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夕伴夏 - 第二章 韶华红尘灯 小村黎明又一春

2016-03-12

唐槿:“唉!”

煤球:“嗯昂~~”

唐槿:“唉!!”

煤球“ 嗯昂~~”

唐柔从厨房出来就看到这一人一驴在那儿相对哀叹,不由的觉得好笑,这小槿不是给那位姑娘送饭去了么?怎么才一会儿就蔫了。无奈地摇了摇头,打算去看看那姑娘。

唐槿看着姐姐朝里屋走去,摸着微微泛疼的脸,回想起刚刚那一幕。

晨光微露,唐槿揉揉惺忪的睡眼,给姐姐盖好被子起床向厨房走去。简单洗漱后,给院子里的鸡鸭喂了饭,又给煤球添了草料,看着这一大家子吃得香甜,她也着手准备早点去了。

唐柔各方面都很出色能干,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有一手好医术,却唯独这庖丁下厨实在不行,煮出来的饭连煤球也不敢碰。这日子久了,唐槿小小年纪就担起了姐妹俩的饮食起居,烧得一手好菜。姐妹俩的日子过得很省,唐槿少时学过些诗书,之后姐姐唐柔也就当起了妹妹的先生,自己的妹妹不能因为这些而失去了学礼知义的机会。

话说回来,当唐槿煮好粥,备好菜,喊了姐姐起来洗漱,总觉着还有什么事没做。

突然,一拍脑门,忆起自家昨个住了个病人,还是去看看情况如何,醒了的话可以吃些东西。

唐槿急切地往自己屋里跑,跑得太急没收稳脚,给凳子绊了个跟头,眼看就要压到人家身上去了,唐槿眼疾手快地,撑住了。

险呐,还好没压到人。此时,唐槿离沐卿夏很近,鼻息间充斥着好闻的梨花味儿,让唐槿一时有些转不过弯了。

就在她呆住的这一刻,床上的美人也睁开了眼,唐槿猝不及防地手一抖。

“唔!”

“唔!”

两个人唇就这么贴在了一起。

沐卿夏只觉得唇间一阵疼,一张大大的脸压得自己透不过气来,费力地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跟拍黄瓜似的清脆。

唐槿被这一拍,弹了起来,捂着脸傻眼了……她这是被打了么?而且似乎打她的人,正用一种羞愤的眼神瞪着自己。

沐卿夏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人轻薄了,而且这个登徒子居然还一脸无辜地看着她。要不是她浑身无半分力气,她真的好想再给这个登徒子一巴掌。

唐槿实在受不了这冷冷的眼神,愣愣地转身,像个小媳妇似地跑了。

 

收回思绪,唐槿还是想去看看屋里那位情况好些了没,纠结了下也跟着进去了。

在唐柔为沐卿夏换完药,再做了简单的检查后,满意地点了点头,人醒了就好,看伤处愈合得也很好。

这时,唐槿也已经挪了进来。沐卿夏见到唐槿,就想起了刚才尴尬的场面,看得出来自己是被这家人救了,却并无恶意,忆起前一刻还打了人家一巴掌,顿觉有些羞报与尴尬。

 

唐柔觉得屋子里的氛围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哪儿不对劲儿。于是,她便开口说道:“姑娘,你所受的伤需静养,切不可妄动。不日便可下床行走了。不知姑娘尊姓呢?可否需要告知家中亲人呢?”

 

沐卿夏思量,此时那帮杀手不知是否还在到处搜寻自己,若是没有看到尸体,他们若不肯善罢甘休又当如何?且自己这次归来途中遇袭,显然是早有预谋。如今自己生死未卜,父母亲又皆在半烟城,奶奶那里该是十分忧心,事有蹊跷,此时这样的自己也只能先将伤养好再作打算。

唐柔看出眼前的姑娘有些顾虑,便微微一笑说:“无碍,姑娘若是有难言之隐,可先安心在此养伤。此处名为杏花村,小女子唐柔,这是家弟,唐槿。”沐卿夏将目光移向唐槿,便见她有些傻乎乎地朝自己笑着,不免觉得有趣,便也轻轻一笑。这一笑可谓百媚生姿,虽气色不佳,却也让唐槿不由得看入迷了,这位姑娘竟似暖冬初阳,同姐姐一样好看呢!

“小槿,不得无礼!”姐姐的声音将唐槿的思绪拉了回来,怪不好意思的,自己怎么就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看呢?

 

“小女沐卿夏,此次本同家人一起回城,不料途中竟遇歹人,不幸与家人失散,失足落崖。多些二位的救命之恩,待卿夏来日伤愈定报此番大恩。”说话都这么知书达理,清清淡淡的声音好似冰泉,沁人心田,唐槿又想着。一副怎么看都像在犯花痴的样子。

“沐姑娘就暂且好好歇息,有需要的话便唤小槿来帮忙。我去为你熬些药草。”唐柔细心地嘱咐完便起身而出。

屋里只留下唐槿和沐卿夏大眼瞪小眼,还是沐卿夏先出声打破这尴尬的氛围。“先前是卿夏无礼了,还望公子勿怪。”

“( ⊙ o ⊙ )啊!姑娘说的是之前那……”唐槿也有些不好意思,摸摸鼻子,摆摆手:“没事儿,也怪我不小心,再说了我皮粗肉厚,给打一下不疼的。”这话说得有些二愣子的感觉。

“还有就是,姑娘也别叫我公子了,听着说不上来的怪。姐姐叫我小槿,村里张叔王婶都唤我阿槿,你也可以叫我名字就好了。”唐槿总感觉有些说不上来的紧张与局促,今个儿太奇怪了。

 

唐槿给沐卿夏的第一印象就是有些呆呆的,可正是那双清澈不含半分虚假的双眸,令她渐渐沦陷其中却不自知,而这自然是后话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