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尽所有来爱你 - 和她见面

2016-05-25

三月的天气,万物复苏,春暖花开。人们都脱下了笨笨的羽绒服,换上了轻装。不过一阵风吹来,依然有点凉飕飕的。何暮低头拢下被风吹散的头发,紧了紧外套,往咖啡馆的方向走去。

 

这家咖啡馆,她们以前最爱来,每到周末的时候总要到这里消磨时光。李琛喜欢维也纳冰咖啡,一年四季都喝这个没有变过,她每次说李琛也不换换口味的时候,李琛都是痞痞的笑一下,说我那是专一,看爱你都爱了二十多年还是没有变。

 

推开门,何暮打量了下四周,看得出最近重新装修过,只不过大体还是那个风格。往里走去,她一眼就看到了李琛。

 

李琛背对着她坐在靠窗的位置,单手托腮望着窗外。还是一头短发,干净而清爽,左耳一颗钻石耳钉被阳光折射出炫丽的光芒,犹如整个人一样,自信优雅而让人不由得靠近和探究。

 

何暮走过去,来到李琛的对面坐下,李琛看到是她,惊喜中带着一丝失落,起身就扶何暮坐下,“来了啊,暮暮,冷不冷?”何暮仔细的看着她的脸,她还是那样,面带笑容,仿佛能温暖一切万物,只是她比以前成熟了。此时何暮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见到她,真好。

 

何暮暗自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情,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正常一点。“回来了,还以为没有机会再见到你。”

李琛也坐到位置上,双手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是啊,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听到这些何暮有些窃喜,就算是她和李琛不再是恋人关系,只要能在一个城市里生活就觉得心安。“回来了好,这样叔叔阿姨就不必担心你了。”何暮喝了口咖啡,掩饰自己激动地表情。

 

李琛伸过手来,紧紧握住何暮的手,“暮暮,听我妈说,你生个女孩,怎么没带来给我看看?”她的手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暖而柔滑,但好像又有着一股力量,让何暮依赖,只不过今日却带了一丝温凉。

 

何暮垂下头,望着荡漾的咖啡,“是的,她现在已经十一个月了,还不会走路,但是会说好多话了。”提起女儿何暮还是有一丝慰藉的,女儿虽然比较淘气,但女儿陪伴了何暮无数个寂寥的夜晚。“会叫爸爸妈妈,也会叫姥姥,还会叫……”何暮顿了顿,没有说出口,还会叫琛琛。

 

李琛见何暮没有往下说,抽回手,用勺子搅动着咖啡,问:“你女儿叫什么名字?下次见了我好称呼她,带她买礼物。”感受到温度离去,何暮有些贪婪的看着李琛的手慢慢抽离,是笑着说“好啊,她叫妮妮,下次见了她,可要买礼物哦。”

 

又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终于何暮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琛琛,你找女朋友了”李琛本有些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听到她的问题,往前探了下身子,但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恩,是纪安安。”没等到李琛说完,何暮就不确定的问:“纪安安?我大学舍友纪安安?”

 

像是为了证实何暮的答案是对的一样,李琛放下咖啡,说:“对,就是你的那个大学舍友何佳,她人很好,我一直跟她联系。”李琛双手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一开始只是为了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后来……”她没有往下说。

 

纪安安,何暮知道,是她的大学舍友。当年她和李琛谈恋爱的时候,宿舍里的姐妹都知道,一开始也有鄙夷的,只不过相处的时间久了,舍友们都慢慢接受了她和李琛,而那时候纪安安是最支持的一个,所以她和纪安安关系一直不错。

 

纪安安家里条件不好,总会外出打工,何暮为了陪纪安安也会跟着去打工,而李琛经常去找何暮,一来二去的李琛也和纪安安特别熟悉。没想到现在纪安安竟然和李琛是情侣关系。对何暮来说无论现在和李琛是出于什么样的关系,知道李琛和纪安安谈,她多少都会有点不舒服。

 

“暮暮,我要结婚了,是形婚。”像是讽刺她当年的结婚一样,李琛看着何暮的眼睛,“这个人,我也考察了近一年,他是个gay,有固定的伴侣,人品好,在医院里面上班,是儿科主治医生。”

 

李琛的性子沉稳,何暮知道一旦她说出的事情就是她决定好的,别人再怎么反对都没有用。何暮点了点头,“你幸福就好,形婚最起码可以让父母安心。”

 

“婚期定了吗?”何暮问。

“还没,这些事情打算和父母商量一下再决定。”李琛回答‘

 

形婚,顾名思义就是两个人只有名分,却没有夫妻之实。圈里很多同性恋会选择形婚,一是可以给父母一个交代,二来也可以掩人耳目。不过形婚有个弊端,就是经济问题和人品问题。如果两个人都互相谦让那么形婚还是很有好处的,但如果一方斤斤计较,那么这场合作将会伤害两个家庭。

 

李琛的家庭条件不错,经济上也很独立,形婚也是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不过何暮当时没有选择形婚,是因为那个时候真的是想彻底的离开李琛,以为会还给李琛一个美好的未来。

 

因为心情有些沉重,何暮借口说想女儿了,便先行离开,留李琛一人在咖啡馆里独坐。

 

何暮自始至终也没有说她离婚了,何暮觉得既然李琛有了女朋友,自然跟她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思。

 

见了李琛她才知道,原来她爱李琛爱的这样深。虽然和李琛近三年没有见面,可她对李琛的爱有增无减。

 

那日听到李琛的电话说来见她,她是高兴的,因为只要能让她看见李琛一眼她就很满足。可是,现在为什么她好像有点贪心了,为什么她还想一辈子都沦陷在她深邃的眼眸里,一辈子都窝在李琛虽然不宽阔却很暖心的怀抱里呢。

 

何暮想,自己应该是中了李琛的毒了,那毒应该是金庸先生说的情花毒,一旦思及李琛,全身疼痛。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