无误之后方才说道“既然地图到手…”玉玲珑说罢看了看龙啸天身边的护卫,又道“难道还想请我们吃个晚饭?”

龙啸天气的身子都抖了起来,可当眼角撇到浅幻之时,也只得摆了摆手让那些护卫退了下去,而这所有的一切全看在了玉玲珑眼里。

就当浅幻等人准备离开之时,龙啸天突然开口到“等一下,既然我肯让你们离开,便不会食言,现在该放了湛儿了吧?”

玉玲珑听罢先是一愣,白兰跟龙湛是旧识,能抓龙湛当人质的肯定是浅幻,而浅幻此时正双手抱着自己,哪有功夫理会那臭小子,既然没有人管他,龙啸天又何出此言呢?想到这里玉玲珑随即转身趴在浅幻的肩头蹙着眉瞪着龙湛说到“喂,臭小子你还跟着我们干嘛!?”

还没等龙湛开口,浅幻却笑到“大公子我们自然会放,不过,方才的情景我可是一辈子都忘不了,我看还是等我们几个真正安全的离开了京城,到时候再放了令公子也不迟。”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